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节 自当顺人意【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张角看着兄弟,为他解惑道:

    无忌这个‘张’字,本就是‘太平张’,不会是‘五斗米张’,也不会是‘琅琊张’1。不管他后的那位高人是什么道门,无忌‘太平张’的份,是不可变更的。

    天下道家,固然各有不同,毕竟源出一处。那‘南华老仙’再厉害,能够将我太平道二十余年潜移默化之功,尽数消去吗?

    更何况,无忌这孩子,本中有沟壑。以吾观之,当为识时务者。不问事物的来源,只要对他有用处,不需多说,他便会主动采用。如今道家传承之权,其实非你我可定矣。

    洋洋洒洒的说了一通,张角做出了最后的总结:

    太平道中,能成大事者,如今吾所见,不过无忌一人尔。若是大事不成,太平道还有传承吗?

    为天地立心,为百姓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样的话语,已经是非圣贤不能创立的了。不管无忌是自己所感,还是学人所言,能够将这些话,深藏在心中,便已经深得吾太平道的精髓了!

    听了这些话,一向视兄长马首是瞻的张宝,也就没了个人的意见。但是,他依然有话要说:

    大兄,六弟那儿,会不会有些不同意呢?

    张角神一怔,慢慢苦笑道:

    若非你提醒,吾却忘记了六弟了!

    六弟,指的是人公将军张梁。在张角这一辈兄弟中,张梁排行第六。

    六弟为人,看似豪迈,暗中却颇有些柔心思。当年‘兄终弟及’的风声,我便怀疑是六弟悄悄放出来的……

    张宝对各种私下的流言,有着一种天生的敏锐感觉。他这样说了,事实就绝不会差的太多。

    张角颔首道:

    六弟的子,本就有些桀骜。除吾之外,不肯服人。如今执掌十五万大军,自然威风渐生。就算是吾,只怕也扭转不得他的想法了!

    那么,先让我去试探一下,再做打算吧?

    也只好如此了。

    张宝接下这个任务,不敢耽搁,立刻便拜别兄长,前去张梁处试探。

    张梁虽然高体健,一副武人的相貌,却绝对是个心思机灵的人。张宝略露口风,张梁便发现了话语中隐藏着的惊天消息。

    什么?大兄他……?

    张梁的眼睛瞪圆,如同一双牛眼,随手将从屋外探头进来的卫士赶出去,一副难以置信的表,反复的问着张宝:

    真的吗?

    怎么会?

    难道说?

    …………

    由于年岁上的差异,张梁对大兄张角极为崇敬,却缺少几分亲近。张梁的一所学,都是自张角而来。从某种程度来讲,与其说张角是张梁的兄长,倒不如说张角是张梁的师傅。

    从张宝口中,确定了张角寿命不长的事实,张梁在惊恐中,夹杂着几分悲戚。不过,可能是近来统帅大军,见多了大场面厮杀的缘故,张梁恢复常态的速度,比起张宝预料的,明显要快了几分。

    既然如此,我张梁一定挑起这份担子,为黄巾军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还不等张宝说出来意,张梁便已经大包大揽的,将十五万黄巾军的统帅大权,划拉到自己的手中。张宝心中虽然有些失望,却还是试图传达张角的意图。

    兄长不用说了。那些臭未干的小子,知道什么好歹。若是将这些黄巾大军交付到他们手中,只怕不等汉军来战,我手下的那些渠帅,就把人心给带散了!

    张梁的话语,非常直接。

    自从十数万大军在手,张梁的心思,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太平道的道主是张角,是张梁绝对不敢挑战的人物。但是,遇到兵权归属这样关键的问题,张梁还是宁愿赌一把。就赌张角舍不得,放弃自己这个劳苦功高、根基深厚的弟弟!

    ——而且,放眼当前太平道内部,又有哪一个年轻一辈,能够在功绩、血缘、威望、人脉各方面,与张梁一较短长呢?

    ——张牛角不行,张白骑不行,那个张无忌,更是差得远呢!

    听完了张宝的回报,张角沉吟半晌,无奈的说道:

    那位喜欢故作神秘的南华老仙,当真有几分本事。看来吾张氏嫡脉,终究还是要转移到无忌上啊!

    无忌虽然没有说,可是南华老仙所出的主意,吾也能猜到五、六分。说穿了,不过是偃旗息鼓,金蝉脱壳,暂避锋芒,以待天时而已!

    如果张狂在场,听到张角的这番推断,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张狂为太平道所设定的未来道路,便是要借助一场大败,抛下十万黄巾军,只保留太平道的精锐核心,化解汉室的注意力。然后潜伏上几年,他再趁着天下的动,东山再起。

    既然六弟不愿隐忍,那便让他执掌一方,看看能够发挥到什么程度吧!

    张角也是果决之辈。为了太平道内部的安定,他略一思量,立刻做出了最终的决断。

    路,是张梁自己选的。结果,自然要张梁自己来背负。

    在张角的心中,黄巾军既然已是非败不可,那么怎么失败的,就变得无关紧要了。相反,有张梁这个大火炬在一旁烧烤着,张狂这点儿小火苗,应该就惹不起汉室的多少注意了。

    ——这便是金蝉脱壳!

    至于无忌,以他此刻的威望和功绩,确是压制不住下面那些老兄弟。而且,若是有老兄弟的名气在,只怕反而惹得汉室关注。

    张角一边思量,一边说着,将对张狂的安排告诉张宝。

    你可这般这般……

    张角的安排,张狂自然是一无所知。此刻,他在榻上睡的正香。当他一觉醒来,时间已经入夜。秉烛侍立在一旁的一位老仆,端上准备好的饭菜,让张狂吃完,便领着张狂,再次来到了张角的居所。

    张狂很困惑。

    张狂很无奈。

    张狂很淡定。

    对于不久之前在自己上发生的怪事,张狂并没有追查到底的意思。要是计较起来,他能够与道术惊人的大贤良师翻脸吗?实际上,当他再一次见到张角的时候,心就已经彻底放松了。

    ——反正,张角不会害他!

    ps:1五斗米张,指的是张衡的五斗米道一脉。琅琊张,指的是琅琊人于吉一脉。

    不好意思,本节字数有点少,是为了下一节保持完整。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