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节 大刀斩虏敌【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如今之计,唯有撤退了!

    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于夫罗明白,此次的奇袭行动,已经基本失败。那个该死的王,居然不告诉自己,在这支古怪的汉军里,居然有如此多的猛将!

    ——难道,他是想将本单于,一起坑进去吗?

    在下达撤退命令的时候,于夫罗的心中,难免升起这样的狐疑。

    伴随着匈奴人的混乱渐渐平息,于夫罗把大旄一指,带着亲卫向一侧冲去,想要杀开一条血路,离开战场。

    太行军士卒固然骁勇,毕竟是没有准备,兼且武装不足。在被飞奔的战马接连撞飞了五、六人之后,其余士卒还是不得不让开了一条去路,任由依然占据一定主动权的匈奴骑兵离开,免得自己成为马蹄下的冤魂。

    此时,吕布的五石弓,被拉断了弓弦;太史慈的战炁,因为连续的急促击而濒临枯竭;典韦的飞戟,数目有限,也已经被投掷一空。眼看着匈奴人阵型的变换,却没有谁能站出来,去阻止匈奴人的撤退了。

    然而,偏偏却有一人一骑,横空出世,突然间,就杀入了匈奴骑士中间,睥睨众胡,不可一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千秋之后,受万众敬仰,号称关帝爷的关羽、关云长!

    骑着飞电,手持青龙,长须飘飘,双目微闭的关云长,此时此刻,已经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

    由于体内战炁的酝酿,关云长的那张黄脸,已带上了浓浓的赤色。在他人的眼中,此刻的关羽,犹如神灵附体,一人一马,却偏偏能让千万人自觉渺小。若是有任何物体,敢于拦在关云长马前,给人的感觉,结果只有一个:

    ——破,抑或碎!

    而在场众人当中,这种感觉最为强烈的,又莫过于匈奴骑士们的首领,于夫罗。

    幸亏于夫罗是骑在马上,否则,说不得两股战战之下,他就会当场瘫倒在地。

    没有亲感受到关羽的威势之前,于夫罗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单凭自的威压,就能将自己压制得呼吸艰难的人。然而,事实摆在面前,于夫罗却已经没有任何精力去批驳过去的错误认知了。

    ——不,这不该是人!这,一定是一个神!

    于夫罗此人,也不是一个易于之辈。能够在内争激烈,外有汉室监察的环境下,顺利担任单于继承人——左贤王之位,并且将地位牢牢巩固的人,自然不是简单人物。

    别的不说,光凭于夫罗能够做到,带领上千匈奴骑士,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美稷王庭附近,打了太行军一个措手不及,就能够证明这一点。如果此战能够获胜,于夫罗不啻是在青史当中,创造了一个奇迹般的成功战例。

    可是,当前时刻,任于夫罗有千般计略,万种奇谋,也没有发挥的余地。真正能够帮助于夫罗的,只有他随携带的刀和矛!

    于夫罗的武技,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他曾经在一次与北方鲜卑人的冲突中,亲斩首七级。如此战绩,在汉军中评上一个百人斩,当无问题。

    拥有如此实力,于夫罗的武技眼光,当然也不会差。

    在于夫罗的眼中,突然杀出的这名汉人骑士,手中那柄大刀,斩出的轨迹,十分的诡异。

    这种诡异,并不是大刀的刀式有多少变化。恰恰相反,关羽手中的大刀,给于夫罗的印象却是:

    ——这刀的去势,始终不变?!

    于夫罗的视觉,并没有犯错误。重达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从突入敌阵开始,刀锋在空气中划出的,居然是一条直线!

    吕布就是看出了这一点,心中才会猛地一惊。

    直通通的横推出这一刀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将这一刀的直线,准确的撞上要斩杀的对象!

    以吕布的武学直觉,毫不费力的看出,当关羽的大刀,一路披荆斩棘,干翻沿途的敌人之后,将以最为猛烈的威势,迎头撞上飞奔而来的匈奴人首领,左贤王于夫罗!

    ——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精准的刀法吗?……

    不知不觉中,吕布的上,出了一冷汗。

    于夫罗当然没有吕布的武技水准。但是,当他眼睁睁的看着己方的勇士们,在侧斩来的大刀面前,一个个断刀,断手,断头,难免从最心底,冒出一股难言的恐惧。

    ——避无可避了吗?

    看着呼啸而来的青龙刀,于夫罗心生侥幸。毕竟,那些被动撞上青龙刀的匈奴勇士,也不是全都毙命的。一个反应快,躲避及时的武士,甚至做到了全而退,只是损失了手中的战刀而已。

    但是,下一刻,扑面到来的刀风,就彻底击碎了于夫罗的幻想。

    避无可避!

    正因为其他匈奴勇士可以设法躲避,于夫罗才完全避无可避!

    这一刀的目标,本就不是其他的匈奴勇士。甚至可以这样说,关羽很希望在自己面前,没有任何一个匈奴人作为障碍。

    关羽冷哼一声,全战炁激发到最强状态。他这一往无前的一刀,目标,正是于夫罗!

    面对如此急迫的生死关头,于夫罗能,也只能举矛招架。

    扑的一声,木矛从中间断开。

    于夫罗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手臂一动,已经弃矛挥刀,再次进行抵挡。

    当的一声,钢刀从中间断开。

    于夫罗立刻在马背上,来了一个铁板桥。这种反应,可谓是将他体的动作催发到了极限。再快一点儿,只怕于夫罗的脊椎便会因此断裂。

    可是……

    噗嗤一声,于夫罗的体,被青龙刀拦腰斩断!

    为了保证这一刀的杀伤力,关羽自从突入匈奴人阵型以来,不管战马如何微调步伐,体如何保持平衡,青龙刀的前进线路,却始终一以贯之,保持不变。直到,面对于夫罗……

    刀锋一转,气势便泄。原本不可一世的刀刃,如今不再对其余的匈奴人构成多大的威胁。

    但是,腰斩了于夫罗,关羽这一刀,已经达到了目的。

    被活生生腰斩的于夫罗,一时之间,还没有马上死去。在他的半截体坠向地面之时,脑中的最后一个想法,居然是:

    ——来世,愿生为汉人……

    关羽这一刀下去,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整个战场都仿佛安静了。

    然后,嘈杂的声音,猛然间做出了随后的反弹。

    单于!……

    这是不知所措的匈奴人的哀鸣。

    威武!

    这是汉军士卒的欢呼喝彩。

    快逃啊……

    这是反应快的匈奴人。

    杀啊!

    这是得到鼓舞的汉军。

    关羽这惊天动地的一刀,一路上横扫匈奴人,斩断了六支长矛,八把马刀,七只手臂和四条命。一人一骑,所过之处,如波涌浪开,生生的在匈奴骑兵阵型里,犁出一道裂痕!

    当他突出敌阵,回马屹立之时,就连桀骜如吕布之辈,也不得不感叹了一句:

    这个大胡子,真,万人敌也!

    面对这等大好局面,一直在勉力支撑不逃跑的张狂,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之下,张狂踏前一步,大喝一声:

    杀奴!

    一边说着,张狂一边猛地运起太平真气,灌注在手中的长枪上,然后,对着十五步以外的匈奴骑兵,狠狠的投掷出去。

    在猛然爆发的胡无人、汉道昌的呐喊声中,裹在银白色光辉中的长枪,从半空中一头扎下,准确的将一个陷入慌乱中的匈奴甲士,当钉落马下!

    主帅既然都奋勇如此,受到鼓舞的太行军士卒,无不兴奋狂,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刀剑、枪矛、斧头、短戟,以至于桌腿、木柴,蜂拥的向匈奴人杀去!

    匈奴人全线崩溃!

    太行军全力追杀!

    ps:现在开放单独二胎了,真是一大进步。不过,生,还是不生,真是一个问题……?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