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什么才是真的

    方艾虽然头转向车窗外方向,但是耳朵却没有拒绝听司徒雷煌话,听着他近乎祈求语气,方艾不动容!她也是做过母亲人,失去儿子痛苦她比谁都要清楚,这种失而复得激动和喜悦也是可想而知,张若雪为人确不怎么样,方艾也是发自内心讨厌她,但是无论她有多讨厌这份母却是真实,母是伟大她怎么也不忍心让一个母亲有儿子却不得相认。低下头把玩着自己手指,方艾淡淡说道,“我会找时间跟他谈一谈,但是愿不愿意相认我不能保证!”

    “好好好,你只要肯出面跟他谈就帮了爸爸和你雪姨大忙了,我知道你不太喜欢你雪姨,有些事她也是做得过分了点,这我都知道。但是这么多年来她也算是心力服侍我,跟我也从来没有过二心,我这么多年对她冷冷淡淡她也还是坚持着守我边,我虽然不能再感上回应她,但是这份亲还是有。她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所以她行为举止上有什么过火地方,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她了,当年她失去桀儿时候差一点精神失常,我也是看到她可怜所以没有将她扫地出门,如今这一晃也二十多年过去了,她司徒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帮她。”司徒雷煌诚恳说,这些话都是他发自肺腑,也是他张若雪面前从没有承认过。

    “你不要多说了,那是你们事与我无关。她容易不容易活幸福与不幸都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答应找桀谈谈完全是因为我知道他渴望亲不亚于我,我明白他孤独与无奈,我了解他心底深处渴望。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桀,与其他人没有关系,所以请你和你妻子找准自己位置,不要自作多以为我会接纳你们。”方艾活了这么大还真没有对谁说话用过这么伤人字眼和语气。没想到第一次就是针对自己亲生父亲。

    司徒雷煌尴尬按熄了手里雪茄,方艾用什么样态度面对他,他都会无条件接纳,因为毕竟方艾从小吃了很多苦,那都是自己疏忽和年轻气盛造成,还有就是她和司徒焰关系,因为自己私心也不得不棒打鸳鸯,这些都是自己亏欠她,所以她有反击和表达自己不满权利。“我明白你心里苦。知道你是一个多么善良孩子。爸爸真因为能拥有你这样女儿而骄傲和欣慰。我知道要你接受我还需要我努力和诚意。我会做到好让你心甘愿接受我这个爸爸。”

    方艾只是默默看着车窗外,没有搭理司徒雷煌

    肯尼迪会所,方艾侍者引领下来到了第一次遇到朗盛桀那个包厢。走进包厢里就看到朗盛桀一脸温柔笑意向着她展开了双臂。方艾也开心微笑着走到朗盛桀面前,像只小猫儿一样依进了朗盛桀温暖宽厚怀抱里。两个人紧紧拥抱一起互相呼吸着彼此味道,心里都是满满幸福!“姐,我觉得自己这一刻真好幸福,从没有过幸福!我好知足,因为你是我姐姐!”

    听了朗盛桀这句话,方艾心里一,眼眶也跟着一,紧了紧抱住朗盛桀腰手臂,“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我一直都好喜欢你好珍惜你,但是我又好怕你对我靠近,你让我觉得抗拒又有着无形引力,对你感真让我好矛盾,但是你怎么就成了我亲弟弟?这真让我兴奋地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了,因为你存才让我觉得自己是被上帝所喜!”

    朗盛桀微笑着把方艾推离自己怀里,捧着她绝美小脸蛋儿用拇指擦着她泪水,“就是知道哭,你可是姐姐,你要保护我,怎么这么没用啊?”朗盛桀语气温柔逗着方艾。

    方艾‘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你人高马大,壮像头牛一样,还需要我来保护吗?”方艾说着用小拳头照着朗盛桀肌打了一拳。

    朗盛桀笑着搂住方艾肩膀,爽朗笑了,“姐,你还着记得这房间不?”

    怎么会不记得?想起第一次见面场景,方艾不自红了脸,“你还敢提?”

    “哈哈哈哈,姐,咱们这叫不打不相识,我倒觉得很有意思,每次回忆起来你那天勇猛样子,我就觉得好好笑。”朗盛桀拉着方艾来到桌子前面,打了个响指侍者送上咖啡。

    方艾端起咖啡闻了闻,“牙买加蓝山?”

    朗盛桀赞许挑了挑眉,“还不错,有品位!”

    “你和司徒焰都一样,一样喜欢奢侈,其实我觉得越南松鼠好喝一点,既便宜又好喝!”方艾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有时候男人品味是地位代表,这些你们女人是无法体会。”朗盛桀也无所谓挑起眉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谬论!”方艾把挽着精致咖啡杯杯沿。

    “你男人对你怎么样?不会是因为有血缘关系就把你甩了吧?”朗盛桀说话一向直白从不转弯抹角。

    听了朗盛桀话,方艾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起初司徒焰坚定方艾是知道,可是自从自己住院以来他就消失不见了,打电话也就是冷冷淡淡应付几句,说实话方艾真不知道司徒焰现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不会,他有多我你是知道。”方艾只能这么回答,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今后路要怎么走下去。

    “呦,好没有底气回答呀,不会是他已经躲起来了吧?”朗盛桀没有正经说道。

    “怎怎么会?他近好忙!”方艾掩饰着自己惊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啊!咳咳咳”方艾惊慌中被咖啡烫了一口,烫伸着舌头直哈气。

    “怎么搞?这么不小心!”朗盛桀马上给方艾倒了一杯冰水让她缓解一下,“怎么样好点没有?”

    方艾喝了几口冰水,又含了一口嘴里好一会才舒服一些了,“好多了!”

    朗盛桀看着方艾红红眼眶,知道她一直隐忍着,如果她不想说他也不想她,“今天找我什么事?不会就只是想跟我喝杯咖啡吧?”朗盛桀故意转开话题,不想方艾心里不舒服。

    “我今天找你是因为受人之托。”方艾知道朗盛桀很抗拒司徒雷煌和张若雪,所以想要婉转一点。

    朗盛桀是何等聪明人,方艾这么一说他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是那两个人让你来,那你就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就回去告诉他们,我现过得很好,没有他们养育我也长得人高马大,根本不需要他们假惺惺,如果他们是因为怕我会报复他们,那你可以跟他们说,我朗盛桀对他们没有亦没有恨,以后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自己过自己生活!”朗盛桀说着已经有些激动地双手握住拳头,方艾看得出他压抑着自己。

    “你这样做又是何苦那?我们同病相怜所以我当然能理解你感受,虽然会很难过会很痛心会很不服气,但是我们多是渴望,不是吗?我们比谁都要渴望亲人、渴望亲不是吗?他们之所以会不知道我们存,当年事我们也不甚了解,但是通过侧面了解我真相信他们也是受害者,当年我妈妈怀着我时候离开了司徒雷煌,后来司徒雷煌得到消息是我们母女都死了。而你就加离奇了,你是误喝了别人要毒死司徒雷煌毒药当场亡,谁也无法解释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也许只要当初害他人才能解释清楚,但是当事人都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站他立场想一想那?同时失去了自己三个人,他会是什么感受?也许他是做了一些不好事,但是他也算都是得到报应了,不是吗?”方艾虽然自己一直都没有原谅司徒雷煌,但是通过对朗盛桀劝说自己心里也渐渐动容了。

    朗盛桀静静听着方艾话,这里面有很多细节真是他所不知道,他儿时记忆里莫尼告诉他是完全不一样另一个版本,莫尼口中他父母是唯利是图小人,为了获得多赌资才把他辗转卖给了好几个人,后是莫尼发善心收留了他,才使他少受了很多苦,有饭吃有衣服穿有书读,他心里他亲生父母就是罪人,而莫尼才是他救命恩人,亲亲亲人,可是为什么忽然之间一切都变了那?为什么所有一切都颠覆了?这个世界哪里才是真?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