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放开她

    方艾从赫尔本的手里拽回自己的小手藏在了后,瞪着大眼睛看着赫尔本说道,“咖啡已经沏好了,没事的话我去忙了!再见!”说着越过赫尔本走出厨房。

    “你叫方艾?哪一个方哪一个艾?”赫尔本竟然用一口不算太流利的中文问道。

    方艾好奇的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赫尔本,“你会说中文?”

    赫尔本听到方艾这么问自己,有些傲的微微扬起下巴点头道,“我不仅会中文,我还会俄文、法文、德文、文、韩文、西班牙语、波斯语,我的母语是阿拉伯语,还有很过小国家的地方小语种我也会说,对中国我从小就很喜欢中国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也是一直很仰慕的,所以我不仅会说中文我还会写中国的书法和国画那。”赫尔本无限显摆的说着自己的能耐!

    会那么多国家的语言?方艾有些吃惊的看着赫尔本,以前只知道司徒焰会很多国家的语言,她就崇拜的要命,现在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人,方艾真是从心里升起一种崇拜,因为她只会国语和英语,当年练英语口语的时候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那!所以让她知道谁会那么多国家的语言,她可是真的很崇拜那,不过

    方艾内心升起一种崇拜的同时,也看到了赫尔本手上的动作,知道好戏就要登场了,不过她这个始作俑者也该逃离现场了,“呵呵,你真棒!你慢用吧,我要去忙了!”说完一溜小跑的出了厨房。后很快传来‘噗’的一声,方艾顿了顿脚步,但是很快还是冲上了楼梯,嘴角掩饰不住的坏笑使她的小脸儿都跟着一抽一抽的。方艾快速的走上了二楼刚要拐进自己卧室的时候,后一阵冷风袭过,整个人被人按在了卧室门外的墙壁上,“啊”方艾惊呼一声。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墙上,痛得她小脸儿都有些扭曲了。

    赫尔本看着脸色有些痛苦的小女人,手上的力道稍微轻了一点,“你给我喝的什么?”

    “什么喝的什么?咖啡呀!”方艾有些做贼心虚的不敢看赫尔本的眼睛,刚刚她只是不服气自己因为赫尔本在张若雪那里吃的哑巴亏,所以沏咖啡的时候就给他加了一点料,本想着把咖啡交给他就赶快逃离现场躲起来的,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抓包了。

    “我是问你咖啡里放了什么?”赫尔本轻皱着眉还回味着嘴里涩涩的味道,这个小女人倒是很会装,到现在了还是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咖咖啡里?咖啡里当然是咖啡豆磨成的粉呀?不然还会有什么?”方艾是最不擅长说谎的。若不是刚刚自己真的很气不过。她也不会这么坏心眼的恶作剧。

    赫尔本眯起好看的眼睛。盯着方艾因为慌张而显得通红的小脸儿,昨晚因为灯光暗的关系,并没有觉得方艾长得有多漂亮,现在看来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白皙水嫩的皮肤几乎连毛孔都看不到、高小巧的鼻子。樱红圆润的小嘴儿,因为紧张小嘴儿微微张着,一副语还休的模样,真是勾得赫尔本想要一亲芳泽,尝一尝她甜美的味道!略微弯着子单手扣住方艾的脖颈跟她平视,鼻尖几乎挨到她的,说话的时候一股股气喷到了方艾的小嘴上,“你很狡猾,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聪明的猎手,你刚刚往我的咖啡里放了多少盐?嗯?你最好给我说实话,不然你会因此付出代价的!”

    收到赫尔本赤果果的威胁和无比暧、昧的姿势,方艾向旁边歪了歪脑袋,可惜赫尔本稍微用力的抓着她。使她根本躲不开他,“有什么话,你放开我再说,你这样我很不舒服!”

    “那你有没有想过喝了那种咖啡我也会不舒服!”赫尔本反问道,不容方艾逃离的抓着她的脖颈,说话的时候眼睛一只盯着方艾不停蠕动的小嘴儿。

    “哪种咖啡呀?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没有放糖和精的。”方艾强词夺理的说道。

    “可是我也没有让你放盐啊?为什么还放?”赫尔本问道。

    “你也没说不可以放呀?我以为你会喜欢!”方艾瞎掰的本事还真是有长进!

    “你见过有谁喝咖啡是放盐的?嗯?”赫尔本见方艾死不悔改的样子,有些咬牙切齿的说。

    “我我呀!我喝咖啡就喜欢放盐的,怎么啦?”方艾睁眼说瞎话,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镇定的说出谎话的,不由得佩服自己竟然可以做到,见赫尔本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压到了自己的上,方艾惊慌的用手推着赫尔本的膛,想要与他保持距离!

    赫尔本听了方艾的话魅惑的弯起了唇角,一双狭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方艾的大眼睛,“哦,那原来是你的口味,那么现在你在沏一杯加盐的咖啡喝给我看好不好?我要知道你喝了加盐的咖啡会是怎样享受的表,喝给我看那!”

    “放开她!”方艾推着渐渐靠近自己的赫尔本,刚要说话,没想到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吓得方艾浑一抖,转头看向楼梯口的男人。

    赫尔本也听到了声音,感觉到方艾浑一抖,纳闷的转头也看向来人。

    司徒焰一副盛怒的样子,站在楼梯口处威严的如同帝王一般,本是在路上发现一会儿开会的文件忘记带了,本可以让阿强或西恩回来取的,可是想到家里的那个不消停的小女人,想着回来可以见她一面搂搂她、亲亲她,所以就自己回来了,进了屋子第一件事就是去琴妈的房间看她醒了没有,屋子里没有人以为她回他们的房间了,可是没想到会在上楼以后看到这样让他怒火中烧的一幕——男人弯着腰锢着怀里的小女人,两个人的脸几乎挨到了一起,男人怀里的小女人含羞带怯的看着他,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的心虚表!“我让你放开她!”司徒焰见两个人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大步上前直接推开了赫尔本,把方艾搂在自己的怀里,那眼神似乎能将赫尔本凌迟。

    赫尔本被司徒焰突然的力道推了一个踉跄,耸耸肩不明所以的看着司徒焰,“哦,你这是怎么了?我只是再跟这个小女佣开玩笑,你至于这么冲动吗?”他不明白,像司徒焰这么冷漠的一个人怎么会对家里的佣人都这么的好,昨天的琴妈是,现在的这个方艾也是,看来他的冷漠只针对外人,之前还一直觉得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这样冷冰冰的男人会吃亏,不过现在看来眼前的男人应该是属于外冷内型,这样的男人一旦想要对谁好,那就是全力以赴的!赫尔本在自己的心里给司徒焰暗暗的加分,他觉得自己的妹妹嫁给这样的男人也是不错的!

    “小女佣?”司徒焰听了赫尔本的话,孤疑的低头看了一眼方艾。

    “啊那个少少爷,我有事要跟你说,我们进房间去谈。”说着方艾伸手推开房门,拽着司徒焰走进房间,临关门前对着不明况的赫尔本说道,“皇子下,您现在去自己玩儿会儿吧,刚刚的事算我不对,我道歉!”说完不等赫尔本有什么反应就‘嘭’的关上了房门。

    赫尔本摸不着头脑的耸耸肩,这小女佣真有意思,等一下她忙完了还找她玩儿,一转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卡西拉,“懒虫,你还知道起啊?太阳都晒股了!”赫尔本一脸阳光的对着自己的妹妹用阿拉伯语调侃着。

    “谁像你啊?晚上很晚才睡早上一大早就起,好像你都可以不用睡觉一样,昨晚大家聊天聊到那么晚,我当然要晚起了,我要睡美容觉的!”卡西拉撒的跟自己的哥哥说道,这个四哥从小就宠着自己,所以卡西拉总是喜欢跟四哥撒

    赫尔本习惯的耸耸肩,“好好好,你要变成小懒猪我没有意见,就只是你要小心一点,别睡成大胖子人家司徒焰会嫌弃你的。”

    卡西拉跑过来挽住自己哥哥的手臂,撒着说道,“谁会嫌弃我都没有关系,只要最我的四哥不嫌弃我,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四哥,你说,你会不会嫌弃我?说呀!”

    “哈哈哈,我怎么会嫌弃我最的宝贝那?我的小公主是世上最美的,谁也没有资格嫌弃你,谁要是敢嫌弃你,我就一枪毙了他!”赫尔本很护犊子的说道,一只手很宠溺的揉揉卡西拉的小脑袋。

    卡西拉开心的蹦跶着往赫尔本的怀里钻,一脸调皮的吐着小舌头,“好哥哥,我就知道你是最疼我的!”

    赫尔本把卡西拉搂在怀里,揉揉她的肩膀,“怎么样?是不是饿了?下楼去吃早餐,我觉得这里的厨师真的很棒,做出来的东西很好吃的!”说着兄妹俩相拥着下楼,临离开之前赫尔本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若有所思的转过头看看自己的妹妹,妹妹是自己最珍贵的宝贝,谁也别想让她伤心!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