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节难分胜或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管亥杀戮汉军士卒时,有不少士卒的临死反击,都击中了这人,将这人上的皮甲砍得破破烂烂。然而,这人战斗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受到一处真正的伤害!

    这厮刀枪不入!

    震惊之下,侯成居然失声大叫,将这句大伤士气的话,给嚷了出来。

    这时的管亥,心中却怒气大冒。

    刚才侯成偷袭刺出的这一矛,如果再偏上三寸,管亥今后就有可能变成一个被世人鄙视的宦官,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太监。

    无论他的武功有多么高超,作为一个人,总有些地方是脆弱的。比如说双眼、会、谷道等等。管亥一铜皮铁骨,非等闲可以伤害。可是当他的关键之处,受到对手的巨大威胁时,所产生的反应,也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激烈程度。

    管亥动了。

    他全速向前冲去。

    高达九尺的魁梧材,这一刻,居然轻巧的像一只大猫。如果谯县的许褚在场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位的法,竟然与许氏嫡传的猫步,有八成相似!

    侯成再次大恐!

    不过,经百战的侯成,深知在这种况下,决不能害怕、紧张。一紧张,一害怕,那他的这条命,可就十有**,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一刻,侯成果断丢弃了左手的圆盾,双手持矛,用尽全部的技巧和力量,准确的扎在管亥巨大的躯上。

    而管亥这一刻,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矛,居然不避不闪,一手抓住矛头,用口硬吃了下来。付出这样的代价,他的前进速度几乎没有受到影响,转眼之间,已经掠过了一丈多的距离。

    可是……

    管亥惊奇的发现,冲过一丈多远,他与侯成之间的距离,居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原来侯成这厮,在这关键时刻,居然双手抓住长矛不放,还用口顶在长矛的底端。管亥向前冲过多少距离,侯成的体,就借助从长矛上传来的巨大力道,借力向后退出了多少距离。这样一来,两人之间,依然隔着一支长矛的距离!

    哇……

    侯成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这是被长矛底端,重重撞击口的代价。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管亥,你杀不到我……

    这时,管亥背后,风声骤起!

    饶是他及时施展出辽东避箭术,体一歪,卸去了三分力道,那道势大力沉的剑光,依然重重的砍在管亥的背上,溅起几片皮甲碎块。

    千万不要忘记,鲍信的武力,其实还在侯成之上。管亥毕竟不是万人敌,在面对一个千人破级别对手的时候,居然敢背对着敌人。这一刀,就是管亥这么做的代价。

    尚方斩马剑在管亥黝黑的背肌上切过,带起一蓬血光。在面对汉军两大高手夹击的况下,管亥含愤的冒险一击,终于让他在血战这么久之后,第一次见了红!

    这一刻,原本士气有些低落的汉军士卒,一齐大声呼喝:

    都尉!威武!汉军!威武!

    诸不知,在这片声势浩大的欢呼声中,鲍信心中的惊异,还在刚才的侯成之上!

    ——以尚方斩马剑之沉重,之锋锐,居然只能在管亥这厮的上,切出一道皮外伤!

    ——无怪乎这家伙,可以被称为太平道第一高手!

    ——管亥这家伙,到底练得是什么武功?!

    突然,鲍信心中灵光一闪,沉声对管亥问道:

    蚩尤战体?

    好见识!

    管亥虽然背上负伤,却仿佛毫无察觉。他倒退两步,让其他的黄巾军,可以掩护住自己的两侧,这才从容的一笑,大声道:

    能认出某家的武技,必然是世家子弟。足下何人?

    作为大贤良师张角座下的八大弟子之一,管亥虽然出,但是传道这么多年,无论对上什么样出的人,说起话来,都有着深厚的底气。

    两人虽然互为敌手,但是一轮交锋下来,都有着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这样一来,双方暂停一下,通报姓名,也就顺理成章了。

    泰山鲍信,见过管大师!

    ——对方固然是黄巾贼寇,但是无论是气度、武力还是见识,都不愧为一代武学大师。

    原来是泰山鲍氏。足下家传的‘举重若轻’绝学,已经有了八分水准,果然是少年英雄。

    ——以管亥的份、年纪来说,三十出头的鲍信,他还是可以视作少年的。

    信虽然心慕大师,然而沙场之上,各为其主,却要得罪了!

    无妨,成王败寇,自古如此。待‘大贤良师’成就大业,还需要足下这样的人才,来大力辅佐。想来泰山鲍氏,当不是冥顽之人。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管大师,请!

    请!

    说得几句,趁机休息片刻,双方再次展开了战斗。只不过,这一次交手,双方的行动招式,都更加谨慎了不少。

    鲍信是骇于对手的蚩尤战体刀枪难伤,不敢轻易出手。而管亥在受伤之后,对鲍信手中的尚方斩马剑,颇有几分忌惮。外加上一旁带伤持矛游弋,想要趁机偷袭的侯成,双方几次交锋,都维持了个平手之局。

    不过,管亥以自己的武道经验,却清晰的知道,这样下去,即使以一敌二,自己也是胜券在握。

    原因很简单。

    鲍信使用的尚方斩马剑,猛则猛已,却犯了一句刚不可久。最多三十招,鲍信的战炁耗竭,管亥若趁势拿下他,根本毫无难度。

    但是,当鲍信的斩马剑,挥动之间开始变得沉滞的时候,退却的一方,却是管亥。

    管亥虽然在武学一道上,有着超出常人极多的认知,却不算精通兵法。现在的形式,不是双方单挑,而是两军接战。

    当管亥凭借自的武力,在汉军阵型中搅起阵阵腥风血雨的时候,黄巾军还可以借着这股气势,抵挡住汉军悍卒的强攻。然而,当管亥被汉军将领牵制住之后,黄巾军的局势,就急转直下了。

    鲍信力未竭,黄巾军先败。

    面对败局,管亥也是独木难支。若是陷入了汉军的重重围困,即使为万人敌,也说不得要力战亡。

    君不见,被评为千古第一猛将的霸王项羽,面对千余汉军追兵,也只得落了个乌江自刎的结局?

    所以,管亥只能退。

    在败退的时候,时不时杀一个回马枪的管亥,现在对战局唯一的希望,就是援军的到来。

    ——张无忌这小子,怎么还没有派援军来?

    ——只要来上一个万人敌,我军就可以转败为胜了呀!……

    ps:蚩尤是我国古代的兵主,即战争之神。主征战杀伐。

    传说中,蚩尤长着铜头铁臂,刀枪不入。蚩尤战体,自然就是一门能大幅度强化体防御力的硬功。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