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多嘴的琴妈

    方艾知道在这样的豪门里,接受她这样的媳妇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司徒雷煌不同意也是正常的,只是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改变心意接受自己那?虽然知道这是件很难办到的事,但是自己也要想办法做点什么,不能什么事都让司徒焰一个人去烦心,方艾不想自己在司徒焰的面前只是一个被保护的好好的无能的女人,她想为他做点什么,司徒焰为了她命都可以不要,自己付出一些损失一些自尊又有什么关系那?“琴妈,能跟我说说,司徒老爷遇到了什么样的感刺激吗?”

    “哎,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主子的事我们是不能多说多问的。”琴妈有些为难的看着方艾说道。

    “琴妈,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况,我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让司徒老爷接受我,我不想司徒焰把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扛着的。”方艾连忙解释道。

    琴妈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帮助方艾,坐下来看着方艾悠悠的说道,“其实,年轻时候的老爷也像少爷现在一样,高大帅气、顶天立地的,有多少女孩子为了老爷伤透了心,还有自杀的那!可是老爷对那个女人就像现在的少爷对你一样,在他的眼里谁也比不上那个女人,他那个时候也是遭到了老太爷的反对,所以一直没有办法娶那个女人,后来那个女人怀孕了,老爷就像疯了一样的跟老太爷吵架,甚至要跟家庭决裂,事就这么一直僵持着,直到那个女人分娩,可是遇到难产就死了。老爷那个时候像疯了一样的,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也彻底的离开了家庭不再跟司徒家有半点联系,后来是老夫人跪在老爷的面前求他,他也是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己的母亲伤心。才又回到了司徒家。可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近女色了,无论遇到多好的女人他都不动心。一直过了这么多年,可是半年前老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知道那个女人当年根本没有死,只是躲着他这么多年,老爷就很伤心想去问问她这都是为什么?可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等老爷终于有机会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哎,真是造物弄人!从那以后老爷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比从前更加的冷漠了!”琴妈一边诉说,一边惋惜的摇摇头。

    方艾听了整件事的经过。觉得非常的痛心。为什么有人就不能终成眷属那?“看来司徒老爷其实也是个中人。他对这个段感付出了全部的心思,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也难怪他会变得铁石心肠的,而他的心里现在就是有个结打不开。他就是想要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躲着他这么多年,明明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来找他?如果我要是能查到真想就好了!”方艾在心里思索着对策。

    “真相我想这世上只有函语嫣那个女人能知道了,可是她已经死了,哎!”琴妈自言自语的说道。

    函语嫣?‘你跟我长得很像,这眉、这眼比我女儿长得都像我’‘我在临死之前有两个遗愿没有完成,一个是一个是’方艾的脑子里忽然跳跃出了这几句话,函语嫣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在哪里听过?医院?病重的老妇?还有急救?去世?葬礼?太巧了吧?方艾有些激动地拉住琴妈的手,“琴妈,你再说一遍。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叫函语嫣,我听西恩提过很多次,不会记错的。”琴妈回忆着说道。

    ‘你跟我长得很像,这眉、这眼比我女儿长得都像我’想到这句话方艾有些激动地拉住琴妈的手,“琴妈。你好好看看,我跟她是不是长得很像?”

    琴妈莫名其妙的看着方艾,不过还是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我也没见过她几次,还是她怀孕的时候有些浮肿的样子,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像,怎么?你认识她?哎呀!”琴妈好像联想到什么似的一拍大腿,“你今年三十岁了吧?你长得又很像她,会不会是当年她没死,孩子也没死?你是她的孩子?”琴妈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方艾,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推断很正确。

    听了琴妈的话,方艾失笑出声,“呵呵,琴妈,您是不是电视剧看太多了,这么狗血的剧你也会想到?不是啦,我跟她只是在美国的一家医院见到过,那时候她病得很重,基本都脱像了,只是她说我跟她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比她的女儿都像她,我倒是没看出来哪里像了。不过现在想想当时她跟我说的话,我想她也是还着司徒老爷的,如果我有机会单独见一次司徒老爷,我会把他几十年的心结打开的,因为那个函语嫣一直都很司徒老爷的。”

    “她还有个女儿?多大了?”琴妈紧张的问着。

    方艾想了想林青儿,皱起了眉头,“那个女孩我见过,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应该跟司徒老爷没有什么血亲关系的,我记得函语嫣说过他们分开三十年了,那个女孩不会是司徒老爷的孩子。”

    琴妈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方艾,但是很快又义愤填膺的皱起眉头,“这个女人真是没良心,瞒着老爷这么多年,竟然还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生孩子,真是水杨花,哼!”琴妈被自己的臆想已经气得浑颤抖了。

    方艾看到琴妈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生气的,觉得她真是很可,笑着说道,“琴妈,您也别这么说,我想她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么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凭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跟我说得那番话,我想她这一生最最牵挂最愧疚的人就是司徒老爷了。”方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的为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说话,但是她觉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那个女人还能想着的人一定就是她最在乎的人吧?

    听了方艾这么说,琴妈叹了口气,“哎,只是苦了老爷这一辈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

    方艾点点头,也很为司徒老爷的痴感动,“您也别为司徒老爷伤心了,他现在不是也跟司徒夫人的吗?”想到司徒焰的父母,方艾就想见一见这两位老人的,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培养出那么强大的儿子的?

    “你可别说了,若不是当年老爷失去函语嫣伤心绝夫人耍手段爬上了老爷的生下了小少爷,老爷怎么会看上她那?可是没想到小少爷在三岁上就被人毒死了,真是造孽呀,老爷本想把她赶走的,可是看她刚失去了儿子像要疯了一样可怜的,这才把她留下,在司徒家当起了当家主母,其实她呀就是笑里藏刀的小人,以后你可注意她点。”琴妈一提起司徒夫人皱起了眉,好心的提醒着方艾。

    方艾越听越糊涂了,小少爷三岁被人毒死了?琴妈嘴里的小少爷不是司徒焰吗?想想也不对呀?琴妈说司徒夫人是在司徒老爷失去函语嫣之后才出现的?那么她就不是司徒焰的生母喽?怎么这么乱呀?“琴妈,听你的意思,司徒夫人不是司徒焰的生母?那司徒焰的生母那?”

    “啊?”琴妈知道自己多嘴了,她哪里知道司徒焰没有把家里的事跟方艾讲过呀?两个人都这么好了他怎么都没跟方艾说呀?“哎呀,我忽然间想起来,我厨房还熬着药那,小艾,你吃完了就去休息吧,我得去忙了啊!”交待完就转跑进了厨房里。

    方艾看到琴妈风风火火的样子,不莞尔一笑,收回眼光慢慢的思考着问题,原来司徒焰没有妈妈呀?那他的妈妈那?是去世了吗?还是司徒老爷因为要跟函语嫣在一起把他的妈妈抛弃了?原来,司徒焰这么可怜呀?忽然间好心疼他!想起了这么多年的种种,初遇司徒焰的时候他的样子,暗、狠辣、冷酷无,他这样的格都是因为没有一个温暖的童年才造成的吧?想起他曾经说过从小到大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游乐场玩一次,他从小一定是一个没人疼没人,凡事都要隐藏在心里的人吧?没有父母的疼呵护,有什么事都要自己去解决,久而久之才会养成他从前的那种格的吧?一直以来都以为司徒焰是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大少爷,他的脾气应该是骄纵出来的,但是没想到他也像自己那么可怜,虽然他有丰富的物质生活,但是他们的内心都是极度缺的人!所以他们遇到彼此以后才会那么的心灵契合,因为他们都需要彼此的慰藉,他们都在潜意识里把对方当成了心灵的依靠!这么想着方艾就留下了眼泪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