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 大刀速斩“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距离杨丑还有十步。

    关羽猛然间双眼圆睁,小腿用力的一夹马腹,原本被限制住速度的“飞电”,突然全力启动!

    就在一转眼间,速度剧烈的提高了一倍多的“飞电”,就在杨丑惊愕不已的眼神中,突进到他的跟前。然后,早已经蓄势多时的关羽,手中青龙刀一扬,便要夺取杨丑的命!

    命攸关之时,杨丑自然而然的全力爆发出自的潜力。当关羽的大刀迎面横扫过来,陷入惊愕状态的杨丑,居然在不可能之中,及时的一矛刺出,正中青龙刀的刀锋!

    刀矛相交。

    青龙刀上赤黄色光芒一闪,居然便轻而易举的摧破了毛尖上的深厚青气。杨丑的木属“战炁”,面对金系克星,毫无抵挡能力。

    矛断!

    一刀断矛之后,青龙刀上气势更盛!

    面对铺天盖地压迫过来的坚硬气势,杨丑大恐!

    杨丑想要躲开这看上去无可抵挡的一刀。但是,他的心却被刀上的气势所住,此刻居然丝毫动弹不得!

    “噗嗤……”

    刀到!

    人断!

    杨丑被当斩成两截。他的头和半边正在天空翱翔之时,依然端坐在马上的残躯却爆出漫天血雾!

    充分利用好坐骑的瞬间加速能力,结合自爆发力当世第一的武技特点,关羽一刀出手,便一举阵斩敌军主将杨丑!

    只是,杨丑虽然已经死去,却并没有对当前的战局造成太大的影响。全速冲刺的骑兵一经发动,便是极难阻止的。当骑兵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即将发生交锋的敌人上时。也只有天崩地裂之类的大事,才能够阻止他们的冲锋。

    所以,关羽一刀斩杀杨丑之后,接下来还是要面对紧跟在杨丑后的骑兵。

    由于马速飞快,杨丑被斩杀所爆出的血污,没有半点儿飞溅在关羽的战袍上。只有青龙刀的刀锋上。沾染有一丝血迹,透露出此刀的一星半点儿峥嵘面目。

    第二名骑兵杀到跟前。关羽刀势不变,当头迎上。

    一刀,两断!

    第三名骑兵杀到。

    一刀,两断!

    第四名……

    第五名……

    整整十名骑兵,不幸的撞上关羽的刀锋。当关羽一口气杀出敌阵,勒马回头观看战局时,正是整个战场战斗到最激烈的那一瞬间!

    嚎叫,呻吟。

    人喊。马嘶。

    残肢断体,遍地狼藉。

    关羽很想杀回去,给渴求鲜血的青龙刀再次发威的机会。只是,刚才的激烈厮杀,其实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别看关羽现在立马横刀,犹如雕塑般屹立。其实,他的手臂,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如果不给他一点儿回气恢复的时间。关羽的战斗力,至少要降低五成以上。

    全力以赴的爆发。对人的体负担之大,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长期过度的发力,一个不慎,就可能让一名猛将的武力大幅度衰退,再也回不到巅峰时期。

    而且,略微等待了片刻。关羽已经没有杀回去的必要了。

    两军交战中,真正激烈的厮杀,其实胜负只在一瞬间。那些所谓的大战数,数十的记载,其实交战双方多半是在相互对峙。等待有利于己方的战斗机会而已。

    当双方骑兵对冲着交错而过以后,发生战斗的地点,留下了大批的伤兵伤马,倒伏在地上呻吟。至于刚才短短片刻中所制造出的死者,鉴于此战的激烈程度,数目足足是伤兵的两倍以上!

    不必去看地上伤亡人员的服色,有经验的战士,只要略微看一眼双方剩下来的阵型,就能够判断出各自的死伤。

    太行军的骑兵墙,出现了多个缺口,宽度也有了明显的缩水。但是,总体上来说,他们的阵型保持还算完整,可见伤亡不会太大。关羽估摸着,缺员应当在两成以下。

    反观上党军一方,骑兵阵型明显有些稀稀拉拉。而且,代表主将的将旗也已经不见。粗略估计,伤亡人员只怕接近四成!

    看到这样的结果,分布在两翼的游骑兵们,反应是最大的。

    双方的两翼骑兵,如今其实都还没有正式交锋,只是以弓弩相互对。可是,就在双方对冲的结果出来之后的那一瞬间,突然间太行军游骑兵士气暴涨,极为勇猛的向张杨部下的豪强私兵发动了强攻。

    而豪强私兵们,也没有迎面冲上去交战的打算。他们的几个首领,相互间极为有默契的比划了几个手势,当机立断的调转马头,连略加阻挡都不干,急急忙忙的抛下杨丑残部,自顾自的向着上党军大营所在方向狂奔逃走。

    对于那些根本不敢接战就逃走的敌军,关羽并不在意。他回到己方阵型中,对两翼游骑兵发出将令,让他们不必追击。因为,有价值更大的目标,值得关羽动手。

    此时,杨丑的本部精骑,正处于一片混乱当中。由于主将的战死,残余的三百骑兵一下子失去了指挥。不光如此,刚才与太行军骑兵的短暂交手,所造成的巨大伤亡,也彻底的摧垮了他们的士气。如今的况下,这些残兵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回大营。

    但是,如何安全的逃回大营呢?

    这是一个问题。一个极为要命的问题。

    由于刚才与太行军的骑兵对冲,杨丑残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在太行军的外侧。他们若想要返回上党军大营,就必须先突破夹在大营与他们之间的太行军骑兵。可是,在士气完全崩溃的形下,这些残兵败将,如何还敢靠近太行军?

    而不靠近太行军,他们又如何能够返回大营?

    就在残存的几个骑兵屯长,就如何返回大营相互争论的时候,关羽已经整合完部下,调转马头,向着上党军残部近。见到这一幕,骑兵残余下来的士卒们,立刻发出一阵哗然。紧接着,在一名惊恐的骑兵带动下,不待军官下令,这些残兵败将便自发一股脑的朝北边逃去。

    这时候,他们已经顾不得研究什么方向问题了。只要能够离开那些可怕的敌人,哪怕只是暂时的,残兵们就会催动胯下战马,一直顺路跑下去!

    只是,越想逃走的人,往往越是无路可逃。

    将将奔出三、四里地,这群残兵败将,却见前方尘头大起。紧接着,一列行军中的步兵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远处步兵打出的太行军旗号,众败兵相顾无言,哭无泪。

    前有大军,后有追兵,左右两侧都是低矮却密集的灌木草甸,马匹难以通行。面对如此境地,败兵们一下子陷入了绝望。

    杨丑败兵正在绝望中煎熬,却不知道被他们撞上的太行军步兵,却也是一阵鸡飞狗跳。这支步兵,正是由于亲自统帅的“折冲营”。由于前方有关羽的骑兵千人队开路,于便安心的带队行军,没有向远处派出斥候。

    可是,谁知道突然之间,前面就多出一队来路不明的敌军骑兵。在措不及防之下,任于的心态早已经修炼到“刀剑当前而不动声色”的地步,却也大大的紧张了一回。

    步兵对上骑兵,必须要有列阵的时间,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处于行军状态中的步兵,如果突然遭到骑兵的突袭,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

    崩溃!

    以于练兵之能,在当前形下,除了指望最前方的部队能够及时应变以外,也只能祝他们自求多福了。他目下能够做的,便是急忙让中军结阵,摆出战斗姿态。同时,于命令前方的士卒,若是战败,必须自行向两侧溃退,不得冲击中军阵型。若有违抗者,斩!

    只是,预料中的溃退并没有发生。前方的骑兵,居然滞留在原地,徘徊不前。当于快步登上指挥车,看见队伍最前方的步卒,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恢复过来,列好阵势以后,心中大为安定,同时若有所悟。

    “击鼓!”

    于一声令下,最前方的三个百人队,分为三个小阵,分别沿着大路和两侧的灌木草丛向前推进。他之所以敢用机动力完全比不上骑兵的步卒,主动向敌人发动攻击,显然是看出了对方是一群败兵。

    对付败兵,只要你的胆气比他们要壮,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败兵们多半就不敢动手,而是自动溃逃了事。

    若是对方的败兵中,还有能够压得住阵脚的主将在,想要对折冲营发动反扑。于也相信,自己一手练出来的精兵,在结成阵势的况下,不会顶不住敌人的垂死挣扎。

    当折冲营的步兵小阵近到百步之内的时候,在犹豫中浪费了宝贵获胜机会的杨丑败兵,此刻终于下定了决心。就在后方的关羽带兵近到百步开外,打算给予敌人最后一击的时候,却见前方的敌人打出一面白旗。

    这些向来骄傲的,号称“并州精骑”的骑士,面对糟糕的现实,终于选择了最不愿意的选择。

    他们,无奈的,投降了。(未完待续。。)

    ps:  ps:从今天起,咱也能够说一句,咱也是百万字的作者了,哈哈。

    另,标题中的“羊”,通“杨”。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