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失控

    “司徒兄?”上官震岳试探着叫了一声司徒雷煌,他已经失神好一会儿了,自己说了那么多话他一点反应也没有,真是完全被无视了,郁闷呐!

    司徒雷煌忽然从回忆中警醒过来,四下张望了一圈那抹熟悉的影,她正坐在一楼靠窗的位置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玩着手机,口味都是那么的相似,也是红色专用的焦糖玛奇朵瓷杯,怎么会这么巧?她是谁?这么想着,司徒雷煌就不由自主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司徒兄,你要去哪儿?”上官震岳忙叫住一直处在失神之中的司徒雷煌。

    司徒雷煌彻底清醒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会见到个小姑娘就这么失态了,真是丢脸!“呵呵呵,没事,只是在想一些事!”司徒雷煌有些掩饰的又斜眼看了一眼那个跟自己心中的女人一模一样打扮的女孩,因为在高处他倒是很想看清那女孩子的长相,怎么会有形和打扮这么相似的两个人那?关键是现在的年轻女孩怎么还会有喜欢这种过时装束的那?真是太意外了!

    上官震岳不着痕迹的顺着司徒雷煌的眼光往楼下看过去,不哑然失笑!这司徒老兄一辈子清廉寡,还是头一次看他被哪个女人吸引了眼光,笑着摇摇头举起咖啡喝了一口。

    “失陪一下,我去洗手间。”司徒雷煌见那个女孩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往里面走,也赶快站起来跟上官震岳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去。

    一楼的休息区走廊里,司徒雷煌真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函语嫣’就那么向着自己款款的走过来了,是梦吗?还是幻觉?司徒雷煌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眼泪也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看来上天还是垂怜自己的,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可以看到语嫣这么健康的活着,真是太好了!

    方艾有些紧张的看着对面那个风姿卓越,高大英俊的男人。虽然上了些年纪但是却没有一丁点的老态,反而让人觉得更有一种成熟踏实的感觉!有些紧张的在后攥紧了拳头,在这样一个霸气滔天,夺人心魄的男人面前撒谎真的是比满清十大酷刑还要折磨人的事。但是想起西恩的交待,方艾还是鼓起勇气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经过司徒雷煌边的时候没有做任何停留的直接走了过去,就好像没有看到自己面前那个激动失控的男人一样!

    在方艾走过司徒雷煌边的一刹那,司徒雷煌猛地拉住了方艾的手腕,泪水还在止不住的流淌着,“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知道你这么多年躲着我是因为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陪在你的边。现在我回来了,我会陪着你保护你,我不会再让你受一丁点的委屈了。”司徒雷煌看着‘函语嫣’的一双勾魂夺魄的美目诉说着,把心里藏了三十年的话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方艾表面上极其淡定的说道,其实她的内心里真的被司徒雷煌这么动的诉说,感动的一塌糊涂了!她在心里暗暗地说道‘语嫣阿姨,您听到了吗?您一生牵挂的男人,他也是想着您着您的,您可以瞑目了!’

    司徒雷煌猛然间回过神来,有些怔愣的细细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番,是啊,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在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子面前这般的失态?细细看来她虽然跟函语嫣长得有几分相似。但是气场上还是有区别的,眼前这个女孩更加的有气势,不像语嫣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的小家碧玉模样,眼前这个女孩子一看就是出自名门,她的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高贵典雅的不容任何人轻视!而她的长相实际上也比函语嫣略胜一筹,只是眼睛特别的像,一样的晶亮水汪,一样的勾魂夺魄!有些惊慌的松开手,“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方艾对着略显狼狈的司徒雷煌微微一笑,“没关系!”说着就走进了洗手间。

    司徒雷煌看着方艾的背影消失在门里面,有些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语嫣还是回不来了,语嫣是真的离开自己!司徒雷煌痛苦的想着。

    方艾走进洗手间,关上门的一刹那靠在门上用手捂住口,刚刚真是紧张死了!自己差点连说话声音都颤抖了!慌张的拿起手机拨通了西恩的电话,“西恩先生,司徒老爷他看到我了。”

    “怎么样?他什么反应?”西恩镇定的问道。

    “他很激动,起初以为我是函语嫣,他哭得很伤心,后来他回过神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方艾把刚才发生的事说给西恩听。

    “嗯,跟我想的一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一下他稳定了绪一定会细细的盘问你。”西恩一边分析一边说道。

    “啊?那我要怎么回答呀?”方艾更加紧张了。

    “你就如实回答就行,就是不要提起你跟少爷的关系,也不要说出你的名字,少爷应该是跟他说起过你的名字,我想他会记得,如果他要是问起你就说出英文名字吧。”西恩谨慎的交待道。

    “这样好吗?你真的觉得欺骗他可行吗?万一以后他知道了我们骗他,会不会适得其反呀?”方艾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一次只能算是偶遇,你们之前并没有见过也没有看过对方的照片,我想他也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份,万一以后互相知道了份,也是可以解释的,如果你事先让他知道了你的份,那么你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的,你相信我!”西恩分析给方艾听。

    “好吧,我听你的。”虽然方艾并不认为欺骗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只要是能有机会跟司徒雷煌说上话,就成功一半了不是吗?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用手拍拍脸蛋儿看着镜中的自己,“方艾,加油!”说完如同要奔赴前线的战士一样的走出了洗手间。

    西恩不愧是服侍了司徒雷煌一辈子的人,他把司徒雷煌的一举一动都猜得清清楚楚的。当方艾看到站在走廊里没有离去的司徒雷煌是,方艾心里想着的就是这个问题!

    “这位小姐,可以赏个光让我请你喝杯咖啡吗?”司徒雷煌已经调整好绪,风度翩翩的对方艾发出邀请。

    方艾大方的点点头,“刚刚您的绪失控让我知道您一定是一个中人,有这么浓厚感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所以我很荣幸!”

    司徒雷煌很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方艾落落大方的向着外面走去。在侍应生的引领下,司徒雷煌和方艾两个人来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卡座,侍应生递过来餐单方艾没有接,“一杯焦糖玛奇朵,一份巧克力慕斯,谢谢。”方艾按着西恩说的点出了餐点,两只手在桌子下面紧张的握紧。

    “蓝山。”司徒雷煌也是直接说出了自己最的咖啡,他用很疑惑的眼神看着方艾,为什么连吃的甜点都是一样的?

    看着侍应生走开了,方艾礼貌的微微一笑,“您一定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司徒雷煌很欣赏方艾的聪明和直白,但是也更加在心里感到疑惑,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可以冒昧的问一句,你的父母还健在吗?”

    方艾喝了一口侍者递过来的咖啡,淡淡的说,“实不相瞒,我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在我记事的时候开始我的印象中就没有父母的样子了。”

    司徒雷煌意外的挑起眉,这女孩竟然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那么上的这股强大的气场是从何而来?这种高贵不容人忽视的气质只有名门出来的孩子才会具备,一般的小家小户尚且培养不出这样的气质,何况是孤儿院那样下九流的地方?“很抱歉!不过你的气质可不像是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孩子。”司徒雷煌实话实说。

    “没关系,我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独特的气质,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罢了。”方艾谦虚的说道。

    司徒雷煌微笑着点点头,这女孩很谦虚很低调,说明她稳重有内涵,这正是司徒雷煌所欣赏的秉!“刚刚我很失态,让你见笑了。”司徒雷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流露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成为笑柄的,您不要把这个当做一回事,我很感动!能被您这样的男人深至此,那个女人真的很幸运!”方艾发自内心的说道。

    司徒雷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你小小年纪,懂得的还多的。”

    “我不小了,都三十了,我也很深的过,也尝过生离死别,所以您的心我懂!”方艾淡笑着说道。

    “三十了?好巧啊!”司徒雷煌对方艾忽然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自己跟语嫣的孩子如果当年没有胎死腹中,也该有三十岁了吧?

    “您说什么?”方艾没听清楚司徒雷煌的自言自语。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