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天子坐明堂【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云长,这下子,你可以安心了吧?”

    “主公若有命令,羽当竭力完成!”

    看着单膝拜倒在脚下的关羽,张狂的心中再次升起得意之

    ——任你是千古猛将,后世的关帝爷,现在,还不是依然乖乖的降服在老子面前!

    当然,在其他人的眼里,张狂所流露出来的表,却是无穷的喜悦。他一把托住关羽高大的躯,将他从地上扶起,笑嘻嘻的对周边的诸将说道:

    “我得云长,如虎添翼矣!”

    说完这一句,张狂又接着感慨了一句:

    “云长是真正的义士啊!说起来,可是让本帅等了整整四年啊!”

    自从四年前,关羽跟随刘备的涿郡义兵,夜袭张狂大军不遂,反而失手被俘虏起,张狂施展种种手段,总算是在被汉帝下诏招安后,得到了关羽的正式效忠。

    “不过,云长,按照我太行军的军规,若无大功,凡是从军者,都必须从士卒当起。现在,云长你可是只能先当一个什长了。”

    “羽明白!以吾的实力,何愁不能建功立业?主公不必多虑。吾正是要在沙场上,一刀一枪,光明正大的杀出一个功名来呢!”

    关羽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倨傲。不过,旁边的众将对此却没有太大的意见。毕竟,人家说的光明正大,又有真本事。就算表现的倨傲一点,那都不叫倨傲,那叫自信。

    当然,也不是哪一个军中大将,对关羽这厮都服气。比如典韦,就有蔑视关羽的底气。反倒是关羽对曾经击败过他的典韦,虽然没有什么好感,倒也并不仇视。

    用关羽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有本事击败吾的,必定是一条豪杰!”

    在将关羽正式收入麾下之后,张狂手中的实力又增强了一分。但是,大家都明白,太行军与汉室的真正关系,绝不是诏书上说的那样简单。对于有着长远目标的张狂来说,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开头。

    “诸君!当今乱世方启,天下不宁。我太行军的创立,便是要为天下百姓,杀出一个太平盛世!前并州传来消息,那些丧家的匈奴狗崽子,居然敢公开劫掠我大汉的郡县!”

    张狂话语里所提到的匈奴,后世称其为南匈奴。

    由于汉军从武帝时期开始,数百年中,对草原匈奴部落的持续攻击,公元48年,匈奴正式分裂成南北二部。

    南部匈奴人立“逐王”比为“呼韩邪单于”,建庭五原塞【今内蒙古包头】,依附东汉称臣,被汉光武帝安置在河地区。次年,迁庭于美稷县【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北】,即“南庭”。

    对于这些曾经的草原霸主,汉室一向极为重视,特置“使匈奴中郎将”,率兵“保护”其安全。

    为了加强对这些骑术高超的蛮族的控制,汉室规定,每一位新的“单于”继位,都必须得到汉室天子的册封。另外,汉军还定期征发一批精于骑的匈奴武士,加入“长水营”,为汉室征战。

    去年,也就是中平四年【187年】八月,故中山太守张纯纠结了乌丸等杂胡,向汉室举起了叛旗。为了有效的对付乌丸等东胡的突骑,汉室在凉州叛乱不休的形下,只得加大了向南匈奴征兵的力度。

    南匈奴单于羌渠,对汉室的征发倒是很恭谨,特地派遣其继承人“左贤王”于扶罗,率族中的精锐骑兵,前往幽州参战。

    但是,其余的匈奴贵族,早已不满单于羌渠的统治。眼见汉室在“黄巾之乱”后,实力大为削弱,一些胆大的贵族,以害怕汉室对族中精壮征发无度为借口,公然举兵叛汉,攻杀羌渠单于,另立其弟须卜骨都侯为单于,还借机抄掠附近的大汉郡县。

    张狂当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多想什么。然而,获得汉室招安诏书之后,军师程昱却悄悄的向张狂进言,说道:

    “匈奴可图。”

    这一句进言,突然间让张狂大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果然,能够在三国这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崭露头角的人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有鉴于太行山一代的贫瘠,张狂所部已经差不多扩张到了极限,没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而周围的郡县,都对太行军的存在极为警惕。太行军想要在冀州的广阔平原上扩展势力,必然会被郡县的官长们,群起而攻之。

    现在的形是,太行军依据地形优势,自保有余,却不足以出兵征服周边郡县。

    被汉室招安,意味着,太行军可以在太行山休养生息,暗中积蓄力量。但是,这也意味着,接下来的两、三年内,太行军必须潜伏爪牙,不可太过于刺激汉室。比如出兵掳掠钱粮这种事,以后是暂时做不得了。

    但是,接下来的这两、三年,张狂就甘心乖乖的窝在贫困的山沟沟里,虚度光,坐视天下的风云变幻吗?

    答案当然是:

    不!

    南匈奴目前所盘踞的土地,包括了并州的朔方、五原、上郡、西河诸郡的一部分。张狂根据后世的记忆,从地图上认出,这块土地,大致包括了后世甘肃、宁夏、山西、陕西、内蒙古等省区的一部分。

    别的地方暂且不说,光是河一地,就可供养百万人口,还能提供大批优质的战马。对张狂来说,这样一块肥沃的土地,正好可以成为,后争霸中原的精锐骑兵训练场!

    而且,对于太行军来说,征伐动乱的匈奴,不但不会刺激到目前正焦头烂额的汉室,还可以让将来的中原诸雄,在相争厮杀时,不会顾忌太行军的威胁。

    要不然,以那些割据诸侯的感观纠葛,作为黄巾军余脉的太行军,必然是他们眼中的蛾贼流寇一类。若是太行军实力小,诸侯们自然可以对太行军视作不见。但是,只要太行军带来的威胁被明确起来,几乎可以确定,必然会被诸侯们联合起来,狠狠的往死里打。

    “匈奴,蛮夷尔!不通教化,只服从力量!”

    “如今汉室衰微,已经无力压制这些草原蛮子了。于是,那些不讲礼仪的蛮夷们,立刻掀起了叛乱,意图摆脱汉室。”

    “按说,咱们与汉室也只是虚与委蛇。那些匈奴蛮子,想要去闹,就让他们去闹吧!但是,千不该,万不该,那些匈奴蛮子们,不该去劫掠周边的民众!”

    “我太行军是为了什么,才对着庞大的汉室,揭竿而起的呢?不就是意图让整个天下太平,民众们可以安居乐业,过上好子的吗?”

    “汉室虽然腐朽,倒也不是一无是处。有一位元帝时的将军,叫做陈汤。他曾经说过一句很是壮烈的话。”

    说到这里,张狂停顿了一下,环视四周的将领们。

    “诸位可知道,这位陈汤将军,说出的是什么话?”

    太行军诸将虽然都多多少少读过些书,却没有这种博闻强记的可能。即使读书不少的军师程昱,也不由得竖起耳朵,想听一听张狂的答案。

    “可是‘一汉当五胡’?”

    出于汉军北军的乐进,毕竟对汉军中的前辈英杰,了解的更加透彻。不过,见到张狂微微摇头,乐进又补充了一句:

    “莫非是‘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是!”

    张狂大声称赞了一句。其实,他并不知道,“一汉当五胡”这句话,居然也是陈汤所说的。

    “虽然汉室当灭,不过,我们倒也不用将它全盘否认。老实说,若是孝武皇帝在位,我黄巾军也未必会出现……”

    这句大实话,让众人都相当的认同。

    “话说回来,如今匈奴蛮子竟敢肆意劫掠我华夏的百姓,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太行军这次,就是要让那些唯力是视的蛮子们知道,什么叫做‘明犯华夏者,虽远必诛’!”

    张狂的话音落下,在场的诸将一齐长而起,大声应诺道:

    “明犯华夏者,虽远必诛!”

    ps:又有一位读者打赏了,感觉很好。谢谢【碧海升龙拳】童鞋的厚

    近来推荐好像给力了不少,看来我的文字还是有人喜欢的,心中窃喜。

    不过,那个【女主要多】的印象,到底是哪位兄弟开的玩笑?表示本书真没有女主角,三国的女人都是打酱油的。下本书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多女主的问题。

    别刷那个印象了,ok,拜托了。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