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单父现重礼【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躲在城墙的垛墙后,偷偷观察局势的几个县吏,面面相觑,一筹莫展。

    昨天,县令出城埋伏黄巾军,将城内的重要官吏都带去了。结果,现在的单父城中,只剩下几个不入流的小吏,居然连一个俸禄二百石的长吏都没有。真要算起来,现在的单父城中,不但是缺兵少将,而且是群龙无首,实在是空虚到了极点。

    “怎么办?”

    “啊!你去哪里?”

    一个县吏苦笑一声,说道:

    “现在,还不趁黄巾军,没有攻城的时候快走,难道想要留下来挨刀子吗?”

    说完,这个县吏拔腿就走。其他县吏对视了几眼,也很有默契的一哄而散。

    于在下边喊了一阵,见城垛上的人头渐渐减少,料到城中人心已散,当下让那些新编入的手下抬过一架简陋的梯子,在城墙上一靠。

    见这个过程中,居然没有人出面,向下边哪怕是象征的放上一箭,于心中更加确定,一把扶住梯子,“噔噔噔”几步,跳上城头,大叫一声:

    “我于文则,先登了!”

    城头的守兵见到于登城,也不上来阻挡,反而大叫一声,风流云散。后面的士卒鱼贯而上,单父城就这样兵不血刃,落入了天平军的手中。

    “入城诸军,要遵守军纪,不得胡乱劫掠!”

    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座城池,张狂在欣喜之中,也不忘强调军纪。他这些天,通过回忆现代知识、阅读兵书、亲自带兵相结合,治军水平一路上升。

    张狂现在深深的明白,军队的纪律,是一支军队保证战斗力的根本。若不能将军队的纪律抓住,手下这帮乌合之众,就永远不可能与精锐的正规汉军一较高下。

    至于擅自劫掠这种事,只要稍一纵容,以后就收不住口子了。

    ——就算是要劫掠,也必须是有组织,有纪律,有步骤,有选择的劫掠。要学习耳曼战车,不能学老毛子北极熊。

    张狂趴在轻便的榻上,带着恶趣味的想着。

    当晚,王果带着亲兵队彻夜巡逻,果然抓住了一些意图劫掠的害群之马。为了安抚人心,张狂果断的将这些悲催的孩子们,严重的斩首,轻微的徒刑,卖了一个大大的好给城中居民。

    果然,在这些血淋淋的礼物送上之后,单父人对天平军的态度大为好转。虽然说不上拥护,但也有了比较配合的服从。

    至于于,有了攻克单父县城的“投名状”,张狂对他的信任度,达到了基本值。这样,于职务名称前边的“代”字,就被顺利的去掉了。

    经过半个多月的长途行军,天平军的将士们,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疲劳度。张狂所受的刑伤,也要修养一下。还有兵器的补充,粮秣的筹措,都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有鉴于此,整只天平军,就在单父城中,暂时停留了下来。

    由于天平军并没有围城,所以,城中的大户人家,在天平军进城之前,已经大多逃走了。对这些逃走的豪强大户,张狂不客气的将他们留在城内的资产,统统籍没。

    好在因为时间仓促,逃走的大户们,多半只是将一些细软财货随带走,粮食麻布之类的粗重货物,倒是留下极多。光是这些大户的遗留,就让天平军轻松的获得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打仗张狂不怕,但是要张狂去仔细清点那些零碎的财货,他可就没有这份闲心了。还好,队伍里有个精通算术的陈大师,担负起天平军的后勤统计工作。这才让张狂有了悠闲的心

    张狂用长矛当做拐杖,在陈大师的带领下,检阅了入城的收获。二十三家大户,总共籍没粮食六千余斛,各色布料八百多匹,五铢钱一千三百七十余万,铁料四千二百余斤,还有各色杂物若干。

    面对这些收获,张狂大喜过望,收罗单父城中的铁匠,大力打造兵器;又让城中的妇女,为大军缝制衣物。当然,这些活,张狂不会让民众白干,都按件数记酬。这样一来,城中的平民,都对天平军大有好感,连带前来投军的人,都多了起来。

    由于心好,对于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大户人家,张狂在他们前来拜访——其实就是试探天平军对他们的态度——时,也是和颜悦色,让这些大户,按照各自的资产多少,献上一些粮食和铁料,就轻轻的放过了他们。

    这一行为,虽然不能让豪强大户改变立场,也多少安抚住这些潜力巨大的家伙,省得当地土豪联合起来,跳出来和天平军捣乱。

    不过,就是这样一番敲打,张狂就从九家豪强大户那里,捞到了四千三百斛粮食、两千斤铁的收获。更有一户豪强,为了向张狂示好,居然献出了上好的“精铁”两百斤,以资助天平军将校,打造兵器。

    对于这两百斤精铁,张狂本来不以为意。然而,他手下的那帮武将们,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走马灯似的,纷纷跑到张狂这里来,开口讨要兵器。张狂这才意识到,这些精铁,没准就是些好东西,急忙请了铁匠来解说一番。

    听完资深铁匠的说明,张狂仰天大笑。这哪里是铁啊?明明是上好的钢材嘛!不,即使是一般的钢材,也达不到这般能。张狂搜索了后世的记忆,觉得只有某些特殊的合金钢,才能具备如此良好的能!

    ——怪不得!这些家伙,就像是苍蝇闻见了血腥。果然有问题。

    ——这样的好东西,就算是十万钱,不,一百万钱,应当也会有人要吧?那户豪强,怎么会如此大方?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却不知……

    果然,第二天,那户献上“精铁”的人家,再次登门拜访。

    “你是说,祁家想要赎回那些俘虏?”

    “在下只是替祁家带一句话。不瞒将军,吾家第三子的妻室,正是祁家的第五女郎。因着这点分,在下才会替祁家带这句话的。至于将军应与不应,在下不敢多嘴。”

    虽然有些惶恐,不过昨天已经来过一次的中年男人,表倒也不算僵硬。

    “此事,可以谈……”

    张狂沉吟着说道:

    “明天,让祁家自己派人来吧!先生可自便,本帅却要去换药了……”

    打发了传话的大户,张狂将王果、周仓等心腹找来,计较了一番。

    “不但祁家的可以让他赎回去,其他两家的俘虏,也可以这样做。这些俘虏,愿意加入我军的,已经加入了。剩下的,都是有家业在的,养在军中,也是无益,反而浪费粮食。”

    王果分析了一番,众人都无异议。

    “那么,这事,就由军师你去和他们谈吧。子韧,你可以在旁边唱个白脸。做的好了,本帅就给你打造一双八十斤的铁戟。”

    听到有双铁戟可以拿,本来百无聊赖的典韦,顿时大喜过望。

    “主公放心,某家一定将那些豪强的油水,都榨出来!”

    谈判很顺利,祁家豪强的代表,只是与王果略为讨价还价了一阵子,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天平军的条件。这样的速度,让张狂都有些吃惊。

    “什么?他们居然同意了?”

    四百二十名豪强私兵的俘虏,居然换到了粮食四千斛,布料一千二百匹,五铢钱四百万,猪五十头,羊五十头。这样的价格,已经大大超出了天平军诸将的预料了。

    “那人说,由于手下的壮丁大多被俘虏,他们现在人手不足,这些财货,需要我军自己派人去运输。”

    这个消息,让张狂心中有些疑惑。这些豪强,难道就不怕天平军趁机攻破他们的坞堡?

    “告诉他们,留下粮食,先将其他财货运到单父城来。那些粮食,我军自会派人来运输。”

    张狂想了想,这样吩咐。等王果应诺退下,他立刻让亲兵去叫斥候队的何迁前来,吩咐了一番。

    豪强的动作很快。一天之后,就将答应的大半财货,送到了单父城中。按照协定,天平军也释放了一半的俘虏,并派出两队士卒,押送着另一半的俘虏,前去运粮。

    担任这次运粮任务的,是百人长沈富。新降武将于,作为他的助手,一起上路。两人都是出于郡国兵,背景相同,关系也就相较其他人,更加亲近些。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