第3节 兖州名士劫【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战败后狼狈败逃的马腾,对汉室还算是有点儿忠心。临行之前,马腾特地派出勇将庞德护送天子刘协的车驾离开宫掖,一起向东方逃走。

    韩遂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又失去了天子,当然不肯罢休。夺下长安城后,他不顾其他凉州将领的劝阻,发动自己的主力大军,尾随着马腾不放,一路追击。马腾一路向东,挟持着天子逃入弘农郡城。韩遂的大军随后便追击到弘农城下,将规模不算大的弘农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好在马腾在弘农经营了数年,将位于前线的弘农城打造的颇为坚固。而弘农规模不大的缺陷,却更有利于防御。不像在长安城,由于长安城池过大,兵力有限的马腾,防御起来反而相对困难些。若不是弘农城里的粮食囤积有限,以韩遂手中残余的兵力,未必能够攻得下这座坚城。

    表面上天子刘协虽然看起来像个累赘,其实有些时候,还是颇为有用的。在马腾逃回弘农城之后,他深知以韩遂的子,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在思考了一阵之后,马腾立刻派出快马,向周围的孙坚和曹等人求援,声称自己奉天子东归,却被韩遂阻碍,请求孙坚和曹立刻派兵出兵接应。

    在孙坚和曹的心里,天子之名,可是个好工具。韩遂这些年一直供奉着天子,却没能发挥出什么太大的作用,那是因为韩遂自己名义不正,纯粹是叛军出,不能为天下士人接受。

    但是,对孙坚和曹这等名正言顺的汉臣来说,有了天子在手,就意味着大义的名号属于他们这一方。但凡敢与拥有天子着敌对的势力,只要祭出天子的讨贼诏书,敌人的军心士气必然会遭到相当程度的打击。

    不过,相对于曹的积极。孙坚在迎接天子的问题上,认识不太深刻。武夫出的孙坚,政治敏感远远不如官宦世家出的曹。在孙坚心中,天子在不在手上。感觉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而且孙坚的主力大军,此时正在与袁术势力对峙,双方的战斗接近一触即发。在这等局面下,孙坚只是派出自己的长子孙策,带着精兵五千西进,先与朱晧、曹合兵,再图弘农解围之事。

    至于曹,虽然对迎接天子东归之事极为心,甚至都计划好了将天子安置在哪儿,却由于自己的实力有限。无力自行完成救援马腾的行动。所以,曹在带着大军赶到司隶前线以后,不得不暂时驻扎下来,等待孙坚派出的联军到达。

    要说曹也是一州刺史,去年还刚刚自封为州牧。兖州也是人口稠密,财赋极多的大州,为何如此重要的一次军事行动,他却只带了六千精兵前来?

    这里面,自然有着属于曹的辛酸故事。

    因为就在前年,曹控制下的兖州,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叛乱。而掀起这场叛乱的人。便是曹的几个老朋友,而且是为郡国大吏的兖州重臣。他们的名字是:

    陈留太守张邈,济北相鲍信,任城国相臧洪,山阳太守袁遗。此外,还有曹的部下陈宫、许汜、王楷等人。也义无反顾的投入了这次全面的兖州势力内战。

    那么,这些与曹关系密切的兖州大吏,为什么突然间就与曹翻脸了呢?

    此话还要从一个人上说起。这个人,便是前文有所提及的边让。

    边让是兖州知名的士人。他是陈留浚仪人,拜了当世大儒蔡邕为师。曾经担任过大将军何进的令史,九江太守等要职。董卓入京之后,边让知道朝廷自此多事,于是就果断的辞官回乡,悠游于兖州名士之间,以避开朝廷内外所发生的动乱。

    要说起来,曹与边让虽然相互知晓对方的存在,却一直没有正式见过面。后来,在陈留太守张邈的引荐下,边让与曹算是相互结识了。

    只是,当边让一眼看见曹,立刻就变得脸色苍白,言语失措,一副惊恐不已的表。曹对此颇为奇怪,暗地里让手下可靠的高手潜入边让宅邸,探查边让失色的原因。结果,那高手带回来的消息,让曹也大惊失色!

    原来,边让居然在无意中,发现了曹的一件极为隐秘的丑事。

    前文曾叙,当年关东联军初成之时,有一位重要的联军成员,叫做桥瑁。时任东郡太守的名士桥瑁,可是联军发起人之一,并且与曹关系密切,算得上是曹的半个盟友。

    但是后来,由于桥瑁联络兖州各郡国的大吏,想要驱逐当时的兖州刺史刘岱,自己担任刺史,故而被刘岱深深敌视。

    于是,就在某一天,桥瑁为了给回乡的兖州名士边让摆酒接风,而在军营外的亭台设宴。突然,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骑兵,突袭了桥瑁的宴会现场,当场杀害了东郡太守桥瑁!

    由于来犯者武力太强,在击杀桥瑁以后,自几乎毫发未损,成功全而退。随后,兖州刺史刘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桥瑁的部下还没有反应过来,便驱动大军压境,当场收编了桥瑁的部下。

    这件事发生后,在当时成为天下的著名谜案之一。不过,一般来说,兖州人私下里大都认为,是刘岱暗中派人干的此事。

    而刘岱其实也没有从中落到真正的好处。这次刺杀最终的结果,导致了兖州各郡国大吏对刘岱的离心。以至于后来青徐黄巾军大举入侵兖州,各个郡国大吏暗中联手,坑死了刺史刘岱,让曹得以成为新任的兖州刺史。

    事到了这一步,兖州人都认为此案已经彻底了结了。毕竟,两个主要当事人都死掉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边让作为桥瑁被杀现场的旁观者之一,居然会对动手杀害桥瑁的凶手,记得如此清晰。特别是曹材矮小的体貌特征相当别致,其他人的形态,边让也许会淡忘。偏偏曹的形态,却让边让始终印象深刻。

    于是,在见到曹的第一眼里,边让便认出了。曹正是杀害桥瑁的凶手当中的一员!

    曹得知边让认出自己,一开始很是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安心下来,认为边让不会将此事大为宣扬。毕竟,曹为一州最高长官,没有足够的真凭实据,边让是奈何不了他的。在曹的预计中,只要等事沉淀下来,曹再派出刺客,悄悄的将边让除去便是。

    可是。谁能料到,边让居然如此沉不住气,见过曹的第二天,就急急忙忙的带着仆人要赶回家乡。更让曹恼火的是,他派在边让府邸外监视的探子。居然发现边让一大早便派人送出了好几封信笺。曹的探子想法子拦下一封信,里面的内容让曹看了大惊失色。

    因为,边让在信中,居然将曹组织刺杀桥瑁之事,写的详实无比!

    看完这封信,曹就知道,此人不可留了。接下来。曹做出了一个后来常常让他后悔的事。他让人通知心腹将夏侯惇,务必悄悄的拿下企图逃回家乡的边让。

    夏侯惇是“万人敌”,边让却不过是一介文士。拿下边让,对夏侯惇来说当然是毫无难度。可是,也不知道边让是哪根筋搭错了,一看见夏侯惇。立刻吓得够戗。惶恐之中,边让居然服毒自杀了!

    边让一死,立刻坐实了他在信里写到的曹杀桥瑁之事。

    桥瑁是桥玄的侄子,与曹关系不错。这样一个好朋友,曹居然说杀就杀。一点儿也不讲面。听到这样的消息,让曹的朋友们一个个心里发凉。

    而且,边让在兖州可谓交往甚广,大半个兖州的名士,都与其有交。如此一个名士,曹也是说杀就杀,简直是肆无忌惮。发现曹居然绝至此,兖州的名士和郡国大吏们,对曹的感官,一下子降到了最低点。

    其余人等也就罢了。任城国相臧洪为人有雄气壮节,最是见不得这种卖友求荣之事。外加上臧洪与边让的关系不错,就在边让死后的第十天,臧洪聚集国中的知名士人,以曹“小人无行”为名,公然起兵反对曹

    随后,对曹不满,却与臧洪交好的张邈之弟张超,极力鼓动兄长张邈以陈留郡响应臧洪。而张邈由于想到自己击败曹之后,多半能够得到兖州刺史的位置,于是决定起兵。接着,山阳太守袁遗也发兵响应,想要谋夺兖州刺史的位置。

    至于最后一个济北相鲍信,本来与曹关系极好。可是,鲍信此人最重义气,曹的行为,让鲍信大为不满。感觉自己看错了人的鲍信,在兄弟鲍韬的怂恿下,怒而起兵,反对曹

    一时间,整个兖州乱成了一团。曹大军和反曹联军,将双方的战线从东边的泰山郡一直拉到西边的陈留郡。兖州的大部分豪强大族,也或主动或被动的卷入了这场州中内战。

    这场波及整个兖州的内战,过程极为惨烈。曹的兵精,反曹同盟的兵多,双方一度相持不下。若非此时北边的张狂还在战后恢复期,连出兵的钱粮都凑不齐,南边的袁术又被吕布和孙坚拖住了手脚,怕是兖州当时就会落入他人的手中。

    ps:

    有书友觉得马超死的太快,这里解释一下。

    本文写作的一个特点,便是追求不落俗。那些在三国演义以及各类三国娱乐小说中时常出现的人物,笔者认为他们已经够让人熟知了,会想法减少他们一些出场机会,或者着重写出新意来。反而是那些并不太为广大读者熟知的三国角色,笔者很有兴趣为他们多曝光一会儿。反正本书并不追求商业价值,也追求不了。笔者只想写出一本有自己特色的三国小说而已,能让书友感觉耳目一新,那就最好了。

    此致,那些默默支持关注本书的书友们。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