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节 太行根基盛【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在朝廷体系里,董卓所发起的这一系列官职变动中,唯一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或者说反而实力受到损害的,居然就是汝南袁氏一族。

    这样的结果,既是袁隗主动退让的结果,也有着董卓对袁氏庞大势力的警惕和恐惧。

    虽然董卓是袁氏的故吏,不过双方在感和利益上,其实并不太亲近。面对袁氏在朝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可怕手段,就连天子和太后都难以幸免。董卓在得以执掌朝廷大权之余,每每在梦里,都会被未来某一天可能出现的某些场面所惊醒。

    一个足以威胁到董卓生死的庞大权力集团,不可能不让他恐惧,进而小心提防。

    当然,对于袁氏一族,董卓在表面上还是要恭恭敬敬的。对那个按照袁隗事后的解释,是为了摆脱“弑君杀后”的污名,主动跳出来与董卓对抗,然后假作狼狈逃奔冀州的袁绍,董卓依着袁隗的意思,大方的任命他为渤海太守。

    同时,为了照顾在渤海的袁绍,董卓还同意将袁氏故吏,御史中丞韩馥,外放为冀州牧。还有执行毒杀何太后任务成功的虎贲中郎将袁术,也在袁隗的奖励下,顺利的得到后将军的职位,离九卿只有一步之遥了。就连本来任职长安令的袁隗从侄袁遗,也被董卓提拔,一跃升迁为山阳太守。

    由于袁氏的配合,外加上这一波对知名士人的大规模任用,初入京师就执掌大汉权柄的武人董卓,暂时得到了士人们的默认。

    当然,如果后董卓的执政过程中,稍微出现了一些让士人们不满的事,这些暂时安静一会儿的士人们。也是不会吝惜自己的口才,必然对这个粗鄙的武人大骂一通。

    没办法,谁叫董卓他不是士人出呢?

    士人们不骂他,难道去骂自己的领袖——那些在朝为官的名士们吗?

    第一个忌惮,董卓使用文的一手来解决。可对于第二个忌惮,董卓就只剩下武的一手可以用了。

    只不过。那一手还未必好用。

    张狂为黄巾余孽,自然在天下士人的眼中极为不堪。可是这个兵强马壮的小军阀,也不是董卓轻易出点儿兵,就能够解决的。根据牛辅、徐荣等军中宿将的评估,没有三万以上的精兵,还有半年以上的时间,休想战胜太行贼。而若是想要彻底铲除太行贼,只怕所需的兵力和时间还要翻上一倍。

    所以,在董卓还没有稳定大汉的朝局。牢牢把握朝廷权柄之前,对张狂的态度,只能是以提防为主,和平共处。

    为了提防张狂的太行军,董卓依然让升任中郎将的牛辅,率领本部驻扎在河东郡南部。同时,董卓还不顾《三互法》,将大将军何进的部下。丁原的心腹之一,武猛校尉张杨任命为上党太守。以防备太行军南下,顺便尝试切断张狂所统治的太行山与美稷、河一带的联系。

    当然,此时的张杨,手下的兵力单薄,并不足以对张狂造成什么威胁。因此,当董卓雄心勃勃的想要宰割天下。中兴大汉之时,张狂却在从事着一项与军事无甚联系的大事。

    这件大事就是:

    迁徙流民。

    流民就是人口,而人口是任何一个政权的根基。对根基单薄的张狂势力来说,任何能够增加治下地盘人口的事,都是大事。对于声名不佳。被天下士人目为山贼草寇一流的太行军来说,流民是最可靠,最容易获得的人口。

    虽然这些人口,堪称是一穷二白,用于定居恢复生产的所有衣食和生产工具,都有赖于太行军提供。但对于太行军而言,如此代价,算是勉强可以接受。

    现在的白波谷一带,正有数万流民,在太行军的安排下,进行着长途迁徙。这些流民的来源,说起来还与董卓有关。

    当初董卓上雒成功,为了集中手上的兵力,也为了履行与张狂的一个口头约定,曾经命令女婿牛辅放弃在白波谷占据的两座坞堡。不过,土地是被凉州军放弃了,却并不代表董卓会将这块地皮完好无损的交给太行军。

    就算太行军得到了汉灵帝的招安,在董卓眼里,他们依然是一群黄巾余孽。哪怕现在不适合与太行军翻脸,但董卓也不会让太行军太好过。所以,在牛辅退出白波谷的时候,很是疯狂了一把。

    西凉军军纪森严,没有主将的许,士卒们是不能随便扰地方的。不过,如果主将下令,同意进行对地方上的收刮,则西凉军收刮的手段,不但老练,亦或可以说是残忍。

    太行军是半个敌军。

    白波谷将要被太行军得到。

    这两条况相加,让牛辅在执行退兵命令时,毫无顾忌的对部下两千留守兵,下达了财货收刮之令。甚至为了更加有效的将这里的地皮收刮干净,牛辅还从河东其他几个县城,调来了三千“援兵”。

    如此一来,被董卓军所占据的南堡和东堡的百姓,就陷入了极为悲惨的境地。

    不但普通百姓的家财,被凉州军肆无忌惮的收掠一空,就连一些当地小有声望的豪强地主,也遭到了家破人亡的命运。除了收刮财货和粮食以外,但凡被西凉军发现的年轻貌美女子,也被他们在光天化之下,公然掳掠为奴婢。

    整个过程中,只要西凉军发现了反抗,就会毫无顾忌的动用武力。由此而被杀死的人,数以千计。可就连这些死者,也没有被西凉军放过。他们的首级被砍下来,成为西凉军杀贼报功的凭信。

    一时间,白波谷的南部,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在凉州军撤走之后,嚎哭之声,不绝于耳。一个幸存下来的士人,更是悲愤的写下了“马前悬人头。车后载妇女”的诗篇,来展示这些凉州蛮子的残忍。

    在进行了为时三天的收刮以后,带着数十万石粮秣,数亿财货和数百美女满载而归的西凉军,迅速的撤离了白波谷。若不是太行军后面反应过来,果断出兵对西凉军的掳掠恶进行阻拦。救下了不少白波谷民众,想来西凉军的收获还能够多上三成。

    这样一来,张狂虽然算是成功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白波谷,却也损失不小。

    不过,这对张狂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不了。他固然猜不到凉州军会恶毒到如此地步,却也在后来对凉州军发动的小规模交锋中,收取了整个白波谷民众的民心。

    作为朝廷官兵的凉州军如此收刮,而被称为反贼的太行军。却成为万民的保护者。一得一失之间,张狂总的来说,还是赚了不少。

    至少,土地和人口这两项争霸最需要的东西,成功的落到了张狂的手中。

    至于此次损失的大批粮秣和财货?

    拜托,这些东西也不是太行军的。就算凉州军不动手掳掠,难不成太行军还能动手去抢不成?

    而且,在度过了一年的艰难子以后。张狂目前手头上,还真不是太缺少粮食和财货。得益于去年后半年的大力开垦。外加老天作美,一直是风调雨顺,迁移到河一带的近十万流民,今年已经可以养活自己还有富余了。

    凉州军的掳掠所造就的这数万流民,其中一部分还想法子保留下部分资财,可以勉强度的。自然是留在原地,成为太行军治理下的顺民。可是那些被掳掠到破产的贫民,就不得不接受太行军的安置活动。

    他们一部分被太行军编为民屯人员,就地开垦由凉州军制造,并被太行军占据的“无主之地”;另一部分约万人。则继续沿着流民迁徙的线路,一路向北,被输送到地广人稀的河一带进行屯垦。

    以太行军目前的经营状况,如果一切正常,将这个凉州军制造出来的烂摊子收拾好,也就是半年左右的时间。反正太行军目前正处于实力积累阶段,并没有大规模出击的打算。

    在张狂的计划中,一直要等到董卓与关东的讨董联军打得差不多了,他才会乘机出来占地盘,正式向天下诸侯,确认自家势力的存在。

    当然,这并不代表张狂目前就无事可做。实际上,正是在势力修养阶段,各种各样的军民琐事,才会让张狂越加忙碌。太行军毕竟底蕴不足,缺少大规模治理地方的经验,这段时间以来,所爆发出的各种乱子,可以说让张狂是头痛无比。

    如果不是张狂在每占据一块地盘以后,就果断让一批年纪大些、识字多些的太行军老兵退役,担任新占领区的基层亭长、蔷夫、游缴之类的县吏,还真是很难成功的消化这些新占领地盘。1

    饶是如此,在短期之内,张狂都必须将主要精力投放到内政建设当中去。这才是他在白波谷事件上,选择了与董卓合作而非对抗的主要原因。

    就像现在,张狂好不容易安排好秋收的各项事务,想要喘上一口气,却发现治下的密探传来消息,说是不少小吏刚刚站稳脚跟,就已经出现了贪腐的迹象。对于这个问题,张狂也是没有好办法。

    毕竟,就算是后世号称“滋油皿主”的某个世界超级大国,也完全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对于穿越到两千年以前的张狂来说,他若是能完全控制贪腐现象的发生,那他就不是人了,而是一个真正的神仙。

    当然,感叹归感叹,打击贪腐还是要大张旗鼓的进行。(未完待续。。)

    ps:  ps:1汉时的基层统治机构为县、乡、亭、里几级。一般来说,百户为一“里”,设“里正”一人。十里一“亭”,亭设“亭长”。十亭一“乡”,乡官主要有“三老”、“蔷夫”、“游缴”。其中三老掌教化;蔷夫掌一乡之行政,兼收赋税;游缴捕盗贼,管治安。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