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 决胜制万骑【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有着在大汉帝都雒阳城里,听了十年宫掖秘闻经历的阿史,怎么会不明白大阏氏心里的打算?

    若是呼衍阏氏被揪出来,阿史这个奴仆,自然也逃不掉被株连的命运。纵使阿史武技过人,也足以让他极为头痛了。

    可是,头痛归头痛,阿史并没有放弃自己任务的打算。或者说,他心中的自信认为,眼下的形,还不足以威胁到他的命。所以,明知道自己就在一堆大火边上,随时有可能被烤焦,阿史还是决定留下来,见机行事。

    怎么说呢?

    或者呼衍阏氏那带着清香的柔滑肌肤,也是挽留阿史的原因之一?

    阿史在心中,当然要大力的否认这一点。不过,若是换了其他的阏氏,只怕阿史会当机立断的做出决定:走,马上走!

    并不是其他阏氏的容貌丑陋,让阿史心生厌恶。单于的阏氏,会\可能丑陋吗?

    只是,草原人的某一个特征,让阿史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些蛮子,居然一年到头,可以不洗一个澡!

    阿史是在大汉的帝都雒阳呆惯了的人。别的事,他凭借自己经过严格磨砺过的心智,还可以忍受下来。但是,一想到自己要与一个从头到脚,浑散发着浓厚臭味的女人合体,阿史的胃,就忍不住要抽搐起来。

    不管这个女人,长得有多美丽!

    只有呼衍阏氏。她疯狂的迷恋着大汉文化,经常洗澡。当阿史搂着她那具散发着清香的体时,常常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凰独孤”中。那里,是阿史最能够放松体的地方。

    虽然,“凰独孤”只不过是雒阳城里的一间青楼。

    “酒来……”

    一个匈奴贵人,举起手中的青铜爵,招呼阿史上前加酒。阿史一边动作麻利的为贵人加酒,一边仔细倾听着这些半醉的匈奴人,用含混的匈奴语,闲聊着的事

    “汉子们最近在西河,破了我大匈奴的两个部落!真是可恨!”

    “一些边兵罢了。要是汉子们没有这点儿反应,我可就敢说,要起兵打到雒阳去……”

    “对了,你的手下,上个月偷了我三只羊。你怎么说?”

    “放!明明是你手下抢了我的草场!”

    虽然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听起来很无聊,阿史却一刻也不偷懒。终于,他的耐心有了回报。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远处响起了一阵嘈杂声。当阿史在心中预测了半刻的时间后,终于有一个匈奴贵人注意到了这些声响。

    “什么声音?”

    “须卜,你要干什么!”

    “不是我!来人,去外面看看!”

    宴会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喝高了的贵人们,呼唤奴仆们,端上从汉地流传过来的醒酒汤,想要驱散醉意。可是,在醒酒汤被端上来之前,匈奴人先迎来了一声悠长的牛角声。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宴会场,呈现出死一般的寂静。但是,下一刻,反应过来的匈奴人,开始高声的叫嚷起来:

    “那是战争的号角!”

    “有敌人!”

    “快去找武器!”

    “备马!备马!”

    一片混乱中,一个声音,以前所未有的音量,压制住现场的噪杂。

    “混蛋!停下!都停下!”

    人们惊愕的望向声音的来源之处。只见一向以和气著称的“须卜骨都侯单于”,此刻神严厉无比,满眼俾睨之意,咆哮着:

    “冒顿的子孙们!你们乱什么?慌什么?

    是战刀已经砍到了你们的口,还是箭矢已经中了你们的眼睛?”

    “须卜骨都侯单于”虽然威望不足,毕竟是大家推举出来的单于。被他这么一吼,其余的匈奴人也开始镇定下来。“须卜骨都侯单于”扫视了一圈,略为满意,忽的拔出腰间的佩剑,向天空中一挥,叫道:

    “区区几个蟊贼,何须大惊小怪?各位,拿起你们的兵器,召集你们的卫士,让我们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有理!”

    并不是每个匈奴贵人,都出现了慌乱绪。一些经历事较多的匈奴贵人,镇定下来的速度,并不弱于“须卜骨都侯单于”。例如,手下部众最多的“左逐王”,便没有惊讶多久,而是迅速的将自己的亲随武士召唤到边。

    当“须卜骨都侯单于”大声的斥责其余贵人的时候,“左逐王”已经披挂上轻型的硬皮甲,握着一支铁矛,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来,像我,左逐王,丘林军臣,这样,披挂起来,去收拾那些胆大妄为的蟊贼吧!”

    “左逐王”插进来的这一出,让好不容易,才有种领袖群雄感觉的“须卜骨都侯单于”,心中暗暗诅咒。不过,他也是个识时务的人,绝不会在此时将这种绪表达出来。

    “走,去召集部众,别自己乱了自己的营帐!”

    “须卜骨都侯单于”让亲卫簇拥在边,也不披挂上盔甲,就这样要向外边走去。在迈开步伐的时候,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来的,不会是汉军吧?

    ——不,不,怎么可能?汉室天子都还没有定下新单于是谁,汉军怎么会就来呢?

    使劲的摇摇头,“须卜骨都侯单于”将这个自认相当荒谬的想法,甩到了一边。

    但是,这时候,在悠长中透着急促的牛角声伴奏下,一个出去打探形的匈奴武士,跌跌撞撞的跑进宴会会场,神色惊恐的对着他的主人——“右谷蠡王”,大声的回报道:

    “汉子!是汉军!汉军来了!”

    这个消息让“须卜骨都侯单于”感到自己的头颅,仿佛被十斤重的大铁锤,重重的砸了一下。若不是边亲卫的搀扶,说不得他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在胡说什么?你这个种!”

    失态到当场咆哮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镇定自若的披挂好的“左逐王”。这短短一刻钟里,在他上所发生的戏剧变化,让周围的旁观者,无法将眼前“左逐王”当做一个人。

    “丘林军臣,你遇见鬼怪了吗?怎么突然就怎么胆小起来?”

    发话的匈奴贵人,是个年纪轻轻的胖子。他刚才一听到牛角声时,腿脚忍不住打软,对“左逐王”的镇定表现,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如今见“左逐王”失态,就忍不住出口嘲讽了一句。

    “小羊羔子,知道个!”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左逐王”,虽然立刻恢复过来。可是面对别人的挑衅,还是破口大骂。不过,他只是骂了一句,就顾不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了。他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如何应对前来的汉军?

    “须卜,你怎么做?”

    面对这极为无礼的询问,“须卜骨都侯单于”根本顾不上生气。他没有理会“左逐王”,而是来到报信的武士跟前,大声的问道:

    “你可确定,来袭的是汉军?”

    “是汉军!他们都打着红旗,红旗上的‘汉’字,我认识!我可是从落原逃回来的!”

    落原之战,是汉军的伤心地。可是,但凡在此战中逃得生天的匈奴人,就没有不对汉军的强悍战斗力表示恐惧的。

    在迷路+断粮+十倍鲜卑骑兵包围的况下,汉军依然坚持战斗了三天,杀死杀伤的鲜卑人数量,超过了己方兵力的两倍!

    最后,在获胜彻底无望的形下,汉军开始了顽强的突围。被杀的心惊胆战的鲜卑人,眼睁睁的看着汉人骑兵冲破重围,居然不敢追击。若不是没了粮食,能够最终返回的人,绝对不止是十分之一……

    如果不是汉军的战斗力让鲜卑人心有余悸,获得了落原之役胜利的鲜卑大王檀石槐,必然会在此战以后趁势大举入侵汉地。

    所谓无知者无畏。“须卜骨都侯单于”和“左逐王”等人,都是亲领略过汉军的恐怖战力的人。根据自己的经验,他们都认同“一汉当五胡”这个说法。

    如今,在整个王庭没有任何战争准备的形下,不用人多了,只要有五百名训练有素的汉人骑兵,整个王庭就别想守住!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