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 董卓起私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董卓在当年“广宗之战”失败被解职之后,通过多年与羌人乱军的厮杀,立下不少功绩,再次得到了比原来更高的军职。随着官位的上升,部下规模的扩大,作为人之常,董卓的野心也随之而扩大。

    本来,对于汉室朝廷,董卓一直是忠心耿耿的。作为一个出仕几近三十年的老将,对于朝廷的命令,董卓从来都是乖乖听话的。

    可是,在一次并不为世人所熟知的事件之后,董卓心中对于朝廷的态度,猛然有了巨大的变更。

    中平四年,凉州叛军内部发生了巨大的权利争夺变更。

    在这场激烈而短促的兵变中,老谋深算的凉州名士韩遂,顺利的诛杀同为名士的边章和羌人首领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随后,韩遂又运用高超的治军手段,成功的将原本归属于不同首领的十余万羌汉联军,有效的整合成一个整体。

    第一次拥有了统一指挥的凉州乱军,实力大增,轻松的降了陇西太守李相如,兵锋直接威胁到司隶西部三辅诸郡。面对势力大涨的凉州叛军,当时担任了司徒的名士崔烈,居然上书朝廷,要求放弃凉州,以节约朝廷的军费!

    这件事,给了在前线战斗的董卓很大刺激。

    ——老子在前线打生打死,为大汉保卫边疆。可是朝堂上,居然有人一开口,就要丢弃整个凉州!?

    ——没了凉州,老子这个凉州人,还有家吗?

    ——没了凉州,老子这个凉州人,还是大汉人么?

    ——没了凉州,老子这个凉州人。还能得到功名吗?

    虽然,司徒崔烈的这个意见,很快就被担任议郎的凉州名士傅燮一句::“斩司徒,天下乃安!”给顶了回去。但是在董卓的心里,居然能让人提出这种脑残建议的朝廷,突然间变得不再可靠了。

    ——怎样才能让朝廷不再有放弃凉州的想法呢?

    满肚子窝火的董卓。拿着这个问题,去问亲信兼女婿的智囊李儒。李儒听了他的问题,先是屏退左右的侍从,又仔细检查了周围,确定了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悄悄的在董卓耳边说道:

    “若是大人1控制了朝廷,不就……”

    李儒的话,让董卓恍然大悟,差点儿拍案而起。

    但是。董卓随后马上泄气的坐下来。他只是边地的一个武人。在当今这个出比才能更重要,士人比武人更高贵的年代里,董卓这个武人想要进入朝廷重臣的行列,实在是难如登天。

    而且,就算董卓能够顺利的进入朝廷重臣的行列,他也没有自信,能够掌控得了朝中那一班老巨猾的宦官和世家。这些不是杞人忧天。在董卓之前,已经有一位前车之鉴。那便是:

    ——“凉州三明”之一。前太尉段颎。

    董卓自认比不上前太尉段颎的功绩,也不觉得自己的政治能力可以超过这位老前辈。想到就连段颎这样杰出的武人。都在朝廷的争权斗争中,落了个“下狱而死”的下场。董卓真心不觉得,自己真要进入了朝堂,下场会好过段颎。

    但是,女婿李儒随后的说明,帮助董卓确定了未来奋斗的目标。

    李儒字文优。也是当年“党锢之祸”的受害者之一。由于他在凉州避难时,娶了董卓的女儿为妻,所以户籍被算在了凉州,无法在其他地方得到推荐资格,也就更不用说出仕了。这样一来。李儒也只好死心塌地的跟着岳父大人混了。

    面对老丈人的顾虑,李儒为董卓分析道:

    “凉州边地,以及关西诸州,文教不盛,故此学经有成的士人稀少,不足以与关东抗衡。然而,世人云‘关东出相,关西出将’。可见关西所长,在于武人。”

    “如今汉室朝堂,固然为世家宦官所把持,却因连年战乱,府库空虚,无力有效统御天下。自从黄巾之乱以来,朝堂权柄,慢慢下放地方州郡。当前,地方州郡之力,已经有抗衡中央朝廷之能。唯州郡官吏沿袭旧俗,不敢越雷池一步,故朝堂之上,尚不以此为意。”

    “然地方州郡一旦发作,朝堂虚弱之势,必将暴露无遗。那时,州郡各行其是,必为常见。”

    “大人手握兵权,麾下虎威,足以震慑州郡。若能趁朝堂诸势力相互倾碾之际,统帅大军入京,以兵威慑朝廷,未必不能掌控朝堂。到时候,大人奉天子以令诸侯,则卫青、霍光之事,大人亦可为之!”

    董卓表面粗豪,那是带老了兵的习惯问题。要说他的文字水准,其实倒也不差。毕竟,董卓在年轻的时候,也是在时任司徒的袁隗手下当过掾吏的。对于女婿这番话,他自然听得懂。而且,在仔细考虑过后,董卓发现,李儒所提出的这个思路,真是很有可能行得通的。

    虽然,这个想法里面,未免有些对汉室的不敬。不过,想到李儒也是被废黜的党人中的一员,董卓并没有因此觉得奇怪。

    从那以后,董卓心中的想法大变,开始小心翼翼的尝试着朝那个方向努力。

    为手握万军之大将,董卓一旦开始尝试拥兵自重,各种苗头自然不能被遮盖完全。首先发现董卓这种做法的,是他的老同事、老战友,左将军皇甫嵩。

    皇甫嵩是个自幼饱读诗书,下定决心,要在青史上留下“忠义”名声的纯臣。对于董卓的行径,皇甫嵩一方面私下劝告,一方面也上书朝廷,要求朝廷对董卓加以处理,以示警惕。

    皇甫嵩的行为,自然不会让董卓高兴。于是,两位曾经共事多年,在讨伐凉州叛军的战场上并肩战斗的大汉名将,就此渐行渐远,分道扬镳,最后竟然闹到了相互敌视的地步。

    汉室朝廷对于手下官吏想要拥兵自重的行为。其实是相当警惕的。比如说,朝廷的军队,最高一级的常设武官,只到校尉一级。名位在校尉之上的将军一级武官,基本上都是临时设立,事后就撤除的。

    如此规定的原因。便是为了避免将军一级的武将手握重兵,时间久了,在军中控制力太强,导致可能出现对抗朝廷的事件。

    所以,皇甫嵩上书后不久,朝廷就下令,征辟董卓为管理财政的“少府”一职。董卓如果接受了这个任命,就会被明升暗降,除去军中的实权。

    对于这个任命。董卓在与女婿牛辅、李儒,兄弟董旻商量过后,决定赌上一把。他在朝廷使者到达之后,故意装作生病,婉言拒绝,不肯就任。当时,董卓的手心里,可是捏着一把老大的汗。生怕朝廷严词训斥,要他一定交出兵权。

    如果朝廷这么做了。董卓的野心也就到此为止了。在那个时候,董卓真的没有把握,能够在朝廷的威势和皇甫嵩的窥视下,抵制朝廷的命令。

    但是,董卓的这一次赌博,最后还是成功了!

    根据事后得到的消息。那时候,朝廷有鉴于被凉州刺史耿鄙反的司马马腾的教训,害怕董卓也像凉州州师的司马马腾那样,掉头发动反叛,与韩遂叛军联合。这才没有继续强行撤换董卓。

    从这个消息中,李儒推断,只要凉州叛军没有被击败,朝廷就不敢拿董卓开刀。自此以后,董卓不再将朝廷的命令看得太重要。如果朝廷的命令对董卓没有什么好处,董卓就会自行其是。

    当然,对于朝廷的命令,董卓也不敢无视。毕竟,董卓部下那数目高达三万的大军,需要朝廷提供足够的补给钱粮,才可以维持下去。万一朝廷真的与董卓翻脸,董卓可不敢保证,能有几个兵会愿意饿着肚子继续跟随自己。

    有鉴于这种钱粮受到控制的不自在局面,女婿牛辅给董卓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以手中的兵力,在实际上暗中控制州郡的财政。

    别的地方,董卓的军事力量可谓鞭长莫及。但是,在董卓担任了太守的河东郡,征收钱粮本来就是董卓的权利。为了有效保证手下三万人的补给,董卓采纳了牛辅的意见,直接让牛辅担负起在河东郡收税的任务。

    河东郡是天下大郡,财富丰饶,不但有铁矿冶炼,还有盐池之利。当年的光武帝刘秀,就是依靠着河东这块宝地上的资源,支撑起他的中兴汉室大业,最终一统天下的。

    该郡有领二十县,计为:安邑、闻喜、猗氏、大阳、河北、蒲坂、汾、皮氏、绛邑、临汾、襄陵、杨县、平阳、永安、北屈、蒲子、端氏、濩泽、东垣、解县。但是,并不是哪个县,牛辅都收得上税来。比如襄陵、杨县、永安这几个县,税赋已经多年没有交齐了。

    这些县城的税赋为什么交不齐呢?不是他们交不起,而是这些县城的税赋,有很大一部分,被白波谷的太平道势力给截留了。

    白波谷地势险要,太平道在其中的建立的坞堡,一个个都极为坚固,堪称是易守难攻。当地的郡县官吏,只要这些半露反意的“蛾贼余孽”没有真的起来造反,就算是谢天谢地了。他们哪里还敢上门去收取白波谷一带的税赋?

    当然,白波谷的地方势力能够压制得住郡县上的掾吏,却不会被堂堂大汉凉州平叛军的校尉牛辅看在眼里。对牛辅来说,白波谷的乱贼若是敢反,他就敢带兵将这些乱贼一股脑儿全都杀光了事!

    所以,为了收取税钱,牛辅在中平六年三月,亲自带领部下悍卒数百人,来到白波谷内,要求与白波谷势力的首领郭太会面。接下来,牛辅不出所料的与白波谷的“义军”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冲突。

    这场规模不算太大的冲突,最终导致了两个极为严重的结果:

    第一,并州太平道首领郭太,在冲突中受了重伤。

    第二,董卓军与白波谷“义军”产生激烈敌对,白波谷势力大有举起叛旗的可能。

    无论是以上的哪一个因素,张狂都有必要去一趟白波谷,明确一下白波谷势力的下一步走向。

    毕竟,如今的太行军,在天下间像样些的盟友,也就只有白波谷了。(未完待续。。)

    ps:  ps:本节中李儒的形象,采取《三国演义》的说法,并自行演绎。

    1在汉朝,“大人”特指父母或者岳父岳母。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