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节 袁术攻刘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黄巾军的强大,便是对汉家官吏的巨大威胁。特别是对于如今在兖州控制力有限的刘岱而言,这些到达兖州腹地的黄巾军,简直是他的心腹之患。为此,刘岱不得不向妹夫袁绍求助,要求袁绍让战力强大的曹部留在兖州,帮助自家平定兖州黄巾军。

    袁绍对刘岱的要求,本来有些不置可否。但是他不住刘氏夫人的枕边风,便对刘岱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刘岱将东郡太守让给曹,好供养曹的精兵。

    对此,刘岱虽然心中不舍,无奈他任命的东郡太守王竑,在东郡受到当地郡吏与豪强的抵制,始终无法真正掌控东郡。而想要让曹乖乖的出力,刘岱也需要拿出些有价值的东西来。在仔细思量之后,刘岱还是同意了对曹的任命。

    曹得到东郡的地盘,意味着他将从袁绍的麾下半独立出去。为了加强对曹的影响力,袁绍让刚来到冀州不久的名士荀彧,到曹手下担任行军司马,前往兖州辅佐曹。与荀彧一齐出发的,还有冀州豪强朱灵所部。

    虽然屡次招募和收编士卒,曹此时的兵力,不过只有四千出头。而荀彧和朱灵带来的部队,数量就达到了两千多。这些援军的到来,大大加强了曹在兖州的实力。如此一来,得到强化的曹,向南可以支援周昂,向东可以帮助刘岱,成为袁绍在南方战场上布局的重要支点。

    伴随着曹正式接任王竑担任东郡太守,进入兖州官场的行动,当即引发了兖州官场的一次大地震。

    本来,兖州的诸多郡县大吏,由于当初桥瑁之死,暗中都对刘岱心怀不满。连带着,让袁绍所属的势力,在兖州也受到很大的抵制抵制。然而,曹曾经在出仕的初期。便出任过东郡的顿丘令,而且做得颇有声色。依靠当时在东郡积累下的人脉,曹如今担任东郡太守,东郡本地豪强对这位兵法高明的强将的到来,自然是表示欢迎。

    此外,兖州其他各郡的太守们,也多与曹关系不错。特别是陈留太守张邈。与曹堪称莫逆之交。如此一来,哪怕曹上,有着袁绍一系的鲜明烙印,依然得到了整个兖州官僚系统的认可。

    曹在进入兖州以后的第一件事,却不是出战黄巾军,而是出兵救援周昂。周昂这位新出炉的豫州刺史。在阳城坚守了数月,面对孙坚与袁术联手围攻,已经难以继续支撑下去。

    以曹的兵力,想要对付围攻阳城的袁术、孙坚联军,那是接近不可能的任务。曹出兵阳城,并非想要将袁术屯在阳城下的六万大军击败,而是接应周昂撤出阳城。

    周昂的撤走。让袁术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袁术,已经无心再与袁绍大战一场。因为,他的根基南阳,正在遭受刘表的威胁。

    刘表出任荆州刺史以后,由于他的任命来自于董卓控制下的朝廷,袁术当然不想承认。相反,袁术自行任命了手下的名士刘勋①担任荆州刺史,以便控制荆州这个地域广阔。人员物资充足的大州。

    不过,袁术的这个任命还没有正式传出去,刘表已经用五十二家宗贼的脑袋,稳固了自己在荆州的地位。再听说襄阳蔡氏、中庐蒯氏、江夏黄氏等荆州豪强,都公开表示了对刘表的效忠以后,袁术为了避免自取其辱,也只得怏怏的取消了对刘勋的任命。改而任命他为庐江太守。

    虽然刘表随后上表朝廷,举荐袁术出任南阳太守,以示友好。但是,刘表在荆州的存在。本便是对袁术的一种实际威胁。这一点,哪怕袁术没有后世宋太祖赵匡胤的战略头脑,也能够感觉得到。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若是刘表在荆州做的不怎么样,也就罢了。偏偏刘表在将治所迁移到襄阳以后,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兵力增长极快。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已经编组出五万大军。虽然其中多为新兵,可假以时,在刘表手下黄祖、蔡瑁、黄忠等将领的训练下,这些新兵变成老兵,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刘表的五万大军,有三万集中在襄阳附近。而襄阳向北十余里,便是南阳的地盘。有这么一只大军在后院里虎视眈眈,袁术要是放得下心来,那才是怪事呢!

    当然,如果刘表没有在襄阳屯驻重兵,那袁术也不介意派遣一只偏师,一口吞下荆州南郡的地盘。总而言之,刘表与袁术的关系,就是“一山不容二虎”,而偏偏两人哪一个都不是母的。

    事关双方赖以安的地盘,这种矛盾,几乎是无法调和的。至于双方什么时候正式翻脸,那就取决于袁术什么时候按捺不住对荆州的忌惮、或者说是觊觎。

    如今,在曹的接应下,周昂主动撤退,让袁术也松了一口气。他一方面加紧对豫州袁氏故吏的收编和招揽,另一方面又将大军调回南阳,马不停蹄的对襄阳发动进攻。

    当然,这些大军的主帅,还是孙坚。

    那么,袁术为什么不在周昂败走以后,乘机直接攻入兖州,进一步打击袁绍的势力,反而劳师动众的调转大军,返回南方作战呢?

    直接的原因,是袁绍派出使者,与刘表结成名义上的盟友。这个消息,被心向袁术的荆州豪强探知以后,立刻被汇报给袁术。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袁术在没有解除南方来的威胁之前,不敢轻易发动大军北上。要不然,当袁术军主力陷入与袁绍势力的交战中,刘表如果突然派出两万人马北上,说不定就将袁术的南阳老窝给端了。

    哪怕可能不大,袁术也不会想要冒这种险。对他来说,先打垮刘表,抢下南郡的地盘,不但可以避免南阳不时被人威胁,南郡丰富的人口和财富,对支持袁术与袁绍之间的争霸战,也是很有帮助的。

    如果是一年前,甚至半年前,孙坚率领大军来袭,刘表必然无力抵挡。但是,经过一年多的整编和训练,刘表以夺自宗贼的数万人为基础,淘汰老弱,补充强健者,手中的主力部队人数达到三万,已经可堪与袁术一战。更兼帐下还有“万人敌”大将黄忠为统帅,刘表对袁术的出兵,丝毫不显示弱势。

    襄阳城在沔水【汉江古称】以南,所谓“取襄必取樊”,孙坚若要进攻到襄阳城下,就必须先攻克沔水北方的邓县与樊城。于是,面对有刘磐据守的樊城与黄忠据守的邓县,孙坚统帅的大军,与之发生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这一战,让“箭神”黄忠的名头,第一次传到了北地诸侯的耳朵里。

    黄忠的箭术,让攻城者吃足了苦头。在城墙稍微低矮些的邓县,有黄忠所统御精兵的防御,孙坚大军苦战不克,反而损兵折将。就连孙坚自己,也在亲自带兵冲锋的时候,被黄忠一箭中手臂,无法继续战斗。

    反倒是城墙更加高大,守备更加完善的樊城,被袁术部下头号大将纪灵,率军不计伤亡的猛攻,一度攻破了城门。好在此时江夏的荆州水军,在黄祖的带领下及时赶到,沿着沔水从后方威胁纪灵所部,迫纪灵调动精兵进行防备,这才让刘磐得以驱动预备部队收复失地,重新夺回了对城门的控制权。

    江夏援军一万余人的到来,让荆州军士气大振。黄祖在解除了刘磐的困境以后,决定乘势出击,一举击溃来犯之敌。不过,孙坚的直辖部队,可不像袁术的部下那样好对付。只是一场大战,由孙坚之侄孙贲带领的孙家部曲,便轻轻松松的便击溃了狂妄自大的黄祖。

    若非黄祖依托地形,在岘山组织了一次埋伏反击,用乱箭伤孙贲,恐怕黄祖这条老命,就交代在孙贲刀下了。

    孙坚受伤,让袁孙联军士气低落。而黄祖的大败,也使刘表意识到己方的实力有限,奈何不了袁术与孙坚。以此为契机,扬州刺史陈瑀派出使者为双方调停,让袁术与刘表同意暂时停止战斗,恢复双方的和平。

    此役过后,刘表作为一个能够与关东霸主之一袁术抗衡的强力诸侯,正式登上了汉末的战乱舞台。凭借着与孙坚军平分秋色的表现,天下诸侯无不对刘表表示出三分敬意。就连蜗居在长安以西的郿坞中的董卓,也派出朝廷使者,任命刘表为荆州牧,成为堪比朝中公卿的高官重臣。

    孙坚受伤而非战死的消息,传到并州张狂的耳朵里,让张狂这个穿越者诧异了一下。果然,蝴蝶效应开始产生威力了,张狂对自己得自后世的记忆,第一次明确的开始担心起来。

    ——既然孙坚可以不死,后面的王杀董卓,曹崛起等大事,会不会如期上演呢?

    刘表的意外表现,让呆在兖州的曹白白担心了一回。本来,曹在东郡大搞坚壁清野,准备迎接袁术军的入侵。而袁术在襄阳的碰壁,却使得曹这些准备工作,都成了无用功。

    当然,曹可不会为此而觉得懊恼。恰恰相反,他倒是希望袁术最好永远都不要北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