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 白波起乱战【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这一波打击,可谓是突如其来,让本来都做好了遇袭准备的别动队士卒,一下子都呆立当场,手足无措起来。

    但是,前面人的遇袭,并没有阻挡住后面涌入者的脚步。在来自后方的人潮拥挤之下,新的第一排士卒,不由己的被人向前推去,再次暴露在闪烁的箭头下。

    “噗噗噗……”

    “啊……”

    “呀……”

    面对汹涌推进的别动队,在城门口附近严阵以待的中堡守军,秩序井然的出三批箭矢,将冲在最前头的别动队士卒一排排的杀。

    只是,这次迎头痛击,并没能迟滞别动队推进的脚步。一般人如果发现自己中计了,第一反应多半是先撤退看看形,避免更大的伤亡。可这个别动队队率王毅,却在队中大声呼喝,指挥着这些临时部下,全力向前发动冲锋!

    ——虽然敌人有准备,可是若能乘机冲进去,陷阱就会变成机会!

    经验丰富的王毅,清晰的算出,若是现在能够付出百人左右的伤亡,强行突破敌人的狙击,就可以为己方节省七、八天的时间,还有上千人的伤亡!

    “冲!冲上去拼了!冲上去就赢了!”

    由于全军都衔枚,不好发出声音。故此,没有衔枚的王毅,吼出的声音格外的响亮。在他的严厉催促和命令下,后方那些不明就里的别动队士卒,下意识的全力向前涌去,好冲进中堡内部,完成这一次的攻城突击行动。

    就这样,处于无法自主状态的别动队,相互拥挤着。推搡着,疯狂的从城门洞里蜂拥而出。这一幕,让负责此次敌行动的太平道一方指挥者,都完全没有想到。

    太平道一方指挥者,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不到。此人高八尺有余。双臂粗壮,从肩膀到脚跟,呈现出明显的倒三角体型,手中是一柄长度在七尺以上的战斧,看起来至少有六十余斤重。

    会是这种形象的,整个白波谷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郭大贤新收的关门弟子,河东杨县人:

    ——徐晃、徐公明。

    徐晃的武力固然高强到可怕的地步,却也是第一次正式上战场。对战场的变化估计不足。

    眼看着对方那些死伤惨重的轻装士卒,居然不顾生死的继续冲锋,徐晃虽然想要保持冷静,毕竟年纪太小,经验不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刀车!出击!”

    关键时刻,还是经验丰富的老人更加镇定。见徐晃慌了神,在他边观战的一名黄袍蒙面人。大声的提醒己方的士卒该干什么。

    有了这一声提醒,早已准备好的六辆塞门刀车。立刻在三十名强壮士卒的大力推动下,“轰隆隆”的迎着敌方的人群对冲上去,阻断了敌方前进的通道。

    所谓的“塞门刀车”,是在城门被攻破时,用于堵塞城的守城器械。前刀壁上装有数十把钢刀,使用时将车推至城门缺口处。既可杀伤敌人,又可挡住敌方的矢、石。这样对方很难攀援,形成活动的壁垒。

    面对迎面扑来的塞门刀车,别动队前排幸存的士卒,在看清楚那些明晃晃的刀尖后。一个个吓得是魂飞胆丧。但是,这几个士卒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他们不由己的被后面汹涌的人浪推搡着,避无可避的用子顶上了刀车上的利刃。

    “噗噗……”

    仆一接触,就有不下十名别动队士卒不由自主的撞上了刀车的利刃。在经历了两、三层血之躯的阻挡后,塞门刀车终于停止了前进。然后,别动队士卒利用同袍的尸体做成的盾,大力的推挤,竟然要将那些辆挂满了尸体的塞门刀车,给生生的推开!

    ——这怎么可能?

    一旁的徐晃,被这样残酷的场景,惊得是目瞪口呆!

    按照徐晃的设想中,这一战本来就是利用对方细作被捕后拷问得到的报,借机敌人一把。有己方的充足准备在前,面对事先安排好的重重陷阱,敌人的别动队,根本就是前来送死的。

    在徐晃的印象里,无论是哪一支军队,在中计之后,士气必然会大幅度的下挫。接下来,他又设计了“三段击”的弓弩杀部队,打算在敌人一冲出城门洞时,立刻再给敌人一次重挫。

    接连遭受到打击的敌军,必然开始犹豫徘徊,不敢轻易的前进。这时候,徐晃计划自己再带兵杀出,应当便可以将敌军击溃。

    而且,为了保险起见,徐晃还特地按照兵书的记载,制作了六辆塞门刀车,以备万一。如此策划之下,白波堡自可谓是安如泰山。

    可是,在真的接战之后,敌人的反应,却与徐晃的预计截然不同。

    这些敌军突然间表现出了极为恐怖的战斗意志,虽然屡屡遭到重创,却依然一个个悍不畏死,只管奋勇向前。短短的片刻时间,徐晃布置的几道后手,居然都被敌人用己方士卒的尸骨生生破去!

    这样无惧生死的军队,实在是令徐晃无法理解。就凭杨奉那个庸才,也能训练出如此强悍敢战的军队?

    还好,徐晃虽然脑子里满是惊诧和不可思议,却还没有完全失去思考能力。眼见一辆辆塞门刀车就要被汹涌的人海给推开了,徐晃猛然间提起手中的大斧,大踏步的冲出去!

    ——既然受师傅和天师所托,徐晃自当死战,以保卫城池安全!

    徐晃动了,跟在他后的重甲战士们也开始推进。只是,看到敌人疯了般的用自己一方士卒的体为盾,硬生生的推开刀车,这些装备上厚重铠甲的太平道勇士,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打鼓。

    ——那么凶悍的敌人,额们打得过么?

    战场之上,士气最重。太平道的甲士竟然这样想,那这一仗不用打,也就先输了一半。战场上所谓的先声夺人,就是如此。

    但是,有一个人,却被敌方的这番狂勇,激发出了十二分的斗志。他步伐坚定,手臂里灌注了无穷的“战炁”,以至于别动队的士卒见到他冲上来时,还以为是一团人形的大火呢!

    徐晃将赤黄色的“战炁”鼓动到最强,一路小跑,一直冲到离敌军不过四、五步的地方。然后,他手中的车斧猛然向前一挥,一道赤黄色的锋锐,从大斧的刃口上甩出,快若闪电的飞向敌方人潮!

    所有看到这样一幕的人,不分敌我,都惊呆了。

    ——离体战炁!

    看上去轻飘飘的一道“离体战炁”,快速的飞入敌方人潮。片刻的停顿之后,但见原本汹涌的人潮,突然之间就矮倒了一大片!

    从徐晃所在的地方向前看去,在一条五丈长,五尺宽的直线上,足足有五、六十名敌方士卒,就如同被割倒的麦子般,一瞬间倒伏下来,形成了短暂的空旷!

    ——万人敌!

    在突如其来的恐怖打击之下,被迫停止了向前拥挤的别动队士卒,惊恐不安的从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字眼。

    “万人敌!万人敌!万人敌!……”

    跟随在徐晃后的太平道甲士,在徐晃的神勇表现刺激下,一个个士气高昂得如同打了鸡血,齐声的大肆颂扬本方武将的英勇。

    再伴随着黄袍蒙面人一声“举火”的命令,坞堡内亮起的灯火,让残存的别动队士卒看到了己方的遍地尸骸。原本一个劲只知道向前涌去的别动队,这才发现,己方的伤亡,居然大到如此惨烈?

    “鬼啊!”

    “娘嘞!”

    别动队虽然是精兵,却不是真的“悍不畏死”。以杨奉的势力而言,他手下的人员虽然多,可是训练和组织都不算太好,连普通郡县兵的水准都没有达到。战斗到伤亡如此惨烈的程度,已经足以让不少别动队的士卒崩溃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有第一个士卒崩溃了,将兵器一扔,“呕呕丫丫”的叫着,向后逃走。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十个,第二十个……

    只是一瞬间,原本还表现得悍不畏死的别动队,居然就全军崩溃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