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 争权论朝堂【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大将军何进作为鲍鸿的老上级,自然要为手下人的官位和安危,尽心尽力的劳。要不然,以后那些声名卓著的人才,又怎么会来投奔到他的幕府里面?

    除了这一条,大将军何进,还可以通过观察天子对鲍鸿的处理,直接判断出天子对何进自己的态度。

    虽然通过袁绍的登门拜访,大将军何进算是暂时缓解了天子对他的直接迫。可是,只要现任的天子一在位,何进就不得不一直对此小心翼翼。

    对于天子态度的转变,何氏里的很多成员,都表现得惊慌失措。

    就比如何进的异母弟何苗,都已经当上了主政都城的河南尹,一听到天子对何氏不满的消息,立刻失魂落魄的跑到皇宫里,去求见他的亲妹妹何皇后。从皇宫里出来后,何苗居然又颠的跑到张让、赵忠的宅院,去拜访二人。

    何苗这种不着调的行为,让何进自然极为恼火。但是,对于何苗的行为,何进也无法控制。因为,从血缘上来说,何苗其实并不是何进的嫡亲弟弟。

    何苗之母,现在被封为舞阳君的何老夫人,在嫁给何进之父何真以前,曾经嫁入一个朱姓人家,生下一子,取名朱苗。这个朱家的孩子,后来随着舞阳君,进入何家,改名为何苗。

    之后,舞阳君与何真生下一女,就是当今的何皇后。从血缘上来说,何进与何苗是同母异父,何进与何皇后是同父异母,何苗与何太后是同母异父。这种复杂的家庭内部关系,让三个人之间,关系并不是很亲近。

    不过。何苗这人能力不强,野心也不算大。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何氏的内部,何苗都远远不足以挑战何进的地位。

    所以,何进对这个弟弟,还是颇为包容的。将他一路扶持到河南尹的位置。也是何进希望,有些时候何苗能够出面,帮自己分担一些杂事,免得偌大一个何氏家族,就只有何进一个人忙碌奋斗。

    但是,听到何苗跑到张让、赵忠的府邸去拜访他们,何进先是大怒,接着又变成满腹的郁闷,无法排遣。这种感觉。大概与后世人玩多塔或者英雄联盟的时候,不小心搭配上了一个猪队友的形,比较相似。

    忍着气处理完大将军府的各项常,何进等到何苗照常到府中来拜见母亲舞阳君,顺便留下来吃晚饭的时候,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

    要说何进的外貌,长得的确相当不错,仪表堂堂。是真正的美男子一枚。这一点,从何进的孙子。被后人称为傅粉何郎的何晏1上,就可以体现出来。

    在用完晚膳之后,何进眉头一竖,将常年居高位培养出来的王霸之气一露,立刻引起了兄弟何苗的注意。

    兄长,这是怎么了?腰又痛吗?

    舞阳君能够生出何皇后这等出色的大美人来。底子可见一斑。所以,何苗长得其实也不错,只是相貌有些柔。他一开口,所说的这句话,让何进鼓起的气势。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你……你说,你去找张让、赵忠这两条老狗,是为什么?

    何苗显得很惊讶:

    兄长,张常侍和赵常侍,可是皇帝边的体己人儿。找他们,当然是要请他们帮忙,劝劝皇帝,别对兄长生气啊?

    何进眉头一皱,呵斥道:

    我是怎么和你说的?皇帝不是讨厌你我,是要把那个位置,传给协儿【刘协!这样的大事,‘十常侍’那群老狗,怎么会听你的?

    何苗被兄长呵斥,有些不服,低声回答道:

    张常侍和赵常侍,向来守信用。收了我们的钱,没有不办事的。我只是送了几条玉带,几匹蜀锦,求他们在皇帝面前,为兄长缓和一下而已。

    笑话!这两条老狗,何等的精明?他们会看不出,换一个太子,会对他们有多大的好处吗?区区一点儿薄礼,还真的能打动他们不成?

    何苗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小声的嘀咕道:

    兄长你总是不信我……其实,一心一意要与兄长作对的,不是十常侍,只有那个狗才蹇硕罢了……

    何进不屑的说道:

    你懂得什么!蹇硕区区一个小黄门,只是皇帝边的一条走狗。没有皇帝的撑腰,我要除去此僚,易如反掌。他如今仗着西园军上军校尉一职,竟敢在我面前嚣张。我若不是忌惮皇帝的反应,早就派刺客杀了他!

    蹇硕虽然不算什么。可是,十常侍在宫中朝中几十年的积累,党羽众多,势力何等深厚?如今皇帝宠信蹇硕小狗,十常侍被此僚分了圣宠,竟然毫无反击之意。阿苗,你难道想不到,这里面的问题?

    何苗毕竟不是傻子,听到兄长说到这个份上,哪还能不明白?他看了周围一眼,确定侍从都离得足够远,便凑到何进的跟前,小声的说道:

    十常侍这是,故意把蹇硕狗才推到前面来,要与我何氏相争?

    何进点点头。

    区区一个蹇硕,实在是不足挂齿。只是,我若是要斩去蹇硕这只狗爪子,必然会被人抓住破绽,乘机攻讳。如今皇帝不站在我们何氏这一边,兄长我也只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去张让、赵忠的府邸,会造成什么后果?

    何苗这下子很是迷惑了,问道:

    我知道去张常侍和赵常侍那里,未必会有什么用处。可是,去拜访一下他们,难道还会有什么坏处么?

    何进郑重的叮嘱何苗:

    袁绍,你忘记了袁绍!

    被何进这样叮嘱,何苗还是有些迷惑,又问道:

    袁绍又怎么了?他不是刚刚投靠了兄长吗?

    投靠?

    何进冷笑一声,向何苗解释道:

    你觉得,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需要通过投靠我,来获得官位么?

    那当然!兄长你可是权利超过了宰相的大将军啊!袁绍出再高,现在也只是一个二千石,难道还有实力,与兄长较劲吗?

    你啊,你!

    何进对兄弟的浅薄,也是无可奈何。

    不要总是与袁公路那帮子纨绔混在一起!你也是快有孙子的人了2,别整天与袁公路惦记着,哪家青楼的姑娘更漂亮!

    在雒阳京师里,要说最为著名的纨绔子弟,都不用争论,一定是袁术、袁公路了。

    虽然袁术自从袁绍打破隐居状态,出仕朝廷开始,也开始学着折节下士,结交天下英杰,毕竟不可能一下子把老习惯都给改了。

    如果说,像何进这样的朝廷重臣,看重的是天下楷模袁本初的政治潜力;那些类似于何苗之流,依靠家世做官的世家豪门子弟,则更喜欢跟着路中悍鬼袁长水,在京师雒阳的街头巷角里逞威风,喝花酒。

    对于何进的指责,何苗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小声的辩解道:

    我这不是也想多交结几个大家子弟,好以后扩展些人脉吗?

    你交结的那些子弟,没几个有前途的。

    何进毫不客气的说着:

    袁绍不但是汝南袁氏的核心子弟,他还是天下党人心中的未来领袖!若是袁绍发动他的所有实力,就连我都要退避三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何苗的脸上露出了极大的惊骇。他经常与袁术混在一起,听多了袁术对袁绍所说的坏话,一时间实在是难以接受,那个在袁术嘴里的婢生子3,居然拥有如此雄厚的政治势力?

    袁绍与十常侍有仇吗?

    愣了一会,何苗这才问道。

    当然有仇!

    何进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却还是将事给兄弟说清楚:

    袁绍的前任妻室,可是李膺的女儿!要不是十常侍发动党锢,以袁绍的出和能力,现在说不定已经在朝中做到九卿了!

    ps:ps:1据说何晏才华出众,容貌俊美,而且喜欢修饰打扮,面容细腻洁白,无与伦比。因此,魏明帝曹睿疑心他脸上搽了一层厚厚的白粉。

    一次,大天之时,魏明帝着人把他找来,赏赐他汤面吃。不一会儿,他便大汗淋漓,只好用自己穿的衣服擦汗。可他擦完汗后,脸色显得更白了,明帝这才相信他没有搽粉,而是天姿白美。后人据此,将其称为傅粉何郎。

    2古人结婚早,若是年纪上了三十岁,有个孙子那是毫不稀奇。

    3袁绍的生母是地位低下的婢女,故此袁术会这样轻蔑的称呼他。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