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 小县藏能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这仅仅是开始。

    发完弩箭的第三排士卒,立刻单膝跪倒,让第四排士卒也得以发弩箭。仅仅是两次呼吸的间隔,第二波弩箭的打击再次降临在散兵当中。这一波的攻击,造成的伤亡更大,足足有五人死亡,三人受伤!

    对于只有五十人的散兵来说,十多人的死伤,已经接近总兵员的三成。而这三成伤亡所发生的时间之短,都没有让观战者反应过来。

    遭到这样的打击,散兵们居然还没有溃散。不过,随着麹义军再次踏上前进的道路,终于意识到己方伤亡的散兵,立刻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土崩瓦解了!

    “这……”

    看到眼前这一幕的臧霸,完全无语了。他心中的震撼,绝对不下于之前对麹义军进行评论的那两名斥候。

    对手军阵之严谨,配合之娴熟,动作之老成,根本不是己方可以对抗的。即使只有己方一半的兵力,臧霸依然自发感觉到,这一战己方是凶多吉少。

    此刻,臧霸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麹义明知道自己这个“万人敌”在军中,依然胆敢只带着五百人,就来追击己方的千人军团。

    ——不过,俺也是有后手的!

    臧霸的后手,就在小山丘的下方。那里有一片不大的森林。臧霸将战场设定在此处,除了打算利用一下地形上的优势以外,也有一旦作战不利,立刻转进到森林之中,以抵挡追军的想法。

    若是在森林中,臧霸坚信,只要手头有三百精兵,就能够击败麹义的五百人。当然。前提是,麹义要敢于进入森林,与自己作战。

    为此,臧霸提前派出了副将褚飞燕,带着一百精兵进入那片小森林里设伏。哪怕麹义不上当,只要能够让敌人不敢随意追击。就达到了臧霸的用意。

    退了太行军的散兵,麹义军一直前进到,距离臧霸部不过一百八十步的地方,才停下脚步,做最后的战前休整。而在这个宝贵的空挡,双方的主将,还可以借机说上两句,以表达对地方的不屑和蔑视。

    “臧霸土贼!敢来冀州撒野,是活腻了吗?”

    “我军自有军令在。特来冀州追击山中逃贼。尔等凉州子,竟然敢公然攻击大汉边军,是要造反吗?”

    麹义的话,很是狂傲无礼。但是臧霸的回答,却让麹义感觉,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

    ——这些土贼,居然也好意思自居汉军?

    ——不对,他们的衣服……

    麹义立刻意识到一个被忽略了的问题。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那就是:

    ——貌似这些土贼,好像已经被招安成汉军了?

    ——土贼进攻大营时。打的是黄巾的旗号。可是,现在却变成了汉军的旗号。我军进攻他们,岂不就成了进攻友军?

    这种问题,出生黄巾军余孽的臧霸,可以毫不在意。他只要做好表面功夫,不落下把柄。糊弄一下州郡官府就行了。只要张狂没有公开叛变,就算是天子也不能把臧霸怎么样。要不然,张狂可以同时威胁并州、司隶、冀州和幽州等地,让朝廷顷刻间变得焦头烂额。

    而臧霸在之前进攻冀州州师大营的时候,可是将表面工作做的相当不错。以至于麹义明知是臧霸带人进攻自己。却无法确实的证实这一点。

    但是,出生可谓是根正苗红的麹义,却绝对不能如此随意!

    麹义是大汉军官,当然知道大汉的军法。臧霸将份摇一变,立刻就给麹义出了个天大的难题。

    眼前的战局,一个不好,就会变成“麹义无故攻击友军”。这个罪名,往大了说,就相当于叛乱,就算从轻处理,也是个“兵变”。

    如今的麹义,正处于仕途的关键时期。老靠山王芬已经倒台,他在朝中还没有找到新靠山。而新来的冀州牧韩馥,与王芬并非一路人。韩州牧对麹义的态度,目前也是暧昧难明。

    万一现在这一出局面,被麹义的政敌们用上,他现在的“二千石”都尉官位,那是铁铁的保不住啊!

    ——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朝廷对太行军,向来是戒备为主。若是麹义能够干净利落的胜下此战,只要没有有力人证,谁会去为一伙“太行贼”伸冤?

    ——只怕万一……

    麹义的担心,还没有考虑全面,就变成了现实。

    一辆轺车,从大道上狂奔而至,斜斜的插入到两军对垒的边缘。车上有一人,上挂着铜印青绶,对着两军大声呼唤:

    “二位将军,都是汉室大吏,何故‘兄弟阋墙’?我乃房子【地名】县长,特来调解二位的纠纷!有话好说,切不可兵戎相见!”

    铜印青绶,是汉朝中下层官吏的官凭标志。大汉的县长,俸禄从三百石至五百石不等,正是铜印青绶所表示的范围。

    在这两军交战的当儿,突然跑出一个大汉的县长来,着实让双方大感意外。臧霸还没有意识到里面的问题,在官场里厮混多年的麹义,倒是很快反应过来,这位县长是要干什么了。

    原因很简单,若是在这位县长的治所当中,发生了恶的汉军相攻事件,这种事传出去,作为一地主宰的县令,肯定是难辞其咎。按照大汉律法,轻者丢官去职,重者,说不得就要下狱问罪了。

    所以,无论如何,这位县长也要避免两军在自己的地盘上大打出手。麹义若是不顾阻拦,执意攻击太行军,只怕这位胆子不小的县长,为了开脱罪责,必然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麹义的上。

    想通了这些因果关节,麹义心里愤怒无比,忍不住大吼一声,将手中的马槊,狠狠的向地上一插。这满含愤怒的一击,整整将马槊插入了地下两尺深!

    如果半路上插出来的这个县长,只是孤单一人,麹义说不得还有杀人灭口,栽赃太行军的想法。

    但是,在这个县长的轺车后面,紧紧的跟随着十多名骑士。在这些骑士的后面,还有大大小小的轻车、辎车、十多辆。每辆车上,都有一些衣着华丽、明显份不菲的人。除了地方上的士绅豪强,麹义想不出车上的人会是什么其他的份。

    这还没有完。

    跟随在大队车辆后面的,足足有上千人的县兵和丁壮。虽然这些县兵和丁壮的战斗力颇为可疑,毕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以麹义部曲目前的劳顿状态,还真不见得能够在县兵和臧霸的夹击下,取得战斗最后的胜利。

    看着这些车上,表战战兢兢的那些地方豪强,麹义心头突然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

    ——这个房子县长,看来还是很有威势的嘛?

    如果麹义上面的靠山还在,如果冀州刺史还是王芬,他倒是未必不敢打过一场。可是如今的冀州刺史韩馥,对麹义这样的前任刺史亲信,明显不太欣赏。若是官司打到韩馥面前,韩馥正在努力清洗前任王芬留下的“谋逆”影,只怕正好乘势就拿下麹义的官位……

    麹义一下子想的很多,直接让战局的转变,极其具有戏剧

    当迷惑不解的臧霸,意识到这一仗已经不会再打起来的时候,麹义已经整顿好部众,掉头收兵了。由于心中气愤,麹义可是丝毫没有,上前去与坏了自己大事的那位县长谈话的意思。

    为黄巾余孽,臧霸当然也没有上前与那县长交谈的兴趣。他本来就没有打算与麹义交战。此刻见麹义愤愤离去,臧霸急忙收军上路,向着太行山一带狂奔。

    那位作为地主的房子县长,也丝毫没有露出好客的意思。他把数千陆续赶到的县兵和民壮带在边,非常高兴的将两支相互敌视的军队,送出了自己的县治范围。

    于是,一场两强相争的战局,转眼间就被那名精明强干的县长化解于无形当中。房子县的百姓和豪强们,也非常欣喜的躲过了一次兵祸的产生。

    更关键的是,一手策划此事的县长,在整个冀州声名高涨,对他未来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帮助。

    臧霸彻底弄明白这件事里面的变故,还是在回到太行山大本营,询问过一个卤城县寺的积年吏目之后。即使如此,对于那个敢于及时站出来,阻止两军爆发大战的房子县长,臧霸的记忆,也是异常深刻的。

    这个房子县长,长相英武,行动干脆,给人的感觉极为干练。臧霸清楚的记得,此人姓审、名配,字正南。

    根据调查,此人其实并不是房子县的正牌县长,而是一名被常山国相征辟的从事小吏,秩三百石。恰逢房子县长吏暴毙,审配正好前来县中办事,顺便在县中豪强的推举下,暂时代理县长,遇上了两军的这次冲突而已。

    在事后调查得到的那些弯弯绕绕,让臧霸也不由得感慨良多。区区一个郡中小吏,便有这等能力。也不知大汉朝廷里,还有多少类似的声名不扬的有力官吏?

    臧霸出师不利的消息,伴随着蹇硕的招揽信件,在新年之后,一齐到达了美稷县城。张狂看过了这两封信件,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简单的将它们归档,然后回了一句“已知,勿急”。

    新的一年到来,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在等待着张狂去完成呢。(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