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料中是良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臧霸闻言,闭眼不动。张狂突然伸出一支手指,在臧霸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这一刻,只见两人的体银光大作,加上太阳的照耀,令人眼花目眩!

    啊!

    天呀!

    俺滴神……

    惊呼声不断,感慨声万千。

    光芒四过后,张狂的上汗湿衣背,露出极为疲惫的神色。反观臧霸,依然安坐不动。张狂扫视了四周一眼,长出了一口气,喝道:

    宣高!可曾领悟?

    臧霸猛然一睁双眼,精光四溢,长而起,大声叫道:

    谢主公‘点化’!

    说罢,他以手做刀,对着场中空地虚挥一记。只见一道明黄色的光辉脱手而出,击中五丈开外的地面。只听轰的一声,溅起漫天飞尘。片刻之后,当飞尘散去,原本平整的空地上,已经多了一个栲栳大的小坑!

    刀刀刀……刀气!

    不要说孙观、吴敦等人,就算是较为老成的尹礼、昌豨之辈,也是惊讶万分。在传说中,万人敌级别猛将的必备招式——刀气,就这样被年仅十九岁的臧霸,展现在了大家面前。

    虽然发出刀气之后,臧霸的体,就变得摇摇坠起来,可是像昌豨、徐翕、毛晖、孙观、吴敦、尹礼等人,望向臧霸的目光,已经在亲切之间,不知不觉的带上了一份敬畏!

    居然是真的?

    在场之人,除了天平军众将士早有经验,就只有糜竺表现得最为镇定。不过,也只有紧挨着糜竺的糜芳才察觉到,二哥在刚才,体姿势居然僵硬了片刻。由此可见,糜竺心中的惊讶,也绝不在其他人之下。

    这位仙师!

    一条长接近八尺高的大汉,突然冲出人群,奔到张狂跟前。在典韦警惕的眼神中,此人出人意料的纳头就拜,口中大叫道:

    这位仙师,您看看俺孙观,是不是也是上应天星?若是的话,给俺孙观也‘点化’一下吧!

    有了孙观这个不知是勇敢还是鲁莽的带头人,一班子崇尚武力的乡间轻侠们,几乎是蜂拥而上,向着张狂冲来,口中还乱叫着什么求点化,求追随,求包养,哦不,说错了,是求收容什么的……

    这幅架势,倒是大有后世的粉丝们,狂追踪心中偶像的场景。

    然而,这幅场景,突然之间就被冻结了。原因是,典韦的一个动作和一句话。

    当!

    双戟交击的巨大响声,还有上前者死!这样一声怒喝,让仿佛潮水般涌来的轻侠们,瞬间呆立当场。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自己与对方,好像还不是朋友。

    张狂刚才,着实被吓了一跳。不过,反应过来之后,心中却大喜起来。他既然打算在泰山郡立足,等待天时,就一直在思量着,怎样收罗一些泰山豪杰。现在,眼前这一大帮的轻侠子弟,主动要求拉关系,张狂还真是有种瞌睡遇到枕头的喜悦。

    但是,这时候,那些轻侠慑于典韦万人敌之威,呼啦一下,居然就如潮水般退去了。一时之间,只留下孙观这个拜倒在地的出头鸟。

    主公恕罪。这位,是俺的好友,泰山孙观,字仲台。仲台武艺高强,比之俺也只差了一筹……

    说到这里,臧霸的话语愣住了。现在的臧霸,比起孙观来,可就高出不止一筹了。臧霸有信心,在公平的况下,十招之内击败孙观。

    那个,这位仙师,能不能看看俺,是不是也是上应天星?若是,也给俺‘点化’一下,让俺也耍耍‘万人敌’的威风?

    张狂细看这位自称泰山第二豪杰的孙观,但见此人形魁梧,脸上横丛生,还有一道明晃晃的老刀疤,一看就不是善类。

    当然,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这位孙观的面相,显得有点老。乍一眼看上去,只怕有三十岁。张狂仔细观察了他的眼角额头,才确定,此人的年纪,应当也就是二十五岁上下。

    自己的事自己知。张狂的点化,只能让人提前拥有自己的巅峰武力值。

    看孙观的年纪,却是武力应当成熟了,没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若是给他点化了,却被发现没有什么效果,那张狂这些子以来,一直苦心经营的天命之人形象,可就有些动摇了。

    要知道,这个形象,可是张狂目前聚拢军心,收罗豪杰的一面大旗。

    要是没有这个天命之人的形象,像典韦、于、乐进等非黄巾军系统出的强者,凭什么信服张狂的领导?眼前的臧霸,又为什么要加入黄巾反贼的行列呢?

    足下……很可惜,本帅并未听‘南华老仙’提及足下。故此,本帅亦是无法‘点化’足下了……

    孙观表现虽然冲动,心中却自有计较。如果张狂一口答应为他点化,孙观心中就会暗存怀疑,寻思张狂的动机何在。不过,张狂现在明确指出,孙观并非上应天星,反而让他信服了九成以上。

    这种判断的做出,听起来虽然很奇葩,对孙观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了。原因也简单,孙观已经信奉了浮屠教多年。

    所谓浮屠教,其实便是佛教。

    佛教自从东汉永平十年,由汉明帝派遣汉使,将印度二高僧摄摩腾、竺法兰以白马驮载佛经、佛像抵达洛阳之后,建立了白马寺,就算是正式传入了我国。

    但是,在那以后的相当一段时间中,佛教一直流传不广。所以,即使臧霸为孙观的好友,却也不知道,这位居然是个浮屠教徒。

    如果太平道的仙人,连浮屠教的信徒都会点化,那仙人的见事,也太不明了吧。

    正当孙观从地上起之时,却见对面的轻侠们,又是一阵喧闹。

    在一片让开!公子来了!的开路声音中,一位相貌儒雅,风姿丰伟的年轻贵人,率领着昌豨、毛晖、徐翕之辈,从容的向张狂走来。等到了张狂跟前,这人深施一礼,微笑着说道:

    东海朐人糜竺,见过张渠帅!

    张狂一边还礼,心中暗想:

    ——果然是他……

    ——却不知糜夫人,现在有几岁?出生了未?

    竺本在徐、兖之间经商,前里听说,有一豪杰路过泰山,故特来拜会,望张渠帅莫怪竺冒昧。

    糜公子何出此言?我从远方来,却也听说过徐州当今的诸位青年才俊。糜公子风姿过人,雅量高致,乃是徐州近年以来不可多得的人才。与彭城曹豹,东海陈登,并称为‘徐州三雏驹’,我安能不知?

    糜竺听得此言,脸上的笑容越发真切了,一点儿也看不出双方刚才还在刀兵相见。

    张渠帅谬赞了。听闻张渠帅在此落脚,竺仓促之间,也筹备不周,只得献上区区薄礼,觍颜祝贺。

    说完,糜竺边的一个十四、五岁少年,恭谨的献上一份帛书,列出了详细的礼单。张狂双手接过帛书,也不看一眼,转手交给了一旁的王果,笑道:

    糜公子这般客气,让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这时,一旁的的王果,却突然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声。张狂不满的看了王果一眼,却见王果不顾失礼,将嘴巴凑到张狂耳边,轻声说道:

    主公,好贵重的礼物啊!

    属下失礼,让糜公子见笑了。

    无妨。渠帅不需多礼。区区小事,无足挂齿。

    张狂客了几句,将帛书从王果手中接过,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事,让经历丰富的王果如此惊喜。

    却见帛书上字数不多,区区几行而已。仔细一看,帛书上边,墨迹还未曾完全干透,用当时最为流行的飞白体写着:

    刀百件,大戟百支,强弩百具,矢万五千,皮甲百具,铁甲十具,为迁居之贺。

    ps:人物——糜竺、糜芳。

    糜氏出大商贾,要论起财富来,堪称富可敌国。据说糜竺将妹子嫁给刘备时,送二千奴客和金银货帛以资助军队,使当时处境危难的刘备重新振作。其富豪,可见一斑。

    飞白体。

    一种特殊的书法。相传东汉灵帝时,修饰鸿都门的匠人,用刷**的帚写字。书法家蔡邕见后,归作飞白书,遂流行一时。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