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你这是在跟谁说话?什么时候你学的这么没规矩了?在四皇子的面前你这样没大没小的跟自己的父亲说话,难道就不怕人家笑话吗?”司徒雷煌的气势也不输给司徒焰,语气也是非常的生硬,他是铁了心要拆散司徒焰和方艾的,一直都以为自己对联姻的事束手无策了,因为司徒焰根本就不是一个谁可以左右的人,以前他没有针对司徒雷煌那是因为没有遇到他在乎的人和事,现在牵扯到他在乎的女人,那么一切就都不那么顺利了!不过老天爷还是眷顾他的,忽然让他发现了方艾的那条链子,这真是天赐良机呀!本来他倒不是有多高兴找到女儿,不过也不排斥,有总比没有好吧?但是重点在于这个女儿的出现,是他对巩固司徒王国的又一个有利的契机!他们现在的兄妹关系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会分开结束人关系,那么司徒焰还有什么借口不联姻那?他就不信这两个人真的敢挑战全人类的道德底线,他就不信他们敢继续这样的乱、伦关系!他司徒雷煌什么时候做事都是要十拿九稳的,这一次也一样!

    方艾感觉到了从司徒焰上散发出来的扈气,她抬起头看着司徒焰紧绷着的英俊侧脸,有些心慌的害怕他们父子俩会因为自己吵起来,说实话她真的不希望他们因为自己反目,那样她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司徒焰也感觉到了方艾的紧张,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按了按她的肩头,意思是告诉她不要紧张不要害怕,把一切都交给他就好了。“我只是有很重要的事想马上跟您谈一谈,怎么就变成没规没距了?父亲的这顶帽子扣得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司徒焰虽然面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但是语气却是透着刺骨的寒气。

    司徒雷煌当然了解司徒焰的脾气,也知道他一直以来都是隐藏着他的锋芒。但是他更加明白惹怒了司徒焰会有怎么样的后果,但是他司徒雷煌也不是软柿子,他想做的事也是一定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冷的笑了笑对着赫尔本说道。“四皇子见笑了,焰儿从小就特立独行惯了。所以什么事不依着他,他就会是这么嚣张跋扈的样子。”

    听了司徒雷煌的话,赫尔本无所谓的笑了笑,“伯父多虑了,像焰兄这么优秀的商界精英,他绝对有嚣张的特权,如果你们父子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谈。那么我们兄妹就回避一下。”

    “不必了,焰儿也不会有什么背人的话要说,再说我们即将成为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也没有什么好瞒着你们的,焰儿,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司徒雷煌算准了司徒焰不会再外人面前跟自己说这件事,就算是他不在乎可以说出来,那么方艾也是绝不会许他当着赫尔本兄妹的面说出这件事的。

    司徒焰眼神冰冷的看着司徒雷煌。面对他的挑衅司徒焰插、在裤袋里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你以为我不敢再这里说吗?我”

    方艾怕司徒焰会不管不顾的在赫尔本兄妹面前把事说出来,这毕竟是挑战伦理道德的一件事,方艾真的不希望别人知道,虽然她表现的好像已经想通了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她的骨子里也是很排斥这件事的,毕竟两个人的关系是那么的尴尬,方艾又是一个思想守旧的女人,所以她的内心真的是很怕别人知道的,她觉得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定都会唾弃她的。听到司徒焰要说出来,吓得方艾伸出小手拉住了司徒焰的衣角打断了司徒焰即将出口的话。司徒焰低头看了一眼方艾苍白的小脸儿,终就没忍心把话说出来,他知道虽然方艾装得很坚强的样子,其实她根本就没有跨过她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儿。

    司徒雷煌是何许人也,虽然司徒焰和方艾的这小小的互动不显山不露水的,不知道内的人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不对劲,但是他可没有把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忽略掉,很适时的出声,“小艾,之前你是不是调皮惹到四皇子了?还不赶快跟四皇子道歉?”司徒雷煌很巧妙的把苗头转向了紧张的要命的方艾。

    方艾听到司徒雷煌提到自己,吓得浑一抖,大眼睛惊慌失措的看了一眼司徒雷煌又看向赫尔本,“四四皇子,今天早上的事,是我不对,我道歉!”

    司徒雷煌爽朗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我这个女儿呀就是喜欢恶作剧,一天调皮的像个小孩子,来来来,四皇子,公主下,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司徒雷煌的女儿,小艾,来见过四皇子和公主下。”司徒雷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把方艾的份作死,让司徒焰断了所有念想,也堵住了他的嘴让他只有接受之功没有反手之力。

    赫尔本和卡西拉意外的互望一眼,又同时看向司徒焰怀里那个脸色苍白绝美妩媚的小女人,还有司徒焰那张冰冷到可以冻死人的俊颜。赫尔本是有些意外,卡西拉则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自从看到司徒焰拉着方艾的手下楼开始,她就一直心里憋了一口气,她想这个女人不是个小女佣吗?怎么司徒焰会对她这般的温柔,看着她的眼神柔似水的,那是自己梦寐以求却不曾得到过的眼神,她的心一直跟着司徒焰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飘着,越是看着他们相拥的画面越是让她的心片片破碎,听到司徒雷煌介绍说这个女人是她的女儿,那就是司徒焰的妹妹喽!马上消散了内心的郁闷,开心的拉住方艾的小手,“小艾姐姐,你好,我是卡西拉,”卡西拉含脉脉的看了一眼司徒焰,没有接收到他的眼神,他只是冷冰冰满扈气的皱着眉头看着司徒雷煌,感觉到他好像不高兴了,卡西拉赶快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方艾,“是焰的未婚妻,之前也没听焰提起过他还有个妹妹,哥哥早上把你当成女佣,还指使你沏咖啡,真是不好意思,误会一场!不过你也恶整到他了,也算是扯平了对吗?”

    方艾被卡西拉的拉着手,感受到她真诚的,有些尴尬的弯唇笑了笑,虽然听到她说是司徒焰的未婚妻方艾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应了一声,“你好!我”方艾正要跟卡西拉客两句,忽然被司徒焰拉过了被卡西拉握着的手,隔绝了她们两个人的

    司徒焰霸道的从卡西拉的手里抢过方艾的小手握在手里,“公主这话说的为时尚早,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司徒焰的未婚妻了?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他可不想因为这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的一句话,惹他的宝贝不开心,因为当卡西拉说到她是司徒焰的未婚妻时,司徒焰明显感觉到了方艾体的紧绷!不过他很喜欢方艾有这样的反应!这小女人已经慢慢的在开窍了,他很喜欢方艾这样的转变。

    卡西拉听了司徒焰的话脸色瞬间苍白的没了血色,她有些站不稳的往后退了一步,刚好赫尔本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她,“你没事吧宝贝!”赫尔本满眼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又有些生气的抬眼看着司徒焰语气很是生硬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司徒老先生这一次邀请我们兄妹到这里来做客,就是以未婚妻的份来见家长的,这么明显地事怎么被你弄得好像我妹妹上赶着你一样那?你以为你是谁呀?可以这么跟我妹妹说话?”赫尔本真的生气了,看看司徒焰又眼神无比愤怒的看向司徒雷煌,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宝贝到不行的妹妹,还会受这样的羞辱和委屈的!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谁,我是司徒焰,独一无二的,我在重复一遍,我一没有跟你妹妹订婚,二没有答应她什么联姻的事,三没有给她任何承诺,我就不明白你们是怎么就认定了我,但是我可以在这里再郑重的声明一次,我,司徒焰,跟卡西拉小姐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不会更加不可能跟她结婚或是订婚,所以请你们以后不要在犯这样的错误,下一次如果在这么胡言乱语的话,我就没有这么客气了!”司徒焰其实也不想嘴这么毒的,毕竟人家小公主和四皇子也没有真的得罪他,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女人因为卡西拉的话不开心了,所以他的语气就很冲!

    “你”赫尔本感觉到自己的妹妹在自己怀里颤抖了一下,明显是司徒焰的话刺激了她,赫尔本生气的怒视着司徒焰英俊不可一世的俊颜,竟然一时气得语塞了!

    “焰儿,你这说得什么话?四皇子和小公主是我请来的座上宾,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司徒雷煌底气十足的对着司徒焰吼道。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