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的血缘关系是无法磨灭的,我们怎么可能顶着兄妹的关系去做人间的事?我真的好迷惘!我真的承受不了这样的事!我们将会是全世界的笑柄,我们将会受到所有人的嘲笑和指责,即便是这样你也不怕吗?你也可以坚持下去吗?我真的做不到,一想到从今以后我一出家门就会有人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我就害怕的要命,我好怕别人嘲笑你指责你,我好怕你会受到伤害!”方艾有些茫然的看着司徒焰深邃的双眸,他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的洒脱?他怎么可以完全不把他们的血缘关系当做一回事?真的可以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吗?她真的做不到!

    司徒焰就知道自己回来之前司徒雷煌给方艾做了不少的功课,方艾说得这些话都是司徒雷煌刚刚跟自己说过的,只是让他感到无比窝心的是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傻女人还是想着他的安危他的感受,她一直害怕的不是她自己的名誉和感觉,而是怕他受到歧视和伤害,这让司徒焰的心又紧紧的柔软了几分!跪在方艾的面前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傻丫头,我这么强大,怎么会受到伤害那?我不是说了,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就去内瓦,你还记得我们在那里的一个小村子里买了一民宅吗?还有你的那些新结交的好朋友,他们那里民风质朴人也随和,你不是很喜欢吗?那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老婆,我们就去那里过我们的新生活好不好?我们买一片地种果园好不好?种一些你吃的水果,可以自己吃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我们每天白天打理果园,晚上就坐在院子里看星星。你不是说那里的星星特别亮吗?我们就这样朴朴实实安安静静的过完我们的下半辈子好不好?就只是这么想着我都觉得好幸福!”司徒焰轻轻的吻着方艾的发顶,感觉到她颤抖的子在他的憧憬中渐渐的平复下来。

    方艾躲在司徒焰的怀里,听到司徒焰说起在内瓦的子。想起那段时间两个人幸福的生活,那个时候她真的是有想过。一辈子生活在那里该有多幸福?现在被司徒焰提起,她的心里也无限的向往,真的可以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重新开始吗?可是他们是兄妹呀!这样真的可以吗?轻轻的推开司徒焰一点,看着他深邃的双眸,“我们真的可以那样吗?可是我们是兄妹呀?我们真的可以回到从前了吗?回得去吗?”

    “回得去的,我们并没有错为什么要承担上一代的错误,我们从一开始在一起就没有人告诉我们不可以。那么现在我们就不要去管那些不应该我们去承担的问题,我们只要继续好好的在一起就没有问题了,宝贝,你相信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只要我们自己不在乎,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的,再说我们要去生活的地方没有人认识我们,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过去。我们只管好好的相好好地幸福的生活下去,这就够了!听我的话好吗?不要把自己弄得像要世界末了一样,只要你我都好好的活着,这世上就没有可以打倒我们的问题,你说是吗?”司徒焰看着方艾一双迷蒙的大眼睛。心疼她的惊慌失措。

    “可是伯父他会许吗?他会让我们离开吗?他一定不会纵容我们这么做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我们分开的,”方艾说到这里害怕的一双小手握住司徒焰的一双大手,害怕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我们该怎么办?还有,其实我真的很开心可以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你知道的,我从小没有亲人,在孤儿院被欺负的时候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是死了,还是不要我了?我一直都觉得我的爸爸妈妈不喜欢我,所以他们不要我了把我送去孤儿院的,可是当我知道其实我的爸爸妈妈是因为特殊的原因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是有多么的开心你能体会吗?我不是爸爸妈妈不要的小孩,是他们不小心把我弄丢了,他们还是我的!你知道想明白了这件事我有多开心吗?我真的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可是,一想到如果我认了伯父做爸爸,那么你就是我的亲哥哥了,我就好害怕,我不要你是我的哥哥,我不想要和你分开,”说道这里的时候,方艾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地落在了两个人相握的手上,“司徒焰,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捉弄我们,他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相恋,当我们深彼此发誓要共度一生的时候,他又宣判了我们的死刑,他为什么那么残忍?他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如果他不想让我们在一起,不想让我们相,不想看到我们幸福,那么他为什么要让我们相遇?为什么要让我们上彼此?他为什么那么残忍?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要用我的亲生父亲去换我们的,那么我宁愿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我真的真的不想要跟你分开,我想要做你的女人,一辈子跟你生活在一起,为你准备餐点,为你穿西装,为你打领带,为你生儿育女,一辈子做你听话的小女人!可是现在忽然之间你就变成了我的哥哥,我真的没办法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我真的不想去接受!可是司徒焰,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真的逃得开现实吗?我们真的能做到抛开一切去隐名埋名的过我们的生活吗?你的义务你的责任,还有你肩上的担子,你真的放得下吗?我们如果可以那么自私的话,还会像现在这么的痛苦吗?父母把你养这么大,你真的能做到对他们不闻不问吗?我知道你是不想我的压力太大,才让你自己狠起心肠来的,但是我知道你比谁都要放不下太多的东西,虽然你从小就没有得到过你想要的亲,但是我知道你比谁都还要渴望,你也比谁都还要担心你的父母,你想要孝顺他们只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好,可是如果我们真的不管不顾的离开他们,我知道你一定会满心牵挂的,因为你虽然外表冷酷无,但是只有我知道你的内心是多么的善良!”方艾一边流眼泪一边握着司徒焰的手诉说着,看着司徒焰深邃的眼睛,一颗心碎得片片。

    司徒焰听着方艾的话,一颗心也被她说得狠不下来了,方艾说得对,虽然自己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父母都是一副若即若离的样子,但是其实他真的非常的渴望亲,他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像别的儿子那样跟自己的父母不要总是像对待领导的样子,他也想要跟自己的父母亲近,也想要像别的儿子那样的跟自己的父母谈心说秘密,把自己心里的焦虑和委屈可以对着自己的父母倾诉,虽然张若雪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自己也毕竟叫了她这么多年,他也好想能跟她撒撒说一说心事,从小到大虽然司徒雷煌都把他像铁人一样的训练着,但是他真的很想能像别的父子那样的跟自己的父亲谈谈天说说地,一起下棋一起骑马,一起喝茶一起打球,说一说男人之间的小秘密,可是那些终究是他的渴望,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实!伸手轻轻地捧住方艾的脸蛋儿,拇指擦着她不断掉落的泪水,“不要哭了,我会心疼的,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你只要回答我,你还我吗?你想要跟我在一起吗?”虽然方艾说得都对,但是司徒焰什么也不想多想,他只想要跟方艾在一起,他不想要跟她分开,他不要做她的哥哥!

    方艾的小脸儿在司徒焰的手心里点点头,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滴答滴答的掉在了司徒焰的手心里,“我你,我非常非常的你!我也不想跟你分开,我想要永远跟你在一起,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只想做你的女人!”方艾的小手盖在司徒焰的大手上轻轻地摩挲着,“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妹,我们的是不被任何人承认的,我们也得不到别人的祝福,我们这算是什么你知道吗?我们怎么可以在这么固执下去,不知道的时候还是可以原谅的,可是现在知道了一切我们还要执拗的在一起,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我们会被全世界唾弃的!我不想你为了我背上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罪名,更不想你被别人轻视被别人耻笑,我也不想你的父母为了这件事跟着我们被别人说三道四,这些你都想过吗?我不想你为了我勉强自己,你明白吗?”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