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节 得失未分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确定己方最终胜利的消息,张梁的心中,总算是放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在为终于得到的胜利欣喜异常的同时,他的脑中,也难免有些疑惑。

    黄巾军所派出的右翼偏师,实力并不算强大。然而,就是这只堪称羸弱的偏师,居然在最后的包抄作战之中,一路势如破竹,极为轻易的就击穿了汉军派出的抵御军?

    此事让张梁极为不解。他当初派出两翼包抄部队的时候,对这两翼黄巾军就没有抱着什么期待。

    就算汉军派出的,只是文丑、高览、田丰这些豪强的私兵,战斗力算不得强。可是毕竟有足足五、六千人摆在那里,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呢?

    更别说,文丑、高览,都是冀州闻名的强力猛将!而田丰,也是冀州著名的智者!

    张梁正在疑惑间,亲卫来报:

    “禀报人将,‘传道使’韦笑,带来了最新战报,前来拜见!”

    张梁略一点头,说道:

    “可。”

    然后,一个长的黑黑瘦瘦,却极为精神的年轻人,进入了张梁的视线。

    不过,外号“青翼蝠”的韦笑,并不是一个人前来的。在他后,还跟着一个材高挑,披着精良鱼鳞甲,年纪大约二十左右的剑手。张梁虽然觉得此人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待到韦笑来到面前,施礼完毕,张梁正要开口询问,却见跟在韦笑后面的年轻剑手,深深的行了一个大礼,口中说道:

    “张狂拜见六叔!”

    张梁神一怔,又仔细的打量了张狂两眼,这才回答道:

    “你不是七郎无忌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二哥不是让你去河南一带督查去了吗?”

    张狂恭谨的答道:

    “小侄遵循大伯的法旨,与‘坎’部管帅【指管亥】合兵一处,驰援‘艮’部卜帅【指卜己】。不料皇甫嵩用兵狠辣,小侄救援不及,又被汉军截断了与管帅的联系,后退无路,只得北上渡过黄河,前来与三位叔伯汇合。”

    张狂的回答,让张梁很是吃惊。

    张梁依稀记得,眼前这个字“无忌”的侄儿,应当是在张氏一族的后辈中,被当做剑客来培养的。后来为了起义的需要,他被派往一处小“方”,辅佐那一“方”的渠帅起义。不过,碰巧那个“方”的渠帅急病而死,这才让这位族中排行第七的张狂,得以继任为一“方”渠帅。

    没想到大半年不见,原本在巨鹿张氏后辈当中,并不算如何出色的无忌侄儿,居然能率军远征千里,一路杀回冀州,当真是“士别三,当刮目相待”1了。

    想到这里,张梁又细细的打量了张狂一眼,只觉得经过大半年的磨练,这个侄儿上的气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原来的张狂,像是一把摆出一半的匕首;那现在的张狂,就犹如一柄深藏不露的宝剑。

    ——怪不得,一眼没认出他来。

    在一旁察言观色的韦笑,见张梁的脸上,依稀露出微微的笑意,适时地开口了。

    “禀报人将,无忌兄弟不但不远千里,一路披荆斩棘,杀到广宗来,还在刚才配合‘白帅’,一举击垮了颜良、文丑、高览等跳梁小儿啊!”

    所谓的“白帅”,指的是统帅右翼黄巾军,进行包抄作战的渠帅“白爵”。

    听到韦笑的话,张梁简直不敢相信。

    颜良、文丑、高览,这些猛将的威名,都是用无数忠勇黄巾军战士的鲜血铸就的!

    这个张家七郎张无忌,不但驱兵千里,及时从青州赶到广宗,还一来就连破汉家数员强力猛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是真的?”

    面对张梁锐利如剑锋的目光,韦笑虽然也见多了太平道的高层首脑,在此刻,依然感到头皮有些发炸。还好,刚才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尤其是击破颜良、文丑、高览诸将的时候,韦笑正好在天平军中,亲眼目睹了所发生的这一切。

    真要说起来,张狂能够恰到好处的赶到广宗城下,参与这一场留名青史的大战,还多亏了韦笑。

    韦笑在黄巾军中的职务,叫做“八州传道使”。说白了,就是负责各州黄巾军的相互联系,传达最高领袖“天公将军”张角的各种命令,相当于一个高级的传令兵。

    当然,在各地跑动的时候,韦笑自然也免不得将各地的消息,顺路收集一二,然后汇报上去,以辅助太平道高层判断如今的局势。

    张狂率领天平军渡过黄河时,正巧就遇上了韦笑。作为“地公将军”张宝的亲传弟子之一,韦笑在冀州这个太平道的大本营里,消息的通达程度,是张狂这个新兴渠帅所望尘莫及的。

    正是有了韦笑提供的各种消息,张狂才知道,黄巾军与汉军的大决战就迫在眉睫。而根据张狂对历史的那一点儿零碎记忆,可以肯定董卓与黄巾军的这一战,应该是被打败了。若是能够及时的在这场黄巾军的大胜中捞到一些功绩,对张狂未来的发展,应当是有些用处的。

    由此作出决定的张狂,立刻为了这一战行动起来。出于对前进速度的考虑,张狂将后勤辎重车队留在后方,只带上精锐的战兵队,以一八十里的速度狂奔数。接下来,天平军这才通过辛苦的紧赶慢赶,在一个极为合适的时间,以一个极为关键的位置,对双方势均力敌的战斗态势,造成了决定的影响。

    听完韦笑的详细解说,张梁总算对战局最后所发生的有利变化,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

    ——就是说嘛!白爵那小子若是有这么厉害,老子早就让他去带“甲士营”了!

    张梁脸上笑眯眯,看了看在一旁安静的等待,对韦笑的叙述不置一词的张狂,心中又夸赞了一句:

    ——沉得住气,看来是块好料子!

    但是,张梁的疑惑,并没有完全消除。张狂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手下居然拥有“万人敌”这种级别的超强猛将?

    对于有关“万人敌”的消息,张梁在没有亲眼看见以前,会是一直半信半疑。他自便是一个“千人破”一级的武者,只是老早就绝了进阶之望,自然知道一个“千人破”强者升为“万人敌”,会有多么的艰难险阻,需要经历多少次生死一瞬间的杀伐体验。

    在刚刚结束的大战战场上,需要及时处理的事务极为繁多。张梁的疑虑,也没法子当场就去证实。忙碌之中,随口勉励了张狂和韦笑几句,张梁便让两人退下。

    两人也无意在张梁面前待上太久。毕竟,大家各有各的一摊事,要去处理。所以,韦笑在带着张狂在冀州黄巾军的后勤那里挂了名,安排好太行军的临时驻扎地之后,两人各自道了一声“保重”,便分道扬镳了。

    张狂这次急行军赶来,虽然顺利的击败了汉军主力,得以在黄巾军中露上一个大脸,可是剩下的手尾也不少。

    一路狂奔的战兵们,需要犒劳修整;被丢在后面一百里外的辎重车队,需要派人接应。战斗中产生的伤亡,需要及时的处理。零零总总的事,至少要花费张狂好几天才处理的完。

    至于韦笑,要做的事也不少。不过,他目前的首要任务,便是前去向师傅兼首领——“地公将军”张宝回报。以张狂目前的战绩,已经值得太平道高层重点进行关注了。

    但是,当韦笑前去寻找张宝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师傅居然神秘的消失不见了!

    看着等待在“地公将军”寺衙里的道众吏员,一的来,又一的无奈离去,韦笑的心中,闪过一些不好的预感。

    ——师傅,他,怎么了?

    ps:1“士别三当刮目相待”。说这话的吕蒙,大概才四、五岁吧。提前引用一下,应当无妨。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