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焰的**爱

    司徒焰坐在司徒家老宅的大厅里,司徒雷煌还没有下楼,所以他百无聊赖的喝着琴妈送来的咖啡,“琴妈,方艾在海边别墅,等一下您跟我过去那边吧,别人伺候她我不放心。”司徒焰淡淡的说,琴妈在司徒焰的眼里就像是亲人一样,他从小没有妈妈,琴妈对他的关心和照顾让他觉得就像是母一样!在司徒焰的心里,从小到大没有真正的得到过父和母,所以西恩和琴妈给他的感觉就是父母的感觉!

    “哦?方小姐也跟您回来了,真没想到你们两个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还能走到一起,少爷,真的是恭喜恭喜呀!”琴妈本就非常的喜欢方艾,那个漂亮善良的女人是少爷所有女朋友里她唯一喜欢的,只有她不会借着少爷的势力持宠生,也只有她不把自己当佣人看,而且还非常的尊敬自己!

    司徒焰淡淡的弯起唇角,抿了口咖啡交待道,“您给她配点补药,这几天过去好好给她补补,我想要孩子!”

    “真的呀?太好了太好了!咱们司徒家有后了,老爷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地。”琴妈乐得直拍手。

    “先不要跟父亲说,他还没有同意我娶方艾。”司徒焰说到这里皱起了眉头,心一落千丈!

    琴妈是高兴过了头,她都忘了以方艾的份,老爷怎么会让她进门,看来这两个孩子要遭罪喽,小声的安慰司徒焰道,“少爷,你放心,别看老爷平时不大管你不大跟你说话,他还是很疼你的,他若是见了方小姐,知道她为人那么善良一定会同意的,”神秘的往楼上看了一眼又对司徒焰说,“少爷。我去跟管家请个假,就说我老家有事,我自己过那边去,省得老爷夫人知道了不高兴。”

    司徒焰了然的点点头,“你去吧,路上小心点,不要挤公交,打个车过去。”司徒焰知道琴妈省得要命,一定不舍得打车。

    “嗯,知道了。少爷。有什么话跟老爷好好说。不要耍子,这个时候能让老爷接纳方小姐才是最重要的。”琴妈最了解司徒焰的脾气,不过现在这个特殊时期还是凡事忍忍吧!

    司徒焰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不管怎么样在司徒家还有西恩和琴妈是对自己无条件的好。看着琴妈风风火火转离开的背影,司徒焰又陷入了沉思,回想起从小到大自己在这个家里的种种,心里不觉升起一丝悲凉!自己的父亲从小对他不闻不问,唯有在严格训练他的时候,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呵斥打骂知道他达到父亲所定下的标准,继母所没有对他恶言恶语相向过,但是也从没有发自内心的对他关心过。只是很礼貌很疏离的跟他保持着母子关系,不能说她不好但是也真的感觉不到又任何亲的成分。只有西恩和琴妈,他们两个人在司徒焰的生命中可以说是扮演着父母的角色,他们虽然在司徒焰面前总是唯唯诺诺的奴才样,但是他们会在关键时刻给司徒焰以提点。会让他在迷惘的时候看到一丝丝曙光,会在绝望的时候感觉到人世间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温。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司徒焰因为连续在大雨中徒步行军,高烧不退是他昏倒,在弥留之际他听到了司徒雷煌一声冷冷的‘废物’,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慢慢从昏迷中转醒的时候,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在自己的额前抚摸着,是那么柔那么软让他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妈妈’,随即便听到琴妈欢呼的声音,‘西恩,少爷醒了,少爷醒了,太好了!’然后是西恩狂奔出去找医生的声音,那个时候司徒焰的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暖流,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是有血有体温的,因为这世上还有人因为他没有死而开心而焦急!也是从那时候起,司徒焰变得不再那么冷酷无了,但是他那时的温只对于琴妈和西恩,对于别人他还是那副冷冰冰随时可能杀了对方的狠辣样子,直到遇到了方艾,他冰冷的心才逐渐的一点点的融化,内心暗的一角才慢慢的坍塌,才让他知道自己也可以有血有有感!想起那个小女人,司徒焰的唇角温柔的弯起,昨晚她狂暴的用她的小拳头打他、骂他,赶他从她的上滚下去的样子真是可至极,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昨晚把她累坏了,应该还在睡着吧?

    司徒雷煌走下楼来的声音惊动了一向警觉的司徒焰,他看向自己的父亲猛地站起,一股眩晕的感觉让他马上闭上眼睛。最近一段时间老是会有这种眩晕的感觉,从前只是偶尔,最近却是经常,司徒焰不在意的甩甩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父亲!”低下头恭敬地喊了一声,琴妈说得对,为了方艾自己也要忍了一时之气。决裂对自己毕竟是最最不利的结果,能忍则忍吧!

    “嗯!”司徒雷煌板着脸,冷冰冰的应了一声,坐到了沙发的主位上。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还真能看出司徒焰的影子,不愧是两父子!

    司徒焰见司徒雷煌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把小暖炉上为司徒雷煌温着的茶水递过去,“父亲,昨晚是做儿子的不对,我不应该那么跟您说话,更不应该负气离开,请您还是不要生我的气。”司徒焰为了方艾是豁出去了,委曲求全的说道。

    司徒雷煌有些不可置信的轻挑起眉,一张英姿不减当年的俊颜透着浓浓的意外,“哦?你竟然会为昨晚的事跟我道歉?我还真是太意外了,不敢当啊!”这小子为了心的女人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劲头跟自己年轻的时候还真是很像!不过若是在自己知道函语嫣的背叛之前大概自己还是会被这样的感所感动,但是在自己知道自己被深着的女人骗了整整三十年以后,所有的感在自己的眼里都已经一文不值了。

    司徒焰知道司徒雷煌在讽刺自己,忍住气继续陪着笑脸说道,“父亲,任何事都是儿子做的不好,您的所有做法都是出于对儿子的幸福考虑,这些儿子都知道!”司徒焰说着违心的话,自己都觉得恶心想吐!

    “呵呵,你还是不要说这些违心的话了,心口不一可不是你的作风,你这样强迫自己在我面前收起棱角,都是为了那个女人吧?那个女人有什么好?漂亮?温柔?有手段?这样的女人你边应该不缺吧?你知道现在活到你这个价以后最该做的是什么吗?是把家族想办法更加壮大,而不是整天沈溺于儿女私,一个男人,一个有着强大能力和魄力的男人,女人对于他应该只是陪衬而已,像你这样整天沉迷女色的男人,注定一事无成!”司徒雷煌直接解开司徒焰的假面具,让他正面面对问题。

    司徒焰被司徒雷煌硬生生的撕开了假面具,一时有些脸上挂不住了,按他的脾气早就应该拍案而去了,但是为了方艾他忍下了怒气,稳稳的做了一个深呼吸,从新保持着温和的微笑,“父亲,您也是过的人,您应该能体会到一个人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的决心,我和方艾是真心相的,我们离不开彼此,而她也是唯一一个我想要与其共度一生的女人,我真的希望父亲可以成全我们!”司徒焰万分诚恳地低下头求着自己的父亲,虽然从小到大司徒雷煌对司徒焰都是要求极其严格,但是司徒焰却从没有真正的怕过他,遇到事永远都是很强势的用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的实力,一次次的让司徒雷煌在震惊中闭嘴,这么低三下四的跟司徒雷煌谈话,这么谨小慎微的求他还真是第一次,这让司徒雷煌真的很费解,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一向狂傲目中无人的司徒焰这么委屈自己,这真的是至死不渝的深吗?

    “?呵呵,其实什么都不是,等你被你认为的伤的体无完肤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了!”司徒雷煌有些嗤之以鼻的说道,脑中想到函语嫣又是一阵恨得咬牙切齿!“既然你现在还是这么的执迷不悟,我只能跟你下最后的通牒,迪拜酋长的女儿卡西拉和他的儿子穆思坤过几天就要来这里观光,到时候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然你应该谁知道我的手段!”说着,休闲的端起茶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司徒焰暗暗地握紧拳头,脾气忍了又忍没有发作,现在不是跟司徒雷煌硬碰硬的时候,急了,司徒雷煌真的会做出对方艾不利的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想办法让那个酋长的女儿知难而退,不过这一次可不会像欧阳彤彤那时候那么好办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认识,怎么能让她主动退婚那?当然,是在不惹怒自己父亲的况下,真的很难办?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