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节 何得识天机【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如果张狂还在这里,一定会对他离开后所出现的形大吃一惊。原本在张狂进入张角的居处之后,就自动离开的张宝,突然如同鬼魅一般,在张角面前凭空出现。如此令人诧异不已的景,倒像是后世“大变活人”的魔术表演,极为不可思议。

    这,便是“地公将军”张宝的拿手好戏。遁地无形,神出而鬼没,本来就是张宝在修炼道家秘典《遁甲天书》时,所领悟的道术法门。若张宝一心想要逃跑,则天下有能力阻止他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个。而且这三个人其中的一位,还是“大贤良师”张角。

    “无忌这小子,说的话不尽不实。胆子倒是不小。”

    张宝负责太平道内部的谍报系统,也曾经亲自教过张狂的武技和粗浅的谍报知识,对张狂原来的表现,还保有几分印象。如今张狂当着张角一顿神侃,虽然说的是有板有眼,但在经历良多的张宝眼中,自然看得出其中必定有虚言大话。

    听完张宝的评价,张角只得苦笑一声。自从他领悟了《遁甲天书》的《天之卷》,道术大成,一手创立“太平道”以来,有多少年,没有遇到敢于直视自己的人了呢?

    即使贵为“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即使为帝王贵胄的刘氏诸侯王,在张角面前,固然是暗有心思,也绝无一人,敢于直面“大贤良师”的视线!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在吾面前唯唯诺诺,不敢作声,吾倒是会怀疑,他说的‘安世者’之语,到底是真是假。”

    张宝心中一惊。

    “大兄,难道无忌所说的,确实可信?”

    “在吾的‘神目’之下,无忌就算想要胡说,也没有这个能力。毕竟,他还是嫩着些。”

    听到张角的话语,张宝心中重重一颤:

    “难道……大兄你真的……”

    “道之一路,最为飘渺难测。为兄数之前,被忠于汉室的‘直正之士’破去道法,感觉反噬不小。修养两之后,内伤居然大好。所谓反常之事即为妖,如今内伤突然好转,焉知不是另有玄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虽然不能真正的‘知天命’,却也多多少少能有些预感。此事,为兄已经有了准备。”

    张角的话语虽然隐晦,又怎么瞒得过亲兄弟兼得力助手的张宝?普一听到这番话,张宝的心中就自动的跳出一个词语来:

    ——回光返照!

    ——这,怎么可能?

    ——冀州十余万黄巾力士,天下百万太平道信众,怎么能离得开兄长的指导呢?!

    张宝不敢相信兄长话语里的真意。他木然的站在张角面前,头脑里一片糟乱。张角见兄弟一脸难以接受的模样,心中不忍,张口开导于他:

    “无忌这孩子,是得了真传的。他所说的话,并非自己可以想得到。若非有高人相助,便是南华老仙真的显灵了。”

    说起来好笑,为“太平道”的创立者,张角本人,却是并不相信所谓的“神仙”之事。在他的眼中,世人口中的“神仙”,不过是一些如同张角本人那样的,修炼有成之士。要知道张角本人在世人的眼中,可也是属于“神仙”一流的。

    但是,今天对张狂的言语试探,却让张角对世间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神仙,变得有些将信将疑起来。

    “大贤良师”固然是神通广大,却万万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叫做“穿越者”。对于张狂言之灼灼的那些真话,张角思来想去,还是不由自主的,向着飘渺的神仙一路靠去。

    其实,这便是死到临头,道心不稳的表现。张角再豁达,也做不到漠视生死。有了这重威胁,平时的坚信变得动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有人云:死生之间,有大恐怖。

    果然!

    有了一段时间的缓冲,张宝的表终于开始恢复正常。见到张宝的脸色有所好转,张角也无意继续多说什么。

    “今之事,不得外泄,以免意外。”

    张角淡淡的吩咐着。既然已经确定了某件事,那么,就必须及早的开始做些准备,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平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张宝,只觉得口中哽咽,一个简简单单的“诺”字,居然努力了三、四次,才成功的哼出来。

    等到退出了张角的居所,张宝全力催动“遁地之术”,狂奔数里,来到广宗城外一处极为隐秘的小屋中,放声大哭!

    如此过了整整一个时辰,张宝这才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恢复了平时的从容冷静。

    如果张角升仙之不远,张宝就必须想办法承担起太平道未尽事业的重任来。

    “黄巾军”可以覆灭,但是“太平道”的传承,却绝对不能断绝!

    重新冷静下来的张宝,化悲痛为力量,以前所未有的激,开始了后张角时代的安排。

    但是,当务之急,首先就是要确认张角逝去之后的继承人。

    张宝无心当这个继承者。

    自家事自家知。张宝上缺乏作为一大势力首领,所需要的野心和心。最适合他的位置,应当是首领的重要助手。而六弟张梁,上无疑也有着种种缺憾,并非一个合格的最高领导者。

    再继续放眼望去,张宝暗中历数了太平道中的诸多祭酒、大师、长老,却没有发现任一个适合继承“大贤良师”地位的人……

    当然,张宝开始考虑的事,与张狂暂时还是没有关系。他从张角那里回来,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帅帐,宣称需要休息,闭门不见他人。

    与张角的那番对话,虽然时间不长,却实在是太费精神了!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对于自己的回答,张狂并不满意。但是,谁又能料想到,“大贤良师”张角居然能如此洞察人心,让张狂那些辛苦打叠好的编造话语,一句也说不出来呢?

    到了最后,张狂也只得临场发挥,将自己对未来历史的一些儿记忆,想方设法自圆其说的扯了一通。那些历史记忆,并非胡说八道,才能够在张角的视线注视下,从张狂口中一一道出。

    回到大营军帐中以后,张狂见左右无人,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今天这一关虽然过程颇为刺激,好歹算是熬过去了。照着张狂自己的想法,既然张角没有直接斥责自己,那就应当不会留下多大的问题。要知道,“大贤良师”的人品道德,那是连汉室朝廷都无法直接攻诲的。

    不过,在军帐中闭门反思的时候,张狂考虑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却是:

    ——是谁,到底是谁,将自己无意中透露出张角将死的口风,传到了张角的耳朵里?

    张狂绝不肯相信,这是张角想要知道,然后掐指一算,便能知道的。“大贤良师”固然是道法高深的“半仙”一流,却也绝没有神秘到如此地步。要不然,他所领导的黄巾军大起义,又怎么会接连遭遇到战败的结果呢?

    特别是长社一战,本来“波才帅”统御的颍川黄巾军都已经占据了优势。若不是汉军出其不意的放了一把火,怕是如今的汉军,只能龟缩在函谷关内,不敢出头呢!

    偏偏如此事关重大的一把火,张角却无法预先提醒“波才帅”。所以,张角绝不可能凭空知道张狂的隐秘言论。

    所以,唯一合合理的结论,一定是:

    ——有人泄密!

    这个人,必须是张狂平里非常信赖的,才能够听说过“张角寿命不长了”的言论。而且,他还必须是太平道的死忠,对“大贤良师”顶礼膜拜,视为神明。唯有同时符合以上的几个条件,此人才会一听到有关“大贤良师”张角的消息,立刻主动将消息向上传递。

    想到这一步,答案仿佛已经呼之出了。但是,张狂却越发的头痛起来。

    因为在张狂目前的亲卫队中,除了几个类似韩当这样出汉军的家伙,其他大部分人,都是虔信的太平道道众。惟其虔信太平道,才能够被张狂放心的选入亲卫队。然而在目前的形势下,这一点却偏偏差点儿要了张狂的小命。

    ——会不会并非如此呢?

    张狂真心的思索着。他无论如何,也不希望自己的边居然埋有一颗钉子。如果能够有其他的解释,张狂真的愿意去选择相信。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