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 君臣青且嫩【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时间进入了五月,天气逐渐炎了起来。

    张狂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见全军都有些疲惫了,下令:

    “暂停!修整一刻钟!”

    命令传下去,天平军将士们齐声欢呼一声,纷纷离开大路,寻找道旁的大树,用来遮

    不过,虽然队伍看起来散乱开来,却仍然保有着基本的阵型。所有的士兵,都是以一“什”,也就是十人队为单位,围坐在一起。另外,有专门的警戒小队,尽职的分散到四周,严密监控着附近的况。

    自从王果加入之后,张狂在行军打仗的基本知识这一块,得到了很大的补充。

    原来黄巾军行军,都是一口气走上数十里,等到全军都疲惫不堪,走不动了,这才停下休息。每次休息,都要停留很久。

    结果,一天下来,士卒们行军的路程不算太远,体却非常疲惫,以至于若是在路途中遭遇到战斗,战力就会大打折扣。

    现在,张狂尝试了王果介绍的行军方法,每走过五到十里,就在路上停留修整一刻钟。这样看起来走走停停,速度不快,其实一天走过的路途,却不比原来少。而且,士卒的体力保存较好,即使发生遭遇战,也还有一战之力。

    作为天平军的“军师”,每当部队停下来休息之时,就是王果的忙碌时刻。他带着分配到的一支“亲兵队”,骑着珍贵的战马,在队列中间视察。一旦发现有违背了军规的地方,立刻指挥手下的“亲兵队”,将肇事者抓出来,打上一顿军棍。

    天平军的战士们,即使在休息的时候,依然能保留十人队的基本编制,就是被几千军棍的打击,给训练出来的。

    当然,得到充分休息的,其实只有军中的战兵们。那些担任着辅助工作的辎重兵们,即使在修整的时候,依然要忙碌的从事各项杂事。

    有问题的车辆要修理,拉车的牲畜要喂食,还需要趁机捡拾些生火的柴草。虽然不用上阵拼杀,可是繁重忙碌的活计,让不少辎重兵都希望能调入战兵队中。

    在树下坐了一阵,眼看战士们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张狂正要发出命令,继续前进,却见前方,有一骑飞奔而来。定睛一看,正是队伍中派出去的探路斥候。

    由于在伏击汉军骑兵的一战中,缴获了四、五十匹战马,张狂终于可以将自己的斥候小队全员骑兵化了。这年头,马镫和高桥马鞍还没有被发明推广,骑兵是依靠两条腿的力量,夹住马匹的体,从而骑在上边的。

    由于在马背上无从受力,除非是骑术精良的老兵,一般的骑兵,基本不具备强大的近战搏能力。所以,在汉军中,骑兵的主要作战方式,还是以远程武器,对敌人进行扰,或者在敌人溃逃时,进行衔尾追击。

    至于能够在马背上,使用沉重的长兵器,与敌人大战三百回合,这样的行为,只有军中的悍将才办得到。如此算起来,其实张狂穿越的这具体,还是相当有料的,居然能够借助双腿,骑着马奔驰如飞。

    那斥候一路狂奔,来到张狂的大旄之下,跳下马来,气喘嘘嘘的大声禀报:

    “渠帅,……前边……有埋伏!”

    张狂心中一惊,脸上倒是不动声色,让亲兵去叫王果、周仓前来,口中温和的说道:

    “别急,别急,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再将况详细的讲一讲。”

    得到了张狂的慰藉,斥候心中感动,接过亲卫递过的皮水袋,小口的抿了两口。等到呼吸均匀了,斥候这才开始具体回报:

    “俺们跟着何佰长(百人长)一路向前……在四、五里以外,赵老三看见天上有一群飞鸟,老是在一片林子上盘旋,就是不落下去,就跟俺们说,这林子一定有埋伏……何佰长偷偷的潜进了一看,还真的有汉军,就让俺回来报信,问下一步该干点啥?”

    那个赵老三,原来是王果手下的斥候,经验丰富。张狂心中暗自盘算,若是不知道有伏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可就大事不妙了。不过,既然现在已经提前知道这回事,那吃亏的,就不会是天平军了。

    “赵老三判断有功,记下两级功劳。斥候队探出敌军埋伏,共同分配五级功劳。你可去通知何迁,让他再去探察仔细,但是千万不要打扰了对方的埋伏。”

    斥候得到了命令,又喝了一口水,上马飞奔而去。张狂看了看手下的心腹们,问道:

    “各位,有何计较?”

    “何必计较?有某家在,上去砍杀敌人便是。不过是几个小贼罢了……”

    典韦此人,其实不笨。只是,当一个人武力足够强悍时,就会习惯处理一切问题,都用最简单的手法——暴力。

    “躲在森林里?那不是正好纵火吗?”

    王果不假多想,提出了这么一条。

    “好计!且看某家如何烧烤官兵!”

    张狂灵机一动,对手下命令道:

    “大丰,你可带领本部百人队,越前赶路,先通过埋伏处。等到敌人被我军赶出埋伏圈,便可回军夹击,堵住敌人的退路,必定大有斩获!”

    “得令!”

    周仓对张狂最为服从,丝毫不做犹豫,接下命令。

    “子韧,你带领本部百人队,走在大军的第二阵。当前阵将敌人伏兵出,你就听本帅的号令,带人杀上去,击溃敌军!”

    “某家明白。”

    典韦大大咧咧的应承下来。张狂刚刚赏赐了一幅缴获的铁甲,让典韦很是兴奋,就憋着打上一仗,试试自己的新武装了。

    “仲荣,你带领本部百人队,作为前驱,待到接近埋伏,便做出要放火烧林的样子。敌人若是出击,你就先结阵守御,暂避其锋。待敌人气沮,再听本帅的号令,让开道路,随子韧进行反攻。”

    “诺!”

    一个材瘦长的年轻小将,大声应诺。他叫沈富,字仲荣,是随王果投靠张狂的郡国兵。由于在伏击汉军骑兵之战中斩首三级,得到了“点化”资格。由于在“点化”后实力突飞猛进,得到提拔,暂时代理百人长之职。

    安排停当,张狂指挥大军,尽皆披甲,缓缓前进。

    前方就是敌军埋伏处,张狂远远的看了一眼,心跳随之加快了不少。何迁刚才回报,敌军的数量,介于五百到一千之间,相当不少。这样的兵力,就是与天平军正面一战,也是可以的。不过,现在,他们埋伏起来,却反而被识破,就已经注定了败亡的结果。

    森林里,一双疑惑的目光,从黄巾军的队伍上扫视了一圈,收了回去。一个汉军的什长,喃喃的低语道:

    “好像不对啊?”

    话音刚落,头盔上就被轻轻的敲了一记。汉军什长扭头一看,却是队率。

    “噤声!你小子想挨军法吗?”

    这时,一队越两百人左右的黄巾军,快步疾行,从森林边通过。汉军们纷纷握紧了兵器,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但是,他们失望了。

    “蛾贼的大队还在后面。不可打草惊蛇。”

    材有些发福的单父县县令,对手下的军候和豪强部曲首领解释。由于县中的兵力不足,县令不得不请求县内最强的三家豪强,一起派出私兵部曲助战。这就导致了,军队在指挥和调度上的某些不灵便之处。

    “但是,这些蛾贼的模样,有些古怪……”

    军候从军二十余年,当年随着前太尉段颖,在西凉战场上,也是经历过生死的,对天平军的古怪之处,提出了异议。

    “瞧这些蛾贼的样子,兵甲整齐,精神集中,不像是在行军,倒像是在备战。说不定,他们已经看出我军的埋伏了!”

    “什么!不可能!”

    县令猛然转过头,用沉的眼神盯住汉军军候。那种无意中流露出来的,士族特有的优越感,立刻压服了出贫寒的军候。军候低下头来,噤若寒蝉,不敢多嘴。

    汉军军候不敢对县令不敬,豪强部曲的首领,却不怕得罪出士族的县令。事实上,若非县令是当世“四世三公”袁氏所举荐的“孝廉”,根本就无法压服当地豪强,让他们乖乖的出兵相助。如今,听到精通军事的军候这么一说,私兵首领不由得紧张起来。

    “赵军候,那些蛾贼,当真发现了我们的埋伏?”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