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复仇起草莽【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褚飞燕的孪生兄弟张燕,练成了传说中的上古巫术“风伯极速”。资质相同的褚飞燕,在被张狂点化过后,练成的却是另一门上古巫术,名叫“夸父奔足”!

    夸父,是上古神话中的大巫,在传说极其擅长奔跑,无论是高山,还是大河,都能够一跃而过。关于夸父最出名的故事,便是“夸父逐”。所谓的“夸父奔足”,便是形容,掌握了这门巫术的人,能够像夸父那样,跋山涉水,如履平地。

    褚飞燕的奔跑速度,看起来并不是太高,也就是比常人略快一截而已。所以,在褚飞燕冲到烽燧台下之时,反应过来的烽子们,已经退入烽燧之中,只留下一个不幸摔倒的倒霉蛋在外。

    但是,当烽子们关上大门,急急忙忙的爬上烽燧的顶部,想要释放狼烟的时候,却发现,烽燧台的顶部,居然有一个人,正笑嘻嘻的等待着他们。

    这个人,不是别人,当然就只能是褚飞燕。

    褚飞燕其实本名叫做褚燕。只是,人们见他的动作轻盈无比,就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飞燕”。叫的人多了,褚燕干脆就改名叫做“褚飞燕”了。

    如果烽子们刚才看到了,褚飞燕是怎么爬上烽燧的,就会明白,为什么对方的外号,会是“飞燕”。

    为了眺望远方,也为了将狼烟信号传递得更远,烽燧的高度,足足有六丈出头。这样的高度,足以让缺少攻城器械的敌军,望之兴叹了。

    但是,在刚才,褚飞燕却视这六丈的高台为平地。一路小跑,就这样直直的冲了上去。

    由于施工技术的问题,烽燧的墙壁,并不是垂直的,而是保有一个八十度的坡度。褚飞燕的双脚,就利用这点儿坡度。速度丝毫不减,在烽燧的斜坡面上连点几下,一溜儿小跑似的,就这样直直的冲上了烽燧的顶部!

    “投降吧!”

    褚飞燕对着大吃一惊的烽子们,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白牙:

    “或者,就去死?”

    烽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褚飞燕神奇的从门外。一下子到达烽燧顶部的手段,迷惑不已。再听到烽燧下面传来的噪杂声,心惊胆战的烽子们,完全没了作战的想法,一个个只好束手就擒。

    攻下烽燧台,而没有惊动敌人,臧霸心大好。这时,天色已经变暗。臧霸正好下令,停止前进。就在这座烽燧旁边,安营扎寨,休息一晚。

    辎重车队里物资丰富,正好被用来犒赏三军。在大吃大喝一阵后,全军的士气再次高涨起来,一洗前几。因为长途冬季行军的艰难,所带来的士气低迷。

    夜里,为了防备汉军派人前来查探巡哨,臧霸特地安排了五十名精干士卒轮流埋伏在烽燧附近。不过,这一夜过得非常宁静。臧霸一觉睡下去。醒来之时便已经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丰盛的早餐,又留下部分辅兵留守烽燧,由臧霸亲自带领的假冒辎重队继续上路。走过大约也就一个多时辰的路程,远方的冀州州师军营,便出现在队伍面前。

    “别紧张,打起精神来!”

    臧霸见越靠近军营,边的士卒就越发的紧张起来,只好低声的给士卒们打气。眼见敌方军营大门全开,守卒也毫无检查的意思,就这样一挥手,让辎重队进去,臧霸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

    但是,一旁的褚飞燕,却挤过来,面带疑惑的对臧霸说:

    “兄长,形有些不对啊?”

    “哪里不对?”

    臧霸的眼睛,正盯着军营的大门。此刻,已经有好几辆辎重车被运进了敌营。只要臧霸一声令下,辎重车就能卡住大门,让大门无法关闭了。

    “昨天那些烽子,尚且警觉得很。可如今咱们来到了军营大门口,居然都看不见汉军的守卫。姓麹的好歹也是冀州名将,以治军严谨著称。兄长不觉得,这里面有诈么?”

    被褚飞燕这么一提醒,臧霸警惕的扫了四周一眼,突然就发现了异常。

    ——围绕着辎重车的汉军,一个个披甲持刃,只是在一旁看着,并不上前帮忙运输。

    ——军营大门附近的几个营帐,隐隐传来兵器的撞击声。营帐里人影浮现,仿佛颇为拥挤。

    这些异样,再对比大门口的空无人,臧霸若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不配当这个太行军“别部渠帅”。

    ——中计了!该死!

    这一刻,臧霸的心中,迅速的闪过几种应对方案。

    ——冲,还是退?

    不等臧霸做出决断,汉军的反应,提前一步展开了。

    “乱贼受死!”

    一声金石相交般的大喝,揭开了战斗的序幕。紧随着大喝之声的,是一通急促的战鼓!

    “杀!杀!!杀!!!”

    四周的汉军,已经提前完成了整齐的列阵,齐声大喝中,针对被三面包围的假冒辎重队前部,发起了无的杀戮!

    与此同时,原本藏在帐篷里的汉军士卒,也极为有序的从帐篷中鱼贯而出,在空旷处列好阵型,随时准备接替前方厮杀疲劳的同袍。

    这一下局面的反转,让臧霸所部,完全不知所措。他们原本是来奇袭对方的,结果,却被对方反袭成功!

    一瞬间发生的落差,让臧霸所部,陷入了突如其来的混乱。惊慌失措的士卒,犹如没头苍蝇那般,四处乱窜,不但打乱了己方的阵型,也成为汉军们最喜欢的杀戮目标。

    偶尔出现一个反应过来,开始抵抗的士卒,在有组织的汉军阵型面前,也难以靠自己一个人的勇武,对抗严整的军阵。

    臧霸军,出现了致命的危机!

    事到临头,臧霸终于痛苦的做出了决定。

    “冲啊!”

    臧霸抽出心的宝刀,冲向前方,顺便以刀背,一路拍击那些不知所措的士卒。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老子在此,跟老子冲!”

    臧霸的部下,多是出山贼、轻侠、市井游手一流,论起纪律,那是连张狂都感到大为头痛;但要论起血,他们那是从来都不肯落在人后的。

    刚才是大家混乱成了一团,没人知道该怎么做。现在看到自家的渠帅而出,要带着大家伙儿向前冲,众人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二话不说,提起刀枪,跟着臧霸就向前冲去!

    臧霸的决定,并不是一时冲动。相反,他这是考虑到眼下的战局,自思能做出的最好应对。

    ——敌人既然早有准备,那么,在击败我军之后,必然会安排相应的追击部队。

    ——考虑到敌军是冀州州师,必然拥有不少马匹,则追击的部队,将会是以速度见长的骑兵。

    ——田野里的那点儿积雪,对步兵的速度影响极大,可是对骑兵的速度,影响就小多了。

    ——所以,若是不想被追击的骑兵,从后面砍死,就要打得敌人,不敢轻易追击!

    在几个呼吸之间,臧霸已经考虑了这么多事,可见他并非一个只会蛮干的匹夫之勇。

    当然,臧霸的这个决定,是一场赌博。一旦输了,只怕会全军覆没。

    不过,臧霸敢赌。因为,他是一个“万人敌”!

    一个“万人敌”,到底有多么厉害?

    臧霸带着重新被鼓舞起来的士卒,杀到第一线的时候,汉军将士,立刻就体会到了。

    臧霸出刀。

    臧霸手中的大刀,使用传说中的“龟兹钢”锻造而成。别的不说,光是这柄刀的价钱,就超过了同等重量的黄金!

    而这柄刀的威力,显然也对得起它的价钱。臧霸一刀挥出,在明黄色的“战炁”加持之下,刀挡断刀,枪挡断枪,斩在汉军的甲衣上,更是跟切豆腐的感觉差不多!

    臧霸一鼓作气,接连向前冲了四步,斩出六刀,一口气杀死汉军十三人,吓得正对面的汉军,肝胆俱裂,大呼一声“妈呀!”自发的向后连退几步。

    但是,他的冲击势头,到此也就为止了。第七刀斩出,一支长矛忽的横扫过来,将将架住臧霸的进攻。

    臧霸借着刀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后撤一步,乘机回了一口气。而接下臧霸这一刀的武将,感觉也不轻松,后撤一步,对着臧霸虎视眈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