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 好盐入味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在坞堡被攻破的时候,坞堡的主人见势不妙,带着手下的心腹,从其他方向悄悄的溜走了。张狂又不想斩尽杀绝,以“穷寇勿追”为理由,放过了他们一马。

    剩下的这些人,哪里知道什么机密要闻?除了问出这个堡主姓“张”,这座坞堡才新建不久之外,几乎就一无所获了。

    如今张狂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后悔。

    不过,就算这样,张狂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要做的,还是“犒赏三军”这件事

    坞堡的内部,有一块不小的平整空地,想来应当是收获季节,用来晾晒谷物的。除去负责执勤守望的百余天平军士卒,其余两千多人,都聚集到这片空旷的土地上。他们按照部队的编制,每个十人队聚坐在一起,在大地上画出了数百个小圈子。

    这些出生在农家的青壮年,自然不会像有学问的士子那样讲究,随意的坐在地上,大声的喧哗着,谈论着即将开始的大会餐。有些人回忆起参加黄巾军之前的子,竟有着不堪回首的感觉。

    的确,当前的大汉底层民众,子过得有多艰难,是来自后世的张狂,所难以想象的。用一句后世的流行语,那可是真真正正的“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烂,干的比驴多,活的比狗”!

    唱这首歌的后世人,不要说与大汉的那些贫民相比,就是与古代生活水平一般的平民比较,双方的生活水准,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这几个月以来,对这个时代的了解越来越深入的张狂,就不止一次的想:

    “生活在这样一个让人痛苦的环境下,如果不起来造反,还真的说不过去啊!”

    所以,太平道这次“黄巾大起义”,虽然骨干都是太平道的信徒,然而参与者,却多半是丧失了自己土地的流民,和在官府与地方豪强的双重压榨下,生活不下去的贫民。

    他们代表的这股力量,是已经对未来绝望的民众。这种绝望中产生的反抗,差一点儿就摧毁了整个汉室!

    但是,张狂却也不希望,这样一股绝望的力量,将整个大汉江山给摧毁。

    因为,这些缺少学识的民众,并不具备建设一个新世界的能力。在他们的毁灭之后,留下的,只能是一片废墟。作为一个具备独立思想的未来人,张狂自然不会愿意,作为整个中华民族辉煌的代表的大汉,就此毁灭。

    而且,无论承不承认,在当前的时代,士人,尤其是高门大族的士人们,才代表了这个时代最为高级的生产力水平。没有他们的加入,任何社会组织,都不可能成功的发展和壮大。

    作为太平道的核心子弟之一,张狂清楚的知道,“大贤良师”张角本,其实也是属于士人的一份子。他在发动“黄巾大起义”之前,可是想尽办法,拉拢各地的士子加入。就算在起义发生以后,张角依然试图与各地的豪强大族保持友好关系。

    只是,伴随着起义人数的迅速膨胀,为了维持这支人数庞大的队伍,各地的黄巾军渠帅们,只好自作主张,掠夺地方豪强的粮食兵器,来满足军队的需求。

    这样做的结果,才让地方豪强真正的推到了黄巾军的对立面。由之而来的,是对地方豪族们掠夺越强的地方,黄巾军扩张的速度就越快;然而这些地方的黄巾军,在汉室军队与豪强私兵的联合进攻下,覆灭得也就越快。

    宛城的张曼成军,颍川的波才军,还有东郡的卜己军,都已经,或者即将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而天平军由于对豪强大族的态度相对温和,在长达上千里的征途中,居然没有遭受到几次大规模的围攻。这个结果,除了天平军本实力强悍,是块不好啃的硬骨头以外,与地方豪强没有死磕天平军的,也有很大的关系。

    张狂一边思索着当前的局势,一边满意的看着眼前的部众。这两千余人的精壮战士,就是张狂以后参与汉末大战乱的资本。

    近百口大锅分布在空地的人群之中,散发出阵阵人的香味。其中,一部分是小米和麦饭的饭香,一部分则是猪羊的香。除此之外,摆放在一侧的数十口大瓮,也从敞开的瓮口中,飘出一缕缕让人垂涎三尺的酒香。

    在这个时刻,表现得最为坐立不安的,却是典韦。这厮材魁梧,战力惊人,不过胃口也是超乎常人的好。一般来讲,典韦平时一个人,就要吃掉四、五个壮汉的饭食。而且,这厮极为馋酒,常常对其他人说道:

    “某家要是哪天没吃到酒,这一天做什么都没力气。”

    然而,喜得典韦不但能吃,而且能打。所以,张狂还特意为他定了一条规矩,凡是加入了“重铠队”的豪杰,每天都有酒供应。

    这样一来,想要报名参加“重铠队”的人,几乎挤爆了典韦的寝帐。而典韦为了避免太多人来与他抢酒吃,对这些报名者着实花了一番力气来考较。结果,直到现在,“重铠队”的人数,依然只有七十余人。

    当然,在这一时刻,典韦并没有与手下呆在一起,分享酒。凡是百人长以上的头领,都在前排,有一个独立的食案。

    食案上的食物,比起士卒所享用的,更加精致多样。除了煮熟的块,还有数种蔬菜搭配。甚至在作为半个客人的陈登的食案上,居然还摆着一盘鱼脍【生鱼片】。

    陈登用筷子夹起一片鱼脍,用手指蘸了些盐末,看了一眼,不自觉的赞叹道:

    “洁如玉,白如雪,亮如银,真真是上好的盐货啊!这样小小的一个坞堡,居然有不次于吾家的上品好盐,当真是难得的很啊!”

    陈登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注意到这一点,纷纷惊奇的赞叹起来。这样好的食盐,对典韦、于、乐进等出不高的武士来说,也是第一次享受到呢!

    倒是张狂,对这个问题,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示意下边的辎重兵,可以将大块的熟和大碗的膏粱饭分发到士卒手中。在“泰大师”领头,祝颂过“东皇太一”之后,拉开了犒赏全军的序幕。

    “开动了!”

    短暂的祝颂仪式过后,士卒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许多人感受着口中熟的美妙滋味,心里想道:

    ——就算是天庭里的享受,只怕也不过如此吧!

    有时候,鼓舞士气就是这么简单。一顿丰盛的晚餐,几块肥厚的大块,就让这些出生贫苦的天平军士卒,心里充满了干劲。本来因为长期行军而降低的士气,在这一次犒赏之后,立刻得到了大幅度回升。

    整个犒赏过程,一直从下午持续到入夜,足足进行了一个多时辰。当夜幕降临,喧闹的坞堡,才慢慢的安静下来。除了城头几处警戒的灯火,坞堡内外,都变成了一片寂静。

    但是在距离坞堡五里之外,却有不少的人聚集在一起,想要打破这一片寂静。

    ps:个人浅见,穿越古代,真的去不得。如果,你没有投到一个足够好的胎的话。

    单论生活上的享受,感觉曹子,也未必比一个现代平民过得更好。古代的人,多半短命,也就是生活质量差的一个极好体现。

    关于生鱼片,现在一提起来,大家就会想到本的特色食品。可是,这种吃法,却实实在在是我们的老祖先发明的。就如同“脍炙人口”里头的“脍”,本意就是指生切成薄片的鱼和。只不过,这种吃法后来在中国不再流行,反而传到本,被本人发扬光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