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 枭雄大事成【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不过,丁原敢于这么对董卓下令,自然也是有所依仗的。他在河内郡屯兵五千,皆为并州骁勇。如今丁原进京任职,得到了大将军的命令,是带了三千精锐上任的。更何况丁原的军中,还有如吕布这样的猛将,另一员大将张辽也即将完成招兵任务,返回雒阳。

    有这些基本班底在手中,再加上朝廷的法度和大义,丁原不信自己会压制不住董卓这个军痞刺头。

    除非,董卓想要造反!

    丁原对董卓部的压制,进行的非常顺利。以“万人敌”吕布为急先锋,以明正军纪为借口,执金吾丁原名正言顺的从城东开始查处董卓所部,有无违反大汉军纪之处。

    凉州军很能打,却绝对不是恪守军纪的严整之师。丁原甚至无需捏造罪名,只要秉公查处,就能够轻轻松松的将不少凉州军士卒,用各种偷鸡摸狗的罪名钉死。

    丁原军来势汹汹,董卓的大部队还没有开进雒阳,面对占尽了法理的执金吾,不敢公然翻脸,一时间被闹了个措手不及。转眼之间,丁原的声势居然凌驾于董卓之上!

    面对丁原的强势,原本想要投靠董卓的雒阳官兵,纷纷开始观望起来。一些见机快的家伙,更是直接转变了自己的阵营。

    先是何进部将吴匡见到这个势头,果断的脱离董卓,改投丁原。然后是死去多年的宦官曹节【非曹祖父】的女婿——西园军助军右校尉冯芳,也借机背离了董卓。一时之间,丁原挟已故大将军何进的人脉与余威,让董卓感到难以招架。

    只可惜,丁原可以对付董卓,却没能抵挡住董卓背后那人的反扑。

    看到董卓节节败退。关键时刻,太傅袁隗终于出手了。他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弹劾丁原,只是秘密的从天子那里“请”来一份诏书,派现为郎官的五原郡人李肃,交给同乡——丁原军主薄吕布。

    李肃当然不认识太傅袁隗这样的大佬。但是,他是前豫州刺史。现任河南尹王的故吏。同为并州人,王对其余老乡来说,那是偶像级的人物。当太傅袁隗需要一个认识吕布的人,去稳住吕布的时候,王便举荐了李肃。

    袁隗交给李肃的诏书,是一份任命诏书。简单的说,就是以天子的名义,任命吕布为骑都尉。

    这份诏书虽然简单,可是里面蕴藏的含义。却绝不简单。

    吕布目前是丁原的主薄。所谓主薄,就是指掌管官府文书帐薄的官员。这个位置,一般都是主官的亲信才能做得到的。但是,对吕布这样的盖世猛将来说,主薄一职,绝对不是他适合\喜欢的位置。

    本来,丁原对吕布还是颇为欣赏的。但是,自从那次吕布尾随太行军奇袭美稷王庭以后。丁原对吕布的态度就变得不冷不。这里面的原因就在于,丁原对吕布在太行军遭受于夫罗奇袭时。站在太行军一边,毙杀于夫罗之事极为不满。

    在丁原的思维中,太行军虽然有着官军的皮,其本质还是一群造反的蛾贼。相比之下,于夫罗虽然为匈奴人,却是大汉朝廷的忠实簇拥。

    如果于夫罗能够在这一次奇袭中。一举杀死太行军首脑张狂,不说太行军从此以后就土崩瓦解,至少也会折损大半的实力。而于夫罗作为对大汉朝廷态度恭顺的一任南匈奴单于,一旦重新掌握了南匈奴的部众,也绝不会像现在的太行军那样。从河东与河内两个方向,隐隐的威胁着大汉的帝都雒阳。

    所以在吕布做出了帮助太行军对抗于罗夫的举动之后,丁原对他的评价,就多出了一条“不明大义”的标签。既然如此,为了免得吕布自己又不知深浅的搞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来,丁原干脆将吕布的军职撤去,改任他为主薄,想要让吕布在对朝廷公文的熟悉中,明确自己应当占据的立场。

    应该说,这个安排,对吕布来说并不差。作为朝廷秩比二千石的骑都尉,丁原主薄也有六百石的级别。至于秩中二千石的“执金吾”,主薄的俸禄更是升到了秩比千石。

    只是,让吕布这样一个“万人敌”级别的超级猛将,去干那些文官吏员的文牍往来活计,无异于用一把狙击步枪在厨房里杀鸡。吕布固然胜任得了这些文字要求,却绝不甘心专门做些这样的无聊活计。

    恰恰就在此时,李肃以同乡的份出现在吕布面前,极有针对的拿出了这份任命他为骑都尉的诏书。

    从秩比千石的私人所属官吏,一跃而成为秩比二千石的正规朝廷大吏,这其中的差别,就如同从一家月入两千元的私企,跳槽变成月入四千元的国家公务员。

    面对如此惑,却不知又有几人能够拒绝呢?

    吕布不能轻易的拒绝这种好事。但是,他也没有轻易的答应。如果吕布接受了这份诏书,就意味着他主动脱离的丁原的阵营。一想到丁原对自己这一年来的提拔栽培,吕布就不好意思在这种关键时期,离开丁原。

    但是,李肃在这个时刻,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让吕布无言以对。

    李肃虽然出并州,也练得一手好武艺,偏偏看起来像一个文士。他直接问了吕布一句:

    “奉先兄,你是要做国家的忠良呢,还是只想当一个武夫的私臣?难道天子的征辟,还比不上你与丁金吾的私交?”

    其时,大汉虽然遭逢了黄巾之乱和羌人之乱,实力受损,但声威依旧。对于出生在边地的人来说,他们对大汉声威的感受,比内郡更加直观,也更加在意。这种现象,就犹如国内多美分,而出国却多为五毛。李肃一抬出天子的名头,立刻就打动了犹豫不决的吕布。

    “愿为天子效死!”

    吕布单膝跪下,庄重的接过天子诏书。而这一行动,立刻成为丁原败亡的导火索。

    在招了丁原手下最能打的吕布之后,董卓立刻趁丁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举进攻。他在太傅袁隗的支持下,率领手下精锐千人,直扑执金吾的官邸。沿途的丁原部属,但凡想要阻拦的,被手持天子诏书的李肃一句:

    “天子有诏,丁原滥报边功,私吞军饷,交付有司下狱!”

    这些来自并州的豪杰,往往就胆怯的退到了一边。

    由此可见,在一些朝廷的大佬心里,朝廷只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工具;可在那些浴血奋战保卫大汉的勇士心中,朝廷威严却凌然不可冒犯!

    当丁原听到来者当众宣布的罪名时,他就意识到自己这次是满盘皆输了。

    若是董卓打着其他的旗号,来进犯执金吾官邸,丁原自然能招呼部下以武力对抗。但是,当天子下诏,要治他私吞军饷、剥夺部下功绩的罪名时,除了极为忠心的铁杆,丁原这一方就没有几个愿意为此出手的战士。

    在丁原军中,诏书里提到的这些事,可是没少发生。丁原既然是大将军的部将,那么,大将军的一些亲信子侄若是想要几颗首级来冒功,丁原又如何能够拒绝?

    就比如上次吕布从美稷王庭带回去的数百颗首级,最终落在吕布一行人头上的功劳,还不到一半。大半的首级,最后都成为远在雒阳的几个何氏子弟的进之阶。自家辛辛苦苦搏杀得来的功劳,最后没剩下几分,这也是吕布最终选择离开丁原的又一个原因。

    此刻,在丁原心中,还有一个细节,让他越发绝望。那就是:

    ——吕布到哪里去了?!

    丁原自认为是吕布的恩主,对吕布的恩德,不说比天高、比海深,绝对也是以“国士”的礼遇对待的。以吕布的武力,别的不说,保护丁原从执金吾官邸冲出包围,还是可以的。

    但是,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吕布却从执金吾官邸突然失踪。这个事实,让丁原有一种深刻的被人背叛的感觉。

    ——别人也还罢了。可是吕布居然没有在此刻而出,就是不忠,就是不义!

    于是,在丁原感到大势已去,不愿被董卓的人押送下狱受辱,愤而自杀之前,他当着周围的将士,大骂吕布“忘恩负义,卖主求荣!”。

    这句话被朝廷中的有心人一番传播,最后居然变成了吕布为搏上位,于是出卖故主丁建阳,这才得到了董卓给予的骑都尉一职。更有些忌惮吕布武技的人,直接将吕布的份编造为丁原的义子,还说丁建阳之死,是吕布亲自抄刀,一刀斩下丁原的首级。

    这些污蔑之词,不但将当事人吕布给气得半死,还被某些无聊文人写入文集,流传后世,成为吕布所谓“三姓家奴”头衔的来历。

    倒是亲经历过这些变故的大臣们,对吕布的人品,倒没有太差的评价。特别是前将军董卓,因为惜吕布的武技,又觉得大家都是边地人,有共同的背景和经历,努力的想要将吕布拉拢进自己的阵营。

    为此,董卓特地将心的“赤菟”宝马送给吕布,以示友好。而这匹被送出去的“赤菟”宝马,在给雒阳人留下“人中吕布,马中赤菟”的感慨后,又被某些无聊文人记入文集,成为吕布背叛丁建原的又一有力证据。(未完待续。。)

    ps:  ps:《三国演义》里,因为董卓是臣,所以与他作对的丁原就是一个大大的忠臣。但是,事实绝非如此简单。本书既然是作者写的,那将一些臆测的私货塞进来,也未尝不可吧?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