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河北鏖战烈【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比起披坚执锐,冲锋破阵的能力来,蒋奇不是其他冀州名将的对手。但若要论起在纯防御战中的坚韧,冀州诸将中,无出其右者。

    面对优势敌军步骑的不停袭扰,蒋奇安坐在高高的指挥车上,神色轻松的发号施令。二月的寒风虽然依旧奇冷无比,却仿佛对蒋奇毫无影响。在他老练沉稳的指挥下,只用一半人手,便足以抵御住敌军不间断的袭扰。而其余的一半人手,则在蒋奇的安排下,坐在地上休息,以便保持体力,等会儿好接替在战斗中产生疲劳的同袍。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种程度,蒋奇还不能得到颜良的尊重。在战斗的持续中,蒋奇故意放开了两个小口子,让邹丹的车轮战小部队以为是找到了破绽。但是,当大队的北疆骑兵冲过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却是蒋奇军准备良久的凌厉反击。列队的长枪,呼啸的长箭,无不给拥挤成一团的邹丹部下,造成了相当惨烈的损失。

    经历过两次被这样的破绽坑害以后,邹丹所部对蒋奇军的防御产生了相当大的疑虑,以至于当蒋奇军再次露出一个破绽的时候,邹丹为了防止再次上当,都视若不见。

    发现这一幕,蒋奇悄悄的笑了。他的目的达到了。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敌人在攻击时的力道都自发的削弱了不少。就算蒋奇军真的一不小心出现了破绽,以邹丹军的迟疑,怕是都能够在随后的战事中弥补上来。

    两翼的战况都保持着稳定,此战的胜负,当然就落到了中军交锋的结果上。

    双方中军的主力,当然是麹义和公孙瓒的本部。不过此刻正在交锋的。却不是这两位正主儿,而是刘备与韩猛这两名配角。

    韩猛是河北诸将里,号称武力仅次于“二栋梁,四庭柱”的猛将。他虽然还达不到“万人敌”的程度,可凭借着他高八尺,腰大十围的体型。韩猛可是怀巨力,号称“冀州第一力士”。如果从这一点上来看,此人可以被看做一个小一号的典韦。

    若说追亡逐北,抑或战败逃命,韩猛悲剧的速度,决定了他会成为一个悲剧。但是,单论正面的冲击力,就算是不少“万人敌”猛将,也未必能够比得上韩猛!

    比如说。对上韩猛的张飞,便有一种老鼠拉龟,无处下手的感觉。

    张飞虽然年轻,却也是在战场上厮混了近十年的老手了。自从当年跟着刘备被俘于张狂之手,靠着同时被俘的关羽赌上命才得以逃生以后,张飞的变化了不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这还是一个说话不经过大脑的莽夫,可是只有刘备、简雍等寥寥数人才清楚。其实张飞对很多事,心里都明白的跟明镜似的。

    而且。关羽的被俘和之后的被张狂“裹胁”,让张飞练武的动力又有了相当大的强化。以他如今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能够突破最后一层武学上的壁垒,成功晋级“万人敌”,实属极为难得。人称“河北刀王”的老侠客蔡阳,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见识过张飞的武技以后,对他的评价是:

    “二十年之后,此子当为天下第一!”

    蔡阳是王越出现之前,天下间最有名望的游侠剑客。他虽然武运不佳,始终成不了“万人敌”。却是北地公认的刀法第一。而且要说起来,当年若非年纪大了,体力下降的厉害,王越未必就能够得到“天下第一剑客”的称号。此人不光刀法高明,眼光也是出了名的好。所以,蔡阳的评价,无疑是极有可信度的。

    但是,如今的“万人敌”,被高人期许的未来“天下第一”,此刻却对韩猛没有太多办法。

    战斗了半天,张飞手中的长矛,已经是第十一次击中韩猛了。这一击,同样让韩猛上多出一个伤口。但是,韩猛的反击,却将张飞边的第七名部下一锤子击飞,落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可恶!”

    如果是双方单挑,韩猛完全不会是张飞的对手。别的不说,张飞手中的那支长矛,能够被称为“丈八蛇矛”,意思就是说,他的矛不但如同蛇那样诡秘狠毒,还仿佛有八个人同时施展,漫天都是矛影,快的难以招架。韩猛遇上张飞,完全是被动挨打,连还手的机会都不会有。

    只可惜,在人挤人的战场上,张飞的矛技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且,他遇上的,也不会是一个敌人,而是一群敌人!

    韩猛虽然不能完全躲过张飞手中的长矛,却可以依靠自的盔甲硬挨。他的土系“战炁”,本来就是以凝重、高防御为特色。偏偏张飞的水系“战炁”正好可以被土系所克制。如此一来,两人在“战炁”修为上的差距,便被拉近了不少。

    外加上韩猛上披挂着的两层玄铁甲,张飞即使一矛刺中了韩猛,通常也只是给韩猛上留下一道皮外伤。而韩猛的大锤反击,却让张飞难以直接招架,不得不以闪避为主。

    战场之上,总是人挤人的挤成一团,哪能有多大的闪避空间呢?如此一来,张飞边的人就倒了大霉了。战至如今,张飞在韩猛上刺出了九处伤口,韩猛也报复的击杀了张飞手下七名老兵!

    当然,如此战斗下去,最终的胜利者不会是别人,肯定是张飞。但是在韩猛这种死战不退的精神激励下,他的部下犹如打了兴奋剂那样,一个个变得悍勇无比。相形之下,刘备军固然战斗的技能更高明,却吃不住这股子劲头,在交手大半个时辰以后,终于开始了动摇。

    观察到战局的变化,刘备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刘备的双剑武技不凡,单挑的话,就连张飞都有几分忌惮。只是,他的武技其实不太适合正面战场。看着那些嫡系部下一个个显示出畏缩的势头,刘备也没有继续强撑下去的念头。他的部下多数来自各地的义兵,向来是顺风仗打得极为拿手,却不擅长苦战、久战。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依靠自的勇武击溃敌人,那最后战斗失败的,多半便是刘备军。

    韩猛再次一锤击出,将一名敌军的脑袋打爆,红的白的溅的到处都是。这种杀人的暴力程度,让那些在战场上厮混过多年的老兵油子们,都感到恐惧不已。虽然张飞随后也立刻报复的刺死一名袁绍军士卒,可是一矛捅死的威慑力,明显比一锤子爆头要差上一大截!

    心声惧意的刘备部曲,开始一看到韩猛的近,就自发的悄悄后退。战场上的战局,向来是此消彼长的。刘备军一退缩,韩猛军立刻士气大涨。就在这士气一涨一消之间,刘备军的撤退悄然开始了。

    擅长撤退,退而不乱,也是刘备军的一个特色。

    别看刘备军中这些家伙,心中仿佛没有多少斗志,可是毕竟一个个经百战,对战场上的伤亡况倒是极为了解。想要有效的追击和杀伤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为了避免撤退时被敌人衔尾追杀,这些老兵油子在撤退中,还时不时的主动对追兵来个突然反击。外加上拥有张飞这等超级猛将进行断后,韩猛试图如同往常那样对敌军进行大追杀,结果却除了上多出两处伤口以外,一无所获。

    得到了充分机动空间的张飞,显然不是韩猛这等货色可以奈何得了的。

    此战,韩猛固然在对付刘备的过程中占据了上风,可是杀伤却并不算多。他所部自损失了一百三十余人,斩首不过五十余级,其余杀伤大约在百人左右。光看双方的战损比,很难说韩猛这一仗是输是赢。

    最关键的是,此战过后,就连主将韩猛也被敌将张飞重创。他固然凭借着一口气击退了张飞,但是全大大小小近十处创伤,足以让韩猛接下来修养个小半年。

    反观张飞,在对抗韩猛的过程中,上毫发未损,只是消耗了不少力气,明显犹有余力。他只要经过短时间的休整,就可以毫无损伤的再次进入战场,给敌人制造极大的麻烦。

    麹义骑在马上,经过后撤的韩猛边。他看着被亲兵搀扶着的韩猛,没有多说,只是拍了拍韩猛的肩膀,说了一句:

    “好好休息。”

    听到麹义的话,韩猛勉强笑了一声,答道:

    “那俺就等着都督的捷报,哈……啊……”

    看着韩猛因为想笑而扯痛了自己的伤处,麹义对着他一点头,不再多说,策马继续前进。在麹义的后,是一队队面容修肃,行动整齐的精兵。这些精兵每人都带着一柄环首刀,一面大盾,还有一张弩机,上的铠甲更是极为精良,堪比军中的百人将。

    这些装备着上等武器铠甲的战士,所过之处,都会引起周边士卒羡慕的目光。但是,士卒们只是羡慕,却没有嫉妒的意思。因为,这些精锐战士,便是麹义赖以扬名河北的支柱:

    先登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