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 宫掖藏杀机【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你!你!

    董太后出不高,从小也没有读多少书,倒是乡间泼妇骂街的话知道的不少。他自知那些乡间泼妇的话语,在朝堂上说出来,那就是自取其辱。然而,此刻在气头上,董太后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对着何皇后就是一阵大骂:

    你个死女人!不就是仗着你兄弟何进,才敢这么嚣张跋扈的吗?你有兄弟,以为俺没有吗?俺兄弟是骠骑将军,你兄弟在哪里?何进那个屠夫,要是敢露面,俺立马叫俺兄弟剁了他的头!

    董太后这番话,让本来笑靥如花,仪态端庄的何皇后脸色大变。不过,作为被人评价为强忌的何皇后,可不会就这样被打倒。她只是变了变脸色,很快就恢复过来,说道:

    母后,这里可是朝廷之上!在朝廷上,能这样说话吗?传出去,天下人都会笑话我们汉室的女子没教养的!

    董太后的那番话,不但何皇后不满,在场的群臣,也极为不满。然而,没有等朝臣出列对董太后所言表示上谏,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大之外,先声夺人的传了进来:

    好一个董重,董骠骑!你,是要杀我吗?

    这个声音传进来,一时间,让偌大一个朝堂,顿时鸦雀无声。有些人露出笑容,有些人却面色大变。而在所有人中,心跳被加速到最快的,却是一个阉人。

    蹇硕。

    蹇硕的手,不自觉的握在了朝服内暗藏的软剑剑柄上。

    能够用一句话,就让整个朝堂变成如此模样的人,当今世上,只有一个。那便是:

    大将军何进!

    即使是暗中蔑称何进为屠夫的朝臣。此刻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位大将军,仪表堂堂,龙行虎步,堪称士人的表率。更何况,这位材高大的中年人,上还穿着一副金光闪闪的鎏金鱼鳞铠,看起来。更加是光彩照人,仪貌非凡!

    但是,大将军何进的光辉虽然绚烂,却遮不住他右侧后跟随的那人。虽然那人只是低调的穿着一黑色的精致玄铁甲,风度却一点儿都不输于前方的大将军何进!

    这个人,朝中大臣多半都认识。他。就是汝南袁氏二十年以来最出色的子弟,没有之一。

    人称天下楷模袁本初,西园军中军校尉——袁绍!

    只是。对于蹇硕来说,他只看了大将军何进一眼,就将视线向何进后扫去。蹇硕的视线扫过中军校尉袁绍之时,并没有停留,而是牢牢的盯在了何进左侧后的那名随从上。

    那名随从,固然材高大,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此人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给人一种迈步极为艰难的感觉。但是,蹇硕投放在此人上的注意力。却比对何进与袁绍加起来还要多。

    如今在大上的人,不管是大臣也好。宦官也好,甚至是执戟郎也好,没有谁不认识这位行走时步履维艰的武者。

    ——外号雷神,现任职西园军右校尉的党人第一高手,淳于琼!

    见这三个人的组合,一步一步。极为刚劲稳健的走入大朝会,蹇硕回头,示意心腹军司马潘隐,做好出击的准备。潘隐对蹇硕点了点头,表示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动。

    大胆!朝廷自有法度!谁叫你们,可以披甲持剑上朝的!

    就在何进、袁绍、淳于琼三人,踏上大的那一步,一个材高大的中年官员,冲出队列,拦在三人面前,厉声呵斥!

    何进一惊,以为出列的是董重的死党,下意识的将手放在剑柄上,就要出手。不过,当他看清眼前之人到底是谁,立刻按下了拔剑的动作,开口问道:

    卢尚书,你这是何意?

    何进面前之人,高在八尺二、三寸左右,虽然长相一般,可配上他满脸的刚烈之气,足以让天下大多数人自惭形秽。他,就是公孙瓒和刘备的老师,尚书台主官,尚书令卢植、卢子干。

    卢植向来以精通经典、刚烈守礼,而闻名于朝野。他这次出来拦住何进,不过是为了维护群臣上朝不得带剑的规矩。何进一想,就能明白卢植的意思,于是对卢植解释道:

    权宜之计尔。此时为非常之时,吾若不带剑,怕是有命之忧。子干见谅!

    卢植沉吟,形却毫不动摇。

    国家法度不得轻废。大将军虽然位极人臣,也不能肆意妄行啊!须知大将军一言一行,皆为天下臣民表率,岂得不顾法度?

    卢植是天下知名的大儒,更兼文武全才,可谓是天下士人中的一面旗帜。被他这般义正词严的拦下来,何进一时间都有些踟蹰起来。

    就在何进在考虑,如何将卢植劝开而不伤和气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帮何进解了围。

    子干,回来吧!现如今帝位未决,大将军小心些,也未尝不可!

    发话的,是前任司徒,现任后将军一职的朝廷重臣袁逢。汝南袁氏在朝野间影响力巨大,朝中大臣,多半与袁逢交好。

    就连卢植,当年黄巾之乱时,被小黄门左丰陷害,也是袁氏出面帮了他一把,才得以成功的脱罪翻。若是别人说话,卢植不会在意。但袁逢一发话,卢植就不得不卖他一个面子。

    没了卢植的阻拦,其余诸位大臣也不会在此时不知趣。如此一来,从大将军何进的位置到董太后姐弟俩之间,就是一条通畅的大道!

    这个形,让董重脸色苍白,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也让蹇硕心中一猛然跳。

    ——汝南袁氏,难道已经倒向何屠夫了吗?

    ——不管这么多,只要杀了何进,一切都会决定!

    蹇硕决心已下,在何进目不斜视的走到自己附近的时候,回头小声招呼了军司马潘隐一声:

    潘司马!

    这句话,是一个暗号。一旦蹇硕对潘隐这样招呼,潘隐就要带着手下十四名高手,来到蹇硕边,准备出击。

    诺!

    军司马潘隐,快步走到蹇硕后。他的手掌,已经悄悄的伸进了衣袍后摆中。

    蹇硕从怀中抽出软剑,大喝一声:

    上!

    话音未落,蹇硕突然间大叫一声:

    啊!

    形暴退五步,蹇硕这才敢于转,恶狠狠的盯着军司马潘隐!

    军司马潘隐的手中,正握着一柄短剑。短剑锋锐的刃口上,闪耀着一抹血红。

    你!……

    蹇硕一手捂住肋下,怒视着潘隐。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跟在自己边多年,一直表现得忠心耿耿的潘隐,居然会突然对自己出手!

    潘隐不自觉的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苦着脸,说了一句话:

    吾是南阳宛城人……

    听到这个解释,蹇硕一瞬间福临心至,完全明白了潘隐话语中的意思。

    ——大将军何进,不正是南阳宛城人吗?

    啊!

    护驾!护驾!

    到这时,在场的朝臣和太后、皇后们,才意识到眼前有人亮出了兵刃,发生了流血冲突。不少平时没见过血的朝臣,以及深居皇宫,少与外界接触的女人们,面对这样的场景,一下子惶恐不已。

    一片纷乱中,大的中心,忽然就显得空旷起来。何进三人与蹇硕、潘隐二人,一下子成为了场中的突出焦点。

    他是我的人。一直都是。

    大将军何进一金甲,威风凛凛。他说出来的话,也是如此的霸气侧漏。

    蹇硕的脸上,变得没有一丝血色。既然最为倚重的潘隐,居然会是何进的人,那些被蹇硕亲手交到潘隐部下的死士,自然已经不可能出现了。

    如今的局面,是蹇硕必须以一人之力,对抗敌方四人。而敌方的四人之中,居然还有淳于琼这等连蹇硕也不敢轻言必胜的强者!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