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节公孙战袁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在关东诸侯的一片混战中,初平二年总算是过去了。 只可惜在初平三年【192年】,大汉的天下不但没有变的平静些,战火反而越燃越烈。

    正月刚过,在长安大肆清除异己,巩固自权利,甚至干掉了前任司空张温及无数小虾米的董卓,突然做出了一个奇怪的任命。

    功勋卓著的朝廷重臣朱隽,被任命为河南尹,镇守故都雒阳,以恢复朝廷对河南之地的统治。

    大汉人都知道,朱隽与董卓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表面和气罢了。作为与皇甫嵩齐名的讨伐黄巾名将,朱隽同样向来以忠勤国事著称。而与皇甫嵩又有所不同,朱隽为士人,向来对董卓擅自专秉国政不满。

    董卓居然会让朱隽这样一位被其忌惮的大汉名将,外出为地方大吏,大大出乎了天下人的预料。有点眼光的士人,都猜得出朱隽外出之后,将会做些什么。他要做的事,可不会对董卓有什么好处。

    果不其然,朱隽一到河南尹地界,立刻脱离了董卓阵营,开始组建自己的部曲。他一方面写信给关东诸侯,表示自己是站在关东诸侯一边的,一方面也不断向长安的天子刘协上表汇报地方事宜,以示对天子的忠诚。而关东诸侯介于朱隽昔年里累积下来的赫赫声威,都纷纷对朱隽表示友好。

    当然,对于朱隽要人要钱,打算重建东都雒阳的计划,肯给予实际支援的诸侯不多。除了朱隽的故吏孙坚,支援了他一笔钱粮和两千士卒,还就是徐州刺史陶谦卖了朱隽的面子,也送来了三千士卒和一批辎重。

    从这些州郡大吏的行为当中,有识之士便可以发现。到底有哪些人,是真正将天子放在心上的;又有哪些人,只是表面上尊奉天子,实际上只顾自己扩大势力。

    有了这笔钱粮和士卒,外加朱隽历年积累下来的声望,他很快成为了河南尹的真正主人。为了防备西凉军的骑兵。朱隽将河南尹的治所,迁移到人口和财富没有遭到太大破坏的中牟县。此外,他还积极的组织民夫修补城防,训练士卒,进行战备活动。

    不过,连朱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其实成为隔离董卓与关东诸侯的一道缓冲带。

    关东诸侯想要进攻董卓,多半需要通过朱隽的地盘。可是,朱隽虽然不满董卓。却明确支持当今朝廷和现任天子的在位。否定当今朝廷,便是否定朱隽的地位。如果诸侯们从朱隽的地盘经过,前去讨伐长安朝廷,朱隽出于对自地位的考量,肯定不会为那些诸侯提供多少有效的帮助。

    有了朱隽这道缓冲带,董卓便可以躲在郿坞里,笑看关东诸侯之间的自相残杀了。这便是董卓同意了女婿李儒的建议,让朱隽出关的主要原因。

    不过。朱隽势力的成立,并没有吸引天下人多久的注意力。很快。几乎同时发生在冀州与兖州的两场大战,成为了天下人关注的新焦点。

    在冀州,公孙瓒得到了袁术结盟支持,终于有了名正言顺讨伐袁绍的理由。袁绍在豫州刺史孙坚讨伐董卓的关键时刻,居然派人去偷袭孙坚的居城。作为讨董联盟的盟主,袁绍既然做出此等破坏关东诸侯讨董大业的恶劣行径。当然是必须严惩不贷的,该杀!

    以此为借口,公孙瓒高举为盟友袁术出气的旗帜,悍然推兵大进,陈列主力三万人在河间国易县一带。威胁袁绍。

    袁绍不想与公孙瓒开战,却不是怕了公孙瓒。见到公孙瓒如此咄咄人,袁绍自然不甘示弱,也开始调动手头的兵力,积极备战。

    不过,袁绍从韩馥手中得到冀州的时间不长,短时间里,他还无法充分整合冀州各郡的兵力。所以,袁绍一面派人出使公孙瓒,与其谈判,以拖延时间,一面全力调动淳于琼、麹义所部与颜良、文丑、张颌、高览诸将,打算集中兵力,与公孙瓒决战。

    袁绍派遣的北上使者陈琳,也是天下知名之士,不但文字飞扬,兼且辩才无双,曾被大将军何进征辟为主薄。可惜他此次出使,并没有见到公孙瓒。在半路上得到一个消息以后,陈琳便果断放弃出使,匆匆的返回了袁绍边。

    原来,远在东边的渤海郡郡治南皮城,已经被公孙瓒的一支偏师,在大将田楷的统帅下,以悍将刘备为先锋,一举夺下了!

    渤海郡是袁绍的地盘。袁绍从中平元年自雒阳离开以后,便一直担任渤海太守。如今田楷夺下渤海,交到了公孙瓒从弟公孙范手中,自然意味着双方的关系彻底破裂!

    公孙瓒这次的动作,闹得极大。他在夺得渤海之后,先是任命从弟公孙范,坐实了渤海太守的位置,又趁着青州刺史焦和由于黄巾军炽烈,忧惧而亡的时候,直接任命部将田楷为青州刺史。另一员大将单经,则被公孙瓒任命为兖州刺史。就连他的小学弟刘备,也得到了平原相的职位。

    至于董卓所封的那个冀州刺史头衔,公孙瓒可看不上眼,居然直接给了心腹大将严纲。如此一来,公孙瓒一口气任命了三州刺史,简直把自己当成了北地的霸主。

    公孙瓒这种大规模的乱封官,将袁绍都给气笑了。既然公孙瓒如此嚣张,袁绍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动武,上吧!

    初平三年,袁绍与公孙瓒大战于河间武垣县。

    这一战,中间可谓是波折起伏。战事延绵了一个月,双方才算是决出了胜负。

    在开战前,公孙瓒携大胜黄巾二十余万之威,气势汹汹而来。虽然在兵力上,公孙瓒只有三万,袁绍却达到五万,可是公孙瓒依然志在必胜。

    袁绍军的先锋,是悍将颜良。不过,颜良虽然武力绝伦,却不是很擅长指挥阵地战。面对公孙瓒的白马义从骑士,颜良所部陷入了对方打得到自己,自己却打不到对方的郁闷中。虽然这种战斗死伤的士卒不多,却极其挫伤己方的军心斗志。

    迫不得已下,颜良带着部下的少数骑兵出击,想要给白马义从一些颜色看看。只是可惜双方在骑兵上的差距太大,颜良的贸然出击,除了白白损失了一百多珍贵的骑兵以外,并无太大作用。

    乘着颜良军士气低落,白马义从的指挥官严纲,与刚刚赶到的公孙军步兵,发动了一次夹击。这次夹击,一开始取得了不小的战果,成功将颜良军的阵地击破。

    然而就在此时,颜良终于发挥出自的“万人敌”战斗力。他率领亲卫队来了一次凶悍的反击,便将公孙军步卒的进攻击垮。若非严纲见机得快,带着部下赶紧撤退,就连白马义从怕也要吃上一个小亏。

    此时,公孙瓒的主力赶到了战场。作为一名擅长骑兵的统帅,公孙瓒对硬磕敌人的严密步兵阵型,表示兴趣不大。于是,他只是派出一支骑兵小部队监视颜良所部,让颜良所部行动不便,主力却大胆的向侧翼推进,猛攻颜良后方的高干。

    高干是袁绍的外甥,平里风度翩翩,在士人里声名不错,堪称当世佳公子。不过,他在战场上的表现,可就算不上是多么优秀了。若非副将郭援救援及时,高干只怕会被直冲过来的公孙瓒当场斩杀。

    击破了高干所部,公孙瓒成功的杀到了袁绍中军的面前。

    此时,袁绍中军只有张颌统御的“大戟士”防御。面对公孙瓒骑兵的突击,张颌表现得极为沉稳,一点儿也不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果断的派出两百大戟士作为炮灰,抵挡住公孙瓒军片刻。接着,趁这点儿部下用命换来的时间,张颌簇拥着袁绍,在一处村落的宅院门前列阵,用建筑物遮蔽住己方的背后弱点。

    大戟士是久经训练的精锐重装步兵,正面对抗的战斗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这支部队的弱点,只在于阵型的侧翼和背后,还有他们缓慢的移动速度。公孙瓒要是用部下的白马义从与大戟士正面硬拼,也许拼光了手头的三千白马义从,怕是依然攻不破大戟士的阵型。

    面对处于防御状态中,变得没有弱点的大戟士,公孙瓒也无计可施。在发动了两次失败的试探进攻以后,公孙瓒放弃了强攻大戟士正面防线的打算,改而进攻袁绍军其他部分。

    一天的激战下来,袁绍军除了颜良、文丑、张颌、高览四将的队伍,没有让公孙瓒占到太大便宜之外,其他与公孙瓒交战的部队,多有损失惨重的。

    所以,战后的袁绍,为了提升士气,同意了谋士田丰的主意,将颜良、文丑、张颌、高览四将并称为“河北四庭柱”,以激励己方的战斗意志。

    激战一天后,公孙瓒军虽然占据了上风,却没有取得压倒的胜利。而袁绍军在吃了一个不小的亏以后,也学乖了不少,不再尝试与公孙瓒军,在兵力相当的况下野战。

    如此一来,双方的战斗便陷入了僵持。公孙瓒军占据了上风,却始终无法得到真正的胜利。(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