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 臧霸露破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臧霸的感觉并没有错。汉军一方,的确是到了勉力支撑的地步。如果臧霸敢于冒险督军猛攻的话,说不定再攻击片刻,汉军一方就垮了。

    因为,就在此时此刻,汉军的主力,其实并不在营中。

    就在前一天,麹义亲自督军,打破了目标黄巾军的大寨。上万的黄巾军溃兵,分成好几股,向西南一面溃散而去。

    所以,麹义所部的主力军队,其实已经沿着败兵溃逃的方向,一路追击下去。臧霸今进攻冀州州师大营,遇见的,仅仅是麹义的留守部队。

    虽然是麹义军留守部队,可他们的战斗力水准,也远超过一般的郡国兵。在留守的麹氏九子成员心中,光凭留守的五百步卒,击垮一支想要混进大营的黄巾流寇,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麹氏九子在简单的讨论之后,便设计打开大门,让对方先进入大营。待到对方得意的时候,再以雷霆一击,摧垮敌人的斗志。接下来,他们就可以一路追杀,得到无数的首级功了。

    至于为什么麹氏九子能够提前发现对方的谋?

    原因很简单,只是源于臧霸的一个疏忽。

    汉军对烽燧的管理,有一严格的规章制度。虽然许多时候,这些规章制度已经没有被严格的遵守。不过,在重视军纪的麹义严格管理下,没有哪个部下敢于玩忽职守。

    按照烽燧的守卫规定,每天或每隔几天,烽子们都要在傍晚时分,举上一次平安火,以表示本烽燧依然在己方的控制之下。

    如此设计,本来就是针对敌人对烽燧的突袭行为。而臧霸的疏忽。就发生在这里。

    夺取烽燧之后,臧霸并没有对烽子们进行严格的拷问,也就无法得知,麹义军居然还有这样一手安排。汉军大营的士卒,在没有收到平安火的信号后,不敢耽搁。急忙通报了上一级的军侯。

    得到消息的留守麹氏九子诸将,对麹义定下的规矩不敢掉以轻心,趁夜暗中探查了一下烽燧附近,立刻得到了臧霸所部的第一手报。

    臧霸虽然派出小队士卒暗中埋伏,无奈麹义部下的斥候也不是弱者。臧霸没能发现麹义军的动静,倒也不算是无能。

    所以说,臧霸这一战,其实败得不冤。

    麹氏九子唯一错误的估计,就是没有料到。已经被招安的太行军,居然敢这样直接的打上门来。就算这些太行军都换上了黄巾军的装束,可是臧霸的武力,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们的真实份。

    所以,麹氏九子在营寨中没有及时的安下足够强力的陷阱,算是臧霸军的一个好运气。

    只是,臧霸毕竟是蒙了面的。麹氏九子就算对自己的眼光再有自信,也没有直接证据。确实的证明,对方就是太行军的臧霸。

    臧霸撤退时。还将所有的伤员都带走了。留在大营里的几十具尸体,也不可能证明他们就一定是太行军。这样一来,关于臧霸的份问题,就成了一段无头公案。即使麹义亲自出面,也无法在朝堂上奈何的了太行军。

    除了感慨臧霸的无耻,麹氏九子对臧霸最深的印象。还是那把追命般的刀。

    就在全军快要失败的关键时刻,臧霸而出,以一人一刀,力挽狂澜,再次振作起全军的士气。若不是麹氏九子四人拼死抵抗。又用边士卒的命,来拖延臧霸的攻击,说不定反应过来的臧霸部,还能够一举击破汉军大营,取得此战的胜利结果呢!

    此战过后,勉强取胜的麹氏九子,心中只有一个感慨:

    ——万人敌之威,果然名不虚传!

    统计完伤亡数字,臧霸的脸色很不好看。褚飞燕看了看形,很自觉的去安排全军的撤退步骤,没有去打扰臧霸的心

    阵亡四十九人,重伤七人,轻伤六十二人。如此惨重的损失,仅仅换得对方七十人左右的伤亡。这样的敌我交换比,臧霸自从加入到张狂麾下之后,还从没有出现过。

    ——麹义果然厉害!

    根据敌人战后未曾追击的行径,臧霸当然推测出,麹义军的主力,一定不在军营里。然而,就是麹义留守在军营里的那些二线部队,在刚才的交手中,依然体现出强大的战斗力。

    臧霸知道麹义很能打。只是,这几年在张狂的领导下,太行军一直在避免与汉军主力进行硬拼。以至于太行军与麹义所部,相互间都打过几个照面,阵势都摆开过几回,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交过一回手。

    当然,百人级别的战斗,还是打过几次的。从胜负次数来看,大家大约是个平手,谈不上孰强孰弱。

    如今,做过了这一场,臧霸才算是知道,主公张狂一直避免与麹义硬拼,到底有多么的英明。

    奇袭失败了。可大伙儿接下来的仗,还要继续往下打。因为失败显得士气有些低落的臧霸所部,一路上默默行军,向着太行山老巢撤退。

    只是,来时容易,想要全而退,就有些难度了。

    撤离到距汉军大营五十里的地方,有担任后卫观察的斥候来报,汉军,追上来了!

    多少人?

    臧霸将火上烧好的汤,递了一碗给斥候,不动声色的问道:

    五百到六百的样子。

    斥候回答的很果断。答完之后,他咕噜咕噜的将一碗汤喝下肚子,以驱赶刺骨的寒意。

    冬季作战,其实是很令人头痛的。

    就说衣着吧,穿上厚重的冬衣,行军的速度就会被大大拖累。军粮的消耗数量,也要明显超过夏季。而且,如果一路上行军,后勤有哪一点儿没被注意到,就会导致军中大面积的冻伤。

    汉军敢在这种天气,主动出兵,追逐臧霸部,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凭这么点儿人手,就敢来追击我军?太狂了吧?

    褚飞燕开口耻笑道。

    别的不说,任一个万人敌都是有能力在一场大战中,以一人之力,屠戮百人的存在。更别说,臧霸边,还有勇敢善战的精兵一千余人。区区五百人,对上臧霸所在的大军,真的是没有什么胜算。

    褚飞燕的话语,激起了周围众人的共鸣。在一片的取笑声中,只有一个人没有这么做。

    那人,就是臧霸。

    麹义来了。

    臧霸一开口,就让周围的将士神色一变。见到这种反应,臧霸也不知是该郁闷呢,还是该郁闷呢,还是该郁闷呢?

    麹义一定来了。若不是他,谁会有胆子,只带着五、六百人,就来追击俺们?

    听了臧霸的分析,周围的将士们纷纷点头赞成。

    没错,明知道己方人多,又有一位威震冀州的万人敌,除了传说中每战必先登的麹义,整个冀州,只怕根本找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挑战。

    这一点,就连近年来,在冀州声名鹊起的颜良、文丑、张颌、高览之流,也绝对不敢。

    怎么样,将主,要不要带着兄弟们,跟这厮好好的干上一仗?

    没错!正好报一报昨天的仇!

    面对着一堆兄弟的叫嚣,臧霸略一思索,就下了决断:

    不,俺们先撤!在平原上,不是适合俺们的战场。这次出来,俺们又没有带上足够的辎重。在客场与敌人交战,很是不利。这个仇,以后俺们慢慢的来报也不迟!

    臧霸治军,向来不太重视纪律,全凭他个人的威信来统摄全军。以臧霸在军中的威信,既然做出了决定,其他人自然没有多嘴的份了。

    臧霸的目光,向着东南方幽幽的望去,仿佛想要透过深沉的夜幕,寻找到后方的麹义。

    ——还有一、两年,当主公回到太行山,就是我军横扫冀州的时刻了!

    ——麹义,希望到了那个时候,你还有胆子站出来,抵挡我军……(未完待续。。)

    ps:推荐什么的,有么?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