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节巷里敌可踩【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亭侯屯长脸色骤变,猛然跳起,翻上马,大叫一声:

    有埋伏!全军后退!

    一时间,全军大哗。这些骑兵本来就拥挤在狭窄的街道内,马匹施展不开。突然的撤退命令,让整个队伍一下子乱成了一团。

    毕竟,这个屯的士卒,除了一些什长、队率是入伍多年的老兵,其他人都是在黄巾之乱爆发之后,响应汉帝的号召,带着自己的战马和武器,自发集结起来,加入汉军的良家子。

    即使有几个月的征战经验,这些半路出家的骑兵们,依然显得训练不足。平时也还罢了,面对这样的突发况,难免就手忙脚乱起来!

    混乱中,马蹄声渐渐响起。当亭侯屯长终于勉强让队伍,完成了向后的转向工作时,伴随着响亮的马蹄声,一队黄巾骑兵,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截断了汉军的后路!

    几声惨叫响起,

    汉军们听得清楚,那是几名留守在南门城楼的袍泽,被黄巾贼杀害的声音。

    到了这个时候,本来慌张不已的汉军骑兵们,居然一个个突然冷静下来。毕竟,几个月的征战厮杀,已经磨砺了这些汉军的斗志。面对目前的绝对恶劣局面,汉军只剩下一种动作。

    懊悔中的亭侯屯长,猛然抽出战刀。他向空中虚劈了一记,对手下的士卒们大声的嚎叫道:

    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带你们走上了一条弯路。可是,现在,不胜则死!所以!

    说着,他挤开其他骑兵,来到队列的前方,猛然长嚎一声:

    冲啊!不胜,则死!

    在自责的汉军屯长带领下,沉默的汉军骑士们,猛然齐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

    不胜,则死!

    一时间,以屯长为刀锋,汉军骑士们居然摆出了一个锋矢阵,对着黄巾军伏兵,亡命的冲撞过来。虽然,由于街道的限制,这样的锋矢阵,明显有些不伦不类。可是,此时,汉军骑士的气势,无疑已经完全压倒了黄巾军!

    下马!把马堆起来,堵住出口!

    担任截断敌人退路人物的,是天平军骑兵队百人长乐进。

    他带着部下成功的堵住敌人之后,正在暗中嘲笑汉军的自作聪明。突然间,面临绝境的汉军,居然爆发出连乐进自己,都感到恐惧不已的气势。这下变故,可把乐进给吓了一跳。

    不过,在发现手下被汉军的架势给吓住了以后,乐进惊怒之下,为了挽回局面,不得不使出了令所有黄巾军骑兵都心痛不已的一招:

    以马为墙,阻塞敌骑!

    ——该死!

    冲在最前面的汉军屯长,一看对手的行动,就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九死一生,不,应该说是十死无生的绝望局面。前方那一大堆的马匹拥挤在一堆,让任何试图一举突破此处的企图,都变得难以实现。

    只可惜,由于后面骑兵的陆续跟进,就算骑兵屯长想要停下战马来,也只会被后面的骑兵,推挤着向前!

    而且,就算能够停下来,对这些汉军来说,也绝不是什么好事。汉军屯长在一片喧嚣中,依稀可以听到,就在后方五十步的距离上,传来的喊杀声!

    ——那么,死则死矣!

    汉军屯长扯着自己的嗓子,用非人般的声音,发出一声嚎叫,就一催胯下的马,对准前方一头撞上去了!

    杀贼!

    乐进刚刚连打带骂,让几个心痛自己战马的黄巾骑卒,不得不将马塞到前方,形成一堵马墙。突然他一个激灵,听到一个非人的声音。循声望去,一名满脸绝望的汉军屯长,手中战刀挥舞,重重的砍在一匹挡路的战马部。

    受伤的战马负疼人立而起,双蹄重重的踏在另一匹战马的背上。这样一来,马群一阵动,乱动乱蹿间,几乎要将乐进勉强布下的马墙,给搅乱了!

    此时此刻,乐进只是一眨眼,就做出了决断。

    杀马!砍马腿!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有等其他黄巾军战士反应过来,乐进已经抽出腰间的环首刀,紫金色的光辉连连闪动,一口气之间,已经斩断了三匹马的马腿!

    倒下的马匹,终于组成了一道**矮墙,挡住了汉军的亡命突围。只见为首的汉军屯长,胯下战马一头撞在马墙上,当场栽倒。

    那屯长虽然手灵动,及时跳下马来,未曾受伤。却不提防另一匹倒地的战马,虽然重伤,却还未死,突然蹬出一脚。

    可怜这位勇气和马术俱佳,战炁已经接近大成的勋贵汉军,就这样憋屈的被马蹄一脚踢倒。后面的汉军骑兵一拥而上,不知不觉之间,这名悲催的屯长,又被无数的马蹄踏过,死得毫无声息。

    但是,汉军屯长的死亡,却不影响由他发起的亡命反击!

    眼见那七、八具死伤马匹的体将退路堵住,使得战马无法通行,这些悍勇的汉军们,纷纷在马背上强行驱动战马,企图依靠马匹的贴冲击力,杀穿前方密集的黄巾军阵型,给己方冲出一条活路来!

    这个想法,无意凝聚着极高的勇气。若对面的黄巾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汉军骑兵们的想法,也许还有可能实现。可惜的是,他们遇上了乐进。

    乐进材矮小。平里,军中的同袍们没少在这一点上,开他的玩笑。不过,在当前这种人挤人,兵器施展不开的场合下,乐进瘦小的躯,在战斗中,可就大占便宜了。

    在拥挤的战马阻碍下,完全没有阵型,只能一个接一个的挤上来与乐进交手的汉军骑士,自然没有办法对抗武力达到千人破巅峰的乐进。外加上几名成功结阵的黄巾军辅助下,乐进短刀上的紫金色战炁,每一次亮起,都会夺取一条鲜活的生命。

    当第八名汉军骑士,被一抹明亮的刀光斩去头颅,飚出五尺高的鲜血以后,中了埋伏的汉军们,终于绝望了。

    绝望中,每一个汉军士卒的反应,都有所不同。如果有心理学家在场的话,一定能记录下不少的珍贵资料。不过,有一点,他们倒是相同的。

    没有一名汉军开口乞求投降。

    没有一名。

    死战不降!

    汉军的传统,依然被他们牢牢的保持着。看着这些依然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汉军,全汗水淋漓、血迹斑斑的乐进,不自觉的眼眶有些发酸。曾几何时,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要说这些出良家子的汉军,勇气是没的说,可是他们的脑筋却真的不够灵活。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被天平军两面夹击,却依然只顾着一面的敌人。于是接下来,从汉军后方包抄过来的于毒所部,面对着背对己方的汉军骑士,不紧不慢的下马列阵,举着一根根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长枪,将挤成一团的汉军士卒,一个一个的慢慢戳死。

    这些汉军骑兵,都是难得的精锐战士,光是修炼出了战炁的,就有八、九个。可是,他们面对这样的境地,竟然连与敌人拼命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六十名精锐汉军,被战斗力明显不如自己的黄巾军士卒,轻而易举的给杀死了。

    这样憋屈的战斗,以至于让最后一名被杀死的汉军骑士,双眼流出了血泪。六十多名精锐骑兵的全军覆没,居然没有让敌人付出哪怕是一条命的代价,实在是让这些枉死者感到:

    ——死不瞑目啊!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