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 夺权需威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张狂回到晋阳的时候,董卓的使者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当张狂偶然间听到这位使者的姓名,居然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毒士”贾诩时,着实有些吃惊,甚至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应当早点儿返回。

    好在如今的张狂,也算是见识过太多的三国名人。略一感慨了两句,他的心态很快就调节过来了。

    ——就连大名鼎鼎的“关帝爷”,都要在老子手下奔走效力,那个贾诩什么的,就见不见吧……

    对错过与贾诩的会面一事唏嘘完毕,张狂的思维,又回到了当前的天下乱局上。

    近几个月里,大汉的政局依然在不断的发生变化。

    起于前年的大汉新一波黄巾起义潮,在两年的时间内慢慢酝酿,如今已经有了新的发展。

    青州黄巾军大首领管亥重新露面,在青州攻占县城,召集流民,已经聚集起数万人的规模。在中平元年的变乱中逃得命的黄巾小帅们,也纷纷起兵应和。像于毒、张饶、楼异等人,各自在青州、兖州和徐州边境地区举事,拥众数千到万人不等。

    而原来属于葛陂黄巾军的黄邵、刘辟、龚都等人,在去年被前车骑将军何苗率领精锐汉军击败以后,逃往豫州汝南一带避难。经过大半年的休整,他们也再次活跃起来,率领成千上万的新入伙黄巾军四处攻击掳掠,让割据当地的后将军袁术颇为烦躁。

    这些黄巾军,由于完全不接受张狂所立的太平道道统约束,其实早就与张狂所部没有了多少关系。张狂在刚刚穿越的时候,还曾经想过借着张角的名头,代替曹矮子收编著名的“百万青徐黄巾”。一跃成为大汉的一流势力。不过他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自己当年还是颇为幼稚的。

    没有“大贤良师”张角的那份号召力,任谁都无法将变成一盘散沙的诸州黄巾整合起来——其实就算张角再生,也不可能整合天下黄巾军的。这个天下已经变了。

    黄巾军的再次兴起,在某种意义上,加速了酸枣关东联军的解体。由于黄巾军的频繁活动。对不少关东州郡造成了相当的威胁。后方根基出现问题,无疑让在酸枣喝酒作诗已经作烦了的州郡大吏们,有了一个理直气壮的回家理由。

    再加上十数万人屯驻一地,要吃要喝,给兖州刺史刘岱带来了巨大的军粮压力。无法继续保证军粮供应的刘岱,也只能先将妹夫的天下大事放到一边,半哄半送的让酸枣诸侯陆续离开。

    不过,有一个诸侯,却始终没有离开酸枣。那便是东郡太守桥瑁。

    桥瑁于数年前。也曾担任过兖州刺史,在兖州官吏间颇有威信。他如今所任职的东郡,更是讨董战斗中的关键地带。仗着自己资格老,地头熟,桥瑁在失去了中央朝廷的管束压力以后,行事极为任意,明显便有些不将刘岱这个理论上的上司,放在眼里的架势。

    作为故前太傅桥玄的族侄。桥瑁也算是根正苗红的名门子弟。他与袁绍、曹的关系都还不错,却并不是袁氏一党的人。对董卓依仗武力。威胁天子重臣,把持朝廷权柄的行为,桥瑁自然大为不满。但是,袁绍自称“车骑将军”,并任命曹为“行奋武将军”的行动,却在无意间激怒了桥瑁。

    如果说董卓的行径。是为“暴政”,那袁绍的举动,便是“乱政”。董卓好歹名义上还顶着天子授权的姿态,可袁绍自称“车骑将军”,还随意任命大汉“将军”的做法。那是典型的乱臣贼子行径!

    ——朝廷重爵,岂容私相授受!

    怀着这样的心思,桥瑁心里对袁绍很不满意。连带之下,刘岱这个袁绍的大舅子,也在他眼里变得面目可憎。当然,作为与袁绍靠的很近的曹,也被桥瑁暗中腹诽了一番。不过,瞧在睢阳桥氏与谯县曹氏两代人都是政治同盟的份上,他还不至于与曹就此决裂。

    酸枣会盟时,刘岱为了供应数万人的粮草,可以说是忙的焦头烂额。出于分担压力的想法,他多次以兖州刺史的名义,对桥瑁提出要求,想让东郡调出些粮草来供应大军所需。既然看刘岱和袁绍不顺眼,桥瑁当然不会同意刘岱的要求。他以东郡直面司隶,属于前线地区,需要足够的粮草储备为由,严词拒绝了刘岱。

    拒绝了刘岱,无疑相当于不给袁绍面子。不过,桥瑁对此毫不在意。汝南袁氏虽然名满天下,根基实力雄厚无比,却并不代表袁绍能够任意纵这股力量。普天之下,还有另外一个人,比袁绍更能发动袁氏的势力。此人便是:

    后将军袁术。

    在袁术帐下,有一位深受他信任的大将桥蕤,也是出于睢阳桥氏一族。虽然桥瑁与桥蕤相互间关系有些疏远,但毕竟是同族之人,关系天然便比常人更加亲近。为了分化兖州地方势力,削弱袁绍的潜在实力,在酸枣同盟会议召开的时候,袁术便通过桥蕤的牵线,暗中对桥瑁表示了友善之意。

    桥瑁既然对袁绍不满,当然也乐得与袁术接触。袁术的后将军,来的名正言顺,可谓是货真价实,可比袁绍的自称要强得多。由于有共同的目标,双方很快达成了君子协议,进行有限度的合作,一起暗地里压制袁绍的势力。

    联络上了后将军袁术,桥瑁的拒绝就有了底气。而袁术手下的孙坚依仗兵力,杀南阳太守张咨和荆州刺史王叡的行为,无疑给了桥瑁很大的启发。

    作为首先伪造三公书信,矫诏天下的桥瑁,胆子肯定是很大的。他之所以甘冒奇险,矫诏反对董卓,一方面是看董卓不顺眼,另一方面,也是想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名声,以后在仕途上,才好更上一步,最终如族叔桥公讳玄那样,成为大汉地位最高的三公级重臣。

    可惜的是,袁氏的影响力之大,远远超过了桥瑁的想象。桥瑁本以为,自己登高一呼,就能抵定大事,顺理成章的成为反董联盟的盟主。然而谁能料到,袁绍只是一个表态,居然就掀起来比桥瑁更大的声势,并借着这股声势,成为了反董联盟众望所归的盟主?

    更可恶的是,后来又有袁术突然出现,横插一脚,成为了反董联盟的副盟主。而桥瑁这位反董的首倡者,却泯然于众人矣。

    对这等结果,桥瑁当然不甘心,很不甘心。他明白自己无力对抗袁绍和袁术这样的大汉政治巨头,却并不代表他不能利用袁氏兄弟间的隐蔽龌蹉,来为自己谋利。

    刘岱虽然是现任的兖州刺史,但本声名也就一般,来到兖州的时间也不算长。除了有个好妹夫以外,桥瑁看不出刘岱有多少能力。真要论起对兖州的影响力来,桥瑁却要远远强于此人!

    有这等有利的基础,又有袁术的例子在先,桥瑁对图谋重任兖州刺史一事,突然间就变得极为切起来。而他在兖州的影响力果然非同一般,又挟着袁术派出的说客相助,足以让忌惮袁绍态度的太守们改变想法。

    只是略一出手,陈留、济两个郡国的太守,立刻半公开的答应支持桥瑁出任兖州刺史。而任城国的国相郑遂,干脆更是桥玄当年的门生故吏之一。在兖州诸郡的力量对比上,桥瑁轻易的就占据了明显上风。

    刘岱对桥瑁的谋,显然防备不足。当他从诸郡大吏的态度中,终于明白了桥瑁的夺权意图时,却惊恐的发现,兖州八个郡国中,居然有四个是支持桥瑁上位的,还有两个持中立态度,真正坚定站在刘岱一边的,只有一个郡国!

    一时间,刘岱对兖州的控制能力,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当中!

    不过,刘岱并没有因此而慌乱。如果说,在袁术的支持下,桥瑁得以在兖州拥有了对刘岱的优势。那么,袁绍若是出手,必然能改变刘岱目前的危险境地。

    这是刘岱对袁绍的信心。

    袁绍接到刘岱的信件后,立刻请许攸前来商量。

    看着有些空旷的书房,袁绍也是感慨丛生。

    袁绍一生交友无数。但是真正最为他所信重,关系最亲密的,却只有三人。

    何顒何伯求,许攸许子远,还有淳于琼淳于仲简。

    如今,何顒远在长安,处于逆贼董卓的心腹之地,在董贼的严密盯防下,与袁绍暗通消息,时刻有倾覆之祸。淳于琼亦在千里之外的渤海郡,主持郡中事物,辛苦的为袁绍保留一处可以安的地盘。一直伴随在袁绍边,为他出谋划策的,便只剩下一个许攸了。

    原本陈留太守张邈张孟卓,亦是袁绍的挚友之一。只可惜世事变迁,多有奇妙。自从党锢之祸被解除,张邈得以顺利出仕以后,那位豪爽仗义的张孟卓,便渐渐的与袁绍渐行渐远。到现在,在刘岱所面临的兖州之变中,张邈居然抛弃了袁绍阵营,支持起桥瑁来了。

    若不是有张邈这么一出变故,桥瑁根本不可能搅动起如此巨大的动作。

    那么,张邈是什么时候改变态度的呢?

    袁绍摇摇头,他也记不清了。也许,是从讨董一开始?(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