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天下可布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这一刻,是自从张狂来到这个乱世之后,最为欣喜的一刻!

    ——有了典韦这样的强力保镖,以后自己在战场上的安全问题,就不在话下了!

    这时候,派出去追杀敌人的黄巾骑兵队,也已经顺利返回。除了带回三十多颗首级之外,还押回了四十多名降俘。张狂让典韦出面,挑选其中愿意加入本方的,共有二十三人,编做典韦的手下。

    其余的降俘,典韦又出面求,张狂就顺便卖了典韦一个人,对他们宣扬了一番太平道起义的缘由和目的,然后将这些降俘都放了。

    ——其实,黄巾大起义,是有着明确的纲领和目标的。绝不像后世的一些人所认为的,就是一场规模巨大的农民起义。

    在目前这一个时期,黄巾军的首领们,都是由那些难以通过正常渠道,从汉室政权手中分得权利的才智之士来担当。他们参与和领导起义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藉此得到出人头地的机会。

    所以说,黄巾大起义的本质,还是遭到两次党锢之祸严重打压的部分高门士族阶层,与下层的寒门不得志士人相结合,所发动的对汉室的一次大反击。

    正因为本质是这样的,才导致一开始发动得轰轰烈烈的黄巾大起义,在汉帝发布解除党锢之后,发展立刻出现了停滞。

    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本来暗中支持太平道发展的那些高门士族,在达到了解除党锢之祸的目的之后,立场迅速改变,开始与黄巾军为难。

    以上内容,是张狂在结合了后世的零星历史知识,和对时局的观察,又经过近一个月的思考,才得出的结论。

    有了这样的认知,张狂这几天里,一直在思索未来的道路该怎么走。

    黄巾大起义,最终还是失败了。作为张角一族中,关系极为密切的侄子,张狂上那深深的太平道烙印,是无论如何都洗不掉的。别的不说,光是一个株连政策,张狂就逃不脱汉室的清算。

    所以,虽然张狂多次盘算,如何才能脱离黄巾军,加入到汉军的行列中去,最终都颓然放弃。左思右想,摆在张狂面前的道路,最终就只有一条:

    ——造反成功!

    ——不成功,便成仁!

    天杀的汉室!天杀的黄巾!你们这是要把老子,往死路上啊!

    在心中不知道痛骂了多少回,张狂最终还是光棍了一把。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在潜意识里,将自己凌驾在当世所有才俊之士之上的优越感,让张狂做出了一个宏伟的决定。

    ——既然汉室不给老子活路,老子就彻底推翻了你这个天杀的汉室!

    ——老子要天下布武!

    但是,对张狂来说,目前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疑惑。

    ——这个世界,是属于《三国演义》呢,还是《三国志》?

    xxxxxxxxxxxxxxx

    在击溃了这一只突然遭遇到的豪强部曲之后,张狂继续带领着手下的黄巾力士们,按照预定的路线,向西方前进。

    目标:长社!

    根据张狂那些从游戏和网文中,获得的不成系统的三国知识,知道黄巾大起义由盛转衰的关键,就在于火烧长社之战!

    几天前,一直在打听战事讯息的张狂,从经过的一处黄巾军小部队据点处,得知了一个令他大为吃惊的消息:

    颍川黄巾首领,太平道长老之一的波才大帅,已经击败了汉室派出的中郎将朱儁所部汉军,将前来救援朱儁的汉将皇甫嵩,围困在长社城中!

    历史的车轮,还是开始了转动啊……

    在说了一句,让周仓等人听得莫名其妙的话语之后,张狂下令,全军向西,去与颍川黄巾军汇合。这一路上,张狂率部潜行疾行,连哨探都没有派一个,才在路上一头撞上了敌方,发生了与典韦的一战。

    此刻,典韦带着手下的二十余号新鲜黄巾士卒,正夹杂在黄巾步卒的队伍里前行。得益于在前边的遭遇战中,没有杀死黄巾军士卒,其他的黄巾军力士们,对典韦的态度,并不敌视,反而显得颇为尊敬。

    典韦本,也是出低微,和黄巾力士们,倒是颇有共同语言。所以,没有多久,典韦就初步与其他黄巾军混成了一伙。若是再共同打上一仗,那大家就是真正的战地袍泽了。

    由于战火的摧残,在进入豫州的地界之后,大片大片的田地荒芜着,无人耕作,上边长满了稗草。这幅景色,让不少出农夫的黄巾力士们,可惜不已,议论纷纷。作为后世常年混迹网络的城市居民,张狂对种田没什么概念,却想到了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

    ——农田被这样抛荒,一年没有收获。那么,来年的粮食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

    ——想必来年,又会有不少贫困无依的民众,因此而饿死吧?

    虽然手上已经沾过多个敌人的鲜血,张狂的心中,依然感觉到一阵凄凉。汉末三国,在群雄将星的闪耀下,到底死去了多少无辜的民众啊!

    一股感触涌到张狂的喉间,不吐不快。用着当时最为流行的四言歌的调子,张狂放声高歌: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唯太平故。

    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旁边的太平道信徒们,纷纷安静下来,用心的听着。当张狂反复咏唱了两遍,觉得心中松了一口气之后,旁边的黄巾力士们,接着张狂的调子,也开始大声的吟唱起来。一人唱,十人和。十人唱,百人和。一下子,全军都加入了这首歌谣的吟唱当中。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唯太平故。

    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掺杂着几分沙哑的浑厚声音,唱出的这首歌谣,比起张狂清朗的原唱,反而更加贴近这首歌谣内容的本质。不少的黄巾力士,唱着唱着,突然间就泪流满面,却犹自不觉。

    ——这世道,哪里才有我等升斗小民的活路啊!……

    ps:鸣谢金庸大师的友赞助。作者虽然对金庸大师的历史功底表示怀疑,却不得不对金庸功底,佩服得五体投地。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