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我们只能是兄妹

    司徒雷煌收回了思绪,看着眼前像个小狮子一样众人面前发飙方艾,一向温婉可人小丫头这一次是真被惹毛了,她满眼愤怒满眼哀怨看着司徒焰,问他为什么?司徒雷煌也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他承认之前他一直把家族利益看得比亲重要,所以他从没有考虑过孩子们感受,可是近接二连三发生事,让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老天爷没有残忍把他两个孩子收去是多么仁慈,他感谢上苍对他厚,可以让他两个孩子过得这么好,他还有什么苛求?还有什么是看不开那?

    司徒焰闭了闭眼睛,睁开眼时候那双深潭般双目没有了半丝波澜,任谁也看不出他一丁点绪,可是插、裤袋里手却是紧握成拳。语气是对方艾从没有过冰冷,就像是对其他人说话一样没有一丝感,“没有为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们两个真可以继续下去吗?你之前顾虑和迟疑是对,我们之间阻隔了太多是是非非,我觉得累了,也觉得自己真没有强大到可以不管不顾任着自己子去做任何事,所以我们两个从今以后只能是兄妹!”不敢看方艾受伤眼睛,司徒焰拉着卡西拉就大步走出了别墅,没有人看到他深潭般双目里那一汪清水。

    方艾愣愣听司徒焰说完那一番话,她脑子里怎么也没有办法把他话消化完整,他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们可以继续下去吗?什么叫她顾虑和迟疑是对?什么叫他累了?什么叫他不够强大?还有他说从今以后他们只能是兄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都听不明白他说些什么?木木瞪着一双大眼睛眼睁睁看着司徒焰和卡西拉离去背影,怎么他们影会越来越模糊那?眼前就像升起了层层迷雾让她看不清楚司徒焰了,方艾用手背用力擦了擦自己眼睛,把脸蛋儿和眼皮都擦得通红,眼看着司徒焰跟卡西拉走出了门外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方艾水汪汪大眼睛看着一脸担忧朗盛桀,“桀。他是什么意思?是不要我了吗?”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滴落了衣襟上。

    朗盛桀也没有想到司徒焰会是这样态度,他也意外摸不着头脑只是心疼伸出手把可怜兮兮方艾搂怀里。

    方艾抓着朗盛桀前衬衣,好像暂时找到了自己可以依靠港湾。忽然她抬起头看着朗盛桀怜惜心疼双眸,“不行,我不能让他走,我不能让他们两个单独一起,我要去把他追回来!”说完推开朗盛桀疯了一样跑出去,“司徒焰,你不能走,你能丢下我!”

    司徒焰忍下心里巨痛发动车子,他不能再面对方艾那懵懂受伤眼神了,他真撑不下去了!再跟方艾对视一秒钟他都觉得自己会死掉!急急地发动车子却启动瞬间又猛地踩住刹车。惊魂未定看着车前拦住自己小女人,一颗心差一点吓得魂飞魄散,就差一点点自己就撞到她了,她不要命了吗?心疼伴着无法抑制怒气,司徒焰黑着脸跳下跑车拉过满脸泪痕方艾。“有没有伤到哪里?你干什么突然跑出来?不要命了?”语气中是掩饰不住关心和责备。

    方艾委屈嘟着小嘴儿,大眼睛忽闪忽闪想要把眼里泪水赶出去,她都看不清司徒焰帅气脸了,伸出双臂扑进司徒焰怀里踮起脚尖搂住他脖子,“威廉,你还是关心我是不是?你是不是还是我?你这么紧张我一定还是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跟她走好不好?我好怕。我怕你不理我了,我怕我以后生命中没有你参与了,我不要跟你做兄妹,我只想做你女人,你不是说过这辈子你只要我这一个老婆吗?你现跟她走是什么意思?你说我们以后只能做兄妹是什么意思?你是答应要联姻了吗?那我怎么办?我以后要怎么生活?没有你我要怎么生活?”方艾把自己小脸儿埋司徒焰怀里嘤嘤哭着,一边哭一边说着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说出话。

    方艾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扑向他。是第一次说这些卑微祈求话,这要是从前司徒焰一定会开心要命,他是第一次这么真实感受到方艾是那么需要他依赖他,一直以来她都是那么坚强自立,从没有像现这样那么小女人祈求自己。那么吴侬软语宣示着她霸道一面,也是第一次对他边其他女人宣示着自己所有权。可是现面对这些司徒焰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是没有半点成就感,他倒是很后悔自己不该跟她相识相恋,不该招惹她缠着她上自己,如果他们两个没有那么深感,现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他曾发誓永远不会让她伤心难过,永远不会让她掉眼泪!可是他没有做到,他还是把她弄哭了,他还是深深伤了她!没有控制住自己双手还是紧紧拥住了她,手轻轻地拍着她锦缎般长发,脸埋进她颈窝里,泪水止不住汹涌而出,“宝贝,对不起,我无法坚守我承诺了,我们尴尬份是我们怎么也逾越不了鸿沟,我们不会得到家族祝福不会得到全世界认可,曾经我以为自己可以,但是事实证明我真没有办法去面对一切,听我话,忘了我吧!我也会努力忘了你!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司徒焰和司徒艾,我们就是有血缘关系亲兄妹,别无其他!”司徒焰狠决说完这番话,轻轻推开方艾,“我还是很紧张你还是很你,但是我会把这种紧张和努力转变成亲之间感,你也要试着努力,你要记住我是你哥!”说完,司徒焰没有半点犹豫推开方艾,跳上跑车绝尘而去,决绝看不出半点不舍与迟疑!

    方艾还保持着被司徒焰推开姿势,眼神木然看着已经不见踪影车子方向,她没有勇气追上去,刚刚那番话她也没有勇气再说第二遍,可是她不明白一直鼓励自己强迫自己不要考虑那层血缘关系司徒焰怎么就变了那?怎么就忽然计较起这些了那?是因为那天自己被刺激昏倒吗?他是不敢再刺激自己了吗?嗯,一定是那样!他是担心自己受不了心理压力,今晚他回来自己一定要让他知道,她已经不乎了,她已经想通了。

    朗盛桀不明白司徒焰到底是什么意思?据他了解司徒焰应该不会是那种循规蹈矩人,他觉得司徒焰不会因为他们两个血缘关系就放弃他们之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无法明说原因,难道是为了家族利益?如果必须要牺牲自己幸福才能守住家族利益,那么他愿意做这个牺牲来抱住姐姐幸福!轻轻地从后面把方艾不停颤抖体抱怀里,柔声她耳边说道,“姐,你不要难过,我会帮你,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伤心!”

    方艾伸手擦干眼泪牵强扯起唇角,回头看着朗盛桀,“他说他还我,只是要把这份转变成亲,只要他还我,我就有信心,我一定会让他娶我,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去联姻为了家族利益出卖自己幸福,他现顾虑之前我也有,所以我能理解他!只要他还我,我就有信心了!”嘴上说得坚强,可是眼角还是不争气滑落了几滴泪水。

    “嗯,我就知道我姐是顽强,没有什么困难可以把你击倒,我相信你会重赢得他,不过今天就饶了他,如果他下次再敢把你弄哭,我就收拾他!”说着方艾面前挥挥自己拳头,“想不想看看他被我打得满地找牙样子?”

    听了朗盛桀话方艾破涕为笑,“不要胡说,他是你哥哥怎么可以对他动手,再说你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他很能打!”知道朗盛桀是故意想都自己开心,方艾只有强作欢颜不让他为自己担心。

    见方艾终于笑了,朗盛桀暗暗舒了一口气,拉着方艾手往屋子里面走,“姐,你好偏心,难道我不能打吗?我们两个还指不定谁把谁打趴下那!不行下次他再敢把你惹哭,我就跟他过过招!”

    方艾气呼呼咬着嘴唇伸手拎住朗盛桀耳朵,“不是告诉你不可以跟他动手吗?还要说?”

    “疼疼知道了,知道了。”朗盛桀故意怪叫着。

    方艾哪里舍得用力拉他耳朵,知道他是小题大做想让自己开心一点,也只能配合他笑几声,不让他担心自己,其实自己心里有多苦只有自己知道!

    ps:

    让亲们久等了,蛋蛋叩拜!这段时间蛋蛋住院做了一个手术,所以一直没有时间,今天还是献媚撒加威,才让冰哥把笔记本拿来医院给我写。之后会争取多一点,不过要偷偷摸摸,不然冰哥会以静养体为由没收我笔记本!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