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相逢是冤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张狂长而起,大声下令:

    披甲!备战!列阵!

    众人呼啦啦的站起一大片,弄得整个大堂一片狼藉。黄澄澄的小米饭扑撒在地,油汪汪的大块被踩在脚下,却无人在意。

    典韦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见南边的城头燃起一片火光,似乎还有人在上边搏斗,大叫一声:

    ‘重铠队’,跟某来!

    站住!

    张狂见典韦脑子一,就要一个人向前冲,急忙大喝一声,制止了他的鲁莽举动。

    刚才大家都在吃喝,没有被甲,这样光着子上阵,危险不小。而且,看南门的架势,敌人已经得手了。与其现在衣甲不全的零散冲过去,倒不如恢复了组织之后,以堂堂之阵压过去。

    张狂不相信,在己方斥候队的小心打探之下,能有大队人马避过己方的侦查,前来偷城。如果敌人能有这样的能力,那张狂也可以算是败得心服口服。

    再说了,想来敌人也不会料到,今天为了招待客人,所有的将领都没有休息。等到己方准备好作战,敌人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来敌显然气势极盛。张狂刚刚将亲卫队和重铠队的百余人组织好,敌军的先锋就到了跟前。冲在最前边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魁梧大汉,张狂不认识他,可是沈富却认识。

    是侯成!是鲍信的人!

    ——鲍信?

    张狂略微有些吃惊。天平军与鲍信的新军,在几天前曾经交过一次手。根据战后的反馈,鲍信的新军,战斗力并不是太强。拥有城池作为据点的张狂,其实不太担心这只部队。

    倒是几天前,孙坚围城的时候,张狂曾经非常担心鲍信与孙坚合军一处,一起围攻单父城。没想到,现在孙坚退走了,这个战斗力不足的鲍信部,居然又偷偷摸摸的杀进城来。

    看见前方出现的整齐敌阵,侯成明显吃了一惊。他在上次受伤之后,体还没有完全好。在前边的战斗中杀了一人,已经让侯成的腰间伤口隐隐作痛。现在,面临着敌人的严阵以待,侯成立刻丧失了继续前进的**。

    不过,侯成的停下,并没有让汉军都停下。一群精悍士卒,将侯成部挤到街道的两边,簇拥着一员大将,出现在天平军的阵型面前。

    奇怪的是,连同侯成在内,这些被鲍信精心挑选出来的陷阵士,面对着这些悍卒的无礼推搡,居然一个个敢怒而不敢言。

    能让这些向来桀骜的陷阵士们,甚至是悍将侯成,都不敢做声的人,没有几个。在整个鲍信部中,只有鲍信一人,具有这个威信。

    但是,刚出现的大将,却偏偏不是鲍信本人。他甚至不是鲍信军的人。

    然而,不但侯成在这员大将面前,表现得服服帖帖,就连对面的天平军战士,一看到这员大将的出场,也一下子哗然一片!

    ——怎么会是这个人?

    ——怎么能使这个人?

    ——这个人怎么能来?

    ——这个人来了,麻烦就大了……

    火把一明一暗的跳跃着,映得来将头上的赤罽帻一闪一闪,仿佛是冥王在地狱里微睁的眼睛。此人大步向前,近天平军的阵形,那种吞食山河的气势,居然压迫得第一排天平军战士,不由自主的向后方退了退!

    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

    不光天平军纷纷变色,就连刚刚逃来的波才军残部,也一个个如遭雷噬。这些黄巾军勇士,在颍川战场上,可没有少和孙坚打过交道。

    作为汉军大将朱儁手下的头号猛将,颍川黄巾军每一次与朱儁部交战,都是用无数勇士的血,耗尽了孙坚的体力,才得以获胜。朱儁部在被优势黄巾军围殴下,虽败而不溃,其中也多有孙坚断后的功劳。

    何仪、何曼两人,一看到孙坚的出现,立刻对边的金毛狮王说道:

    少主,等会儿打起来,俺们兄弟俩,会拼命拖住这个孙老虎,你趁着这个机会,赶快从北门逃出去,逃得越远越好!

    金毛狮王正要答话,却敏锐的发现,边的天平军士卒,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一个嘴快的天平军士卒小声的嘀咕:

    姓孙的再厉害,也赢不了俺们队里的典佰长啊……

    话音刚落,一个材像一座山那样的巨汉,迈出阵型,对着孙坚咆哮起来:

    孙坚老贼,又来送死吗?

    此话一出,黄巾军残部和侯成部汉军,一起大声的喧哗起来。然而,当他们发现,当事的天平军和猛虎义从居然都默不作声,也不由得随之而沉默下来。

    你是靠嘴巴杀人的吗?

    孙坚淡淡的答道,一颗心却开始担心起来。

    ——该死的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即使是精锐的北军,骤然被人偷城,也要至少一刻钟以上,才能被简单的组织起来啊……

    这一次的成功奇袭,是由都尉鲍信一手安排。

    作为在这一带素有名望的兖州豪杰,鲍信与当地的大户豪强,关系密切。

    在第一次利用豪强设计,被天平军识破之后,鲍信并没有就此罢休。听说孙坚部追击波才部黄巾军,来到单父城下之时,鲍信就派出信使,联络孙坚,打算借助孙坚部的战斗力,合兵剿灭这只颇有战力的黄巾军小股。

    但是,孙坚自信武力,并没有理会鲍信,而是独自发起了一次强攻。结果,在攻击失败之后,孙坚才重新考虑起鲍信的建议。

    鲍信在单父城内,有一条内线。

    虽然张狂在孙坚攻城之前,就将城中的豪强大户,迁出去大半,到底还是有几户漏网之鱼。

    有一户豪强,论实力,在单父只能排在十名以外,向来不引人注意。然而,这户豪强,却有一个儿子,在雒阳当太学生。

    在黄巾爆发的时候,汉帝下诏书,鼓励良家子从军。这个太学生,眼看仕途难以出头,毅然从军,成为了都尉鲍信手下的一个什长。

    后来,鲍信被大将军何进,派往兖州一带招兵,以平定这一带的黄巾。太学生什长立功心切,在天平军占据了单父县城之后,就向上司鲍信献计,愿意让自己的家族,与大军里应外合,攻下南城门。

    于是,在经过与孙坚的沟通之后,鲍信派手下的这个什长,随着运输粮食蔬菜的大车,潜入了单父城中。在晚上三更的时候,双方里应外合,顺利的拿下了南城门。

    至于孙坚,由于不甘心在单父城下吃了瘪,所以让军候程普暂时带领部队,向西移动,以迷惑天平军。孙坚自己,却带上猛虎义从,悄悄的潜入离单父城十里远的一家当地豪强的坞堡中,与挑选了三百精锐的鲍信汇合。

    所以,孙坚目前手中可用的兵力,只有三百郡国兵精锐,和三十七名猛虎义从。如果敌人的主力被组织起来,孙坚固然勇猛,也难以以一敌千。

    ——毕竟,所谓的十人杀,百人斩,千人破,万人敌之类的称号,都是些夸张的描述。纵使你为万人敌,就算敌人一动不动,任你砍杀,只要几百人,也足可让你精疲力尽了。

    而为了隐蔽,鲍信的大军,还在四十里之外。即使全力赶路,也要一夜时间,才能赶到。

    因此,汉军如果想要取胜,就只有一个办法——让天平军自己乱起来!

    天平军若是不乱,汉军就会失败!

    但是,当孙坚面对不动如山的典韦时,却感到一丝无奈。

    这个家伙,是孙坚征战多年,所以到的最为强悍的对手。他的实力,甚至隐隐在孙坚之上。以至于上次两人交手时,孙坚的木属战炁,其实可以克制住对方的土属,却依然只是将将打了一个平手。

    所以,这一次,孙坚不准备单挑了。

    猛虎义从!

    盖世英雄!

    孙坚一句大喝,引发了雷霆般的回应,将在场的兵将,都吓了一大跳。那些高高低低的猛虎义从们,在呼应完首领的号召之后,一个个默不作声的排列成方形阵。以孙坚为首,祖茂在侧,将两丈多宽的大道,排列的密密麻麻。

    上一战中,限制于城墙的宽度,猛虎义从之间的相互配合,还不能充分展现。现在,孙坚就要用己方引以为豪的小范围战阵,来撕破敌方的防线!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