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在阴间没有找到他

    浑好痛!口好渴!头痛、肩痛、腹痛、腿痛、手臂更加痛!难道死去的人就是在这样的痛中煎熬的吗?呼真的很不舒服!这间好黑!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司徒焰在哪里?仔仔在哪里?黑白无常那?牛头马面?怎么谁也看不到啊?原来间就是这样的啊?什么也没有就是漆黑一片的,真是很可怕那!是谁曾经说过的,间跟阳间一样,阳间有的间一样也不少,是谁说的?是哪个不负责任的说的?早知道间是这幅样子,谁会一咬牙一跺脚的跟来呀?怪不得司徒焰在梦里说,好冷、好黑的,原来真的是很冷很黑呀!呜呜呜,早知道是这样,自己宁愿做个无无义的小人,现在傻兮兮的跟来这里,司徒焰没找到,仔仔没找到,自己却在这又黑又冷的鬼地方备受煎熬!呜呜呜呜呜呜司徒焰,仔仔,你们在哪里呀?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你们呀?呜呜呜呜

    朗盛桀坐在病前的椅子上,握着方艾受伤的小手满眼的心疼与焦急。已经昏迷三天了,方艾一直是不停地在昏迷中叫着司徒焰的名字,高烧已经40度却怎么也退不下来,医生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没有用。朗盛桀疯了一样的揪着医生的衣领子威胁他一定要救活方艾,他不能没有她,他不能失去她,因为他才刚刚知道,她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对,方艾是他朗盛桀的姐姐。不知道是同父异母还是同母异父,反正他们的体里留着相同的血液!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连朗盛桀这样从小活在传奇里的人物都惊讶的不敢相信医生的血液报告单,他们竟然是直系血亲关系,虽然不是同父同母但是确实流着同样的血液!同样的rhab型血!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自打自己懂事的时候开始。朗盛桀就开始暗暗地调查自己的世,他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想知道为什么从小就被抛弃?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丁点的线索。没想到却在方艾自杀的时候让他知道,原来在这世上他并不孤单。他还有个姐姐,这个姐姐竟然是他默默着的女人,虽然觉得很讽刺但是他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如果可以跟方艾永远在一起,那么做姐弟又有什么所谓那?可以变淡可以变质,但是亲永远不会,他朗盛桀会以弟弟的份永远呆在方艾的边,保护她、照顾她,让她永远开心永远快乐!想到有一次方艾曾经提起过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那么这么说来被遗弃的不止是自己。还有他的姐姐。可是为什么呀?为什么父母生了他们却又遗弃了他们呀?想起那天的惊险一幕真的是让朗盛桀心有余悸!当听到玻璃破碎声音的朗盛桀,撞开浴室的门看到满室的血从浴缸里流出来和倒在浴缸边的方艾时,真是吓得三魂飞了气魄!他疯了一样的搂着方艾摇晃着想叫醒她。可是她的眼睛就是那么紧紧地闭着,她是一心求死的。因为为医生的她当然知道把伤口泡在水里,血可以比正常的速度要快流出好几倍,而伤口经过水泡以后也极其不容易愈合。朗盛桀大声吼叫着,他无法接受方艾离开,“为什么?为什么?司徒焰有什么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啊!”听到动静赶过来的保镖提醒朗盛桀赶快去医院,朗盛桀这才醒悟过来,马上抱起面无血色的方艾冲出房间。医院里,医生护士受不了疯狂的朗盛桀的恐吓,都吓得战战兢兢的对方艾实施着抢救,当得知方艾的血型是稀有的熊猫血的时候,朗盛桀觉得不可思议,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跟自己相同稀有血型的人,而血液样本更是让朗盛桀惊得闭不上嘴巴,他们不仅仅同是rh血,更离谱的是他们竟然都是rh血里面最最稀有的ab型,给方艾输完血以后朗盛桀越想越觉得事没有那么简单,他想起之前方艾说的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又想起某一天rogerpfund曾经半开玩笑半正经的说,‘你们两个好有夫妻相,看那鼻子、那眼睛真的是如出一辙’ rogerpfund说这话的时候朗盛桀并没有在意,可是现在想起来,再细细的看看方艾绝美的五官,还真的是长得很像,这么想着朗盛桀拿着两个人的血液样本去做了dna鉴定,结果证实了他的想法,他跟方艾真的是姐弟!当时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狂喜中透着点点失落吧,毕竟,她是自己第一个上的女人,但是上帝真的玩他上瘾了,竟然在他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以后把她的角色乾坤大逆转!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在纠结于与司徒焰的较量中,这段时间自己真的是被司徒焰那个疯子折磨的够呛,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了,组织里的几位大佬一直要求把方艾交出去,但是他不想那么做,当初把方艾带在边也许是有想要用她跟司徒焰交易的想法,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以来他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所以无论承受多大的压力,他也不想用方艾来做筹码!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变了味道,方艾已经从他女人的角色一下变成了他的姐姐,那么司徒焰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了他的姐夫,世事弄人真是可笑!他自小上就有一个重大的责任,那就是置司徒家所有的男人于死地,而现在他该怎么办?

    “姐姐,我该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朗盛桀痛苦的握着方艾受伤的小手,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

    ‘呼呼呼呼呼呼’这是哪里?怎么到处都是这么黑呀?‘司徒焰司徒焰’好冷,怎么会这么冷啊?奈何桥在哪里?去哪里喝孟婆汤呀?黑无常?白无常?‘仔仔仔仔’好冷,‘呼呼呼呼呼呼’好渴,哪里有水?好想喝水

    “水水”方艾苍白着小脸儿紧皱着眉头,痛苦的左右摇摆着头。

    朗盛桀从方艾的手掌中抬起头,听到她喊喝水马上站起取来棉签沾了水放在她有些干裂的嘴唇上,“你是要醒来了吗?你快点醒来吧,我真的好担心你!”朗盛桀一边细心的为方艾湿润着嘴唇,一边自言自语的对着方艾呢喃着。

    眼睛好干好涩,方艾吃力的眨眨眼睛,轻轻地挣开马上又闭上,室外的强光刺得她睁不开眼。朗盛桀见方艾醒了大喊着,“医生医生,”一边喊一边狂按铃,“医生”惊喜的看着方艾虚弱苍白的脸,“你醒了,你是不是醒了?”朗盛桀摸着方艾的脸问着。

    “把窗帘拉上。”方艾小声的吩咐着,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朗盛桀听方艾说拉窗帘,马上明白了方艾的意思,跑过去把窗帘拉上,回跑到病前,这时医生护士鱼贯而入。一群人有时检查有时询问的一通折腾,最后对着朗盛桀说道,“这位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她现在还很虚弱,因为失血过多所以需要滋补,先给她喝点粥,晚饭的时候可以喝点鸡汤或排骨汤。”见朗盛桀点头表示知道了,一行人才又鱼贯而出。

    朗盛桀从又坐到边,握着方艾的小手看着她苍白的面容,“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要清除体内的毒素吗?”虽然朗盛桀知道方艾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就是不想承认方艾是为了别的男人才这么做的,不过她的举动却误打误撞的把体内血液里面的毒素都清除了出去,这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方艾听了朗盛桀的话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虽然她也想过把体内大换血是清楚毒素最好的方法,但是那么做的危险是很大的,可以说是与自杀无异。自己自杀的时候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现在朗盛桀这么一问,她倒是想起来了,为了掩饰自己自杀未遂的窘迫,她也只有顺着朗盛桀的话说下去,“我真的成功了吗?我体内的毒素清除了?不会吧?这里有适合我的血型?”方艾还真是觉得惊讶,难道在这家医院平时就备有rhab型血?不会吧?全世界也不会有几家医院会有备用的这型血的吧?

    “是啊,真的很巧,这家医院刚好有存储哎。”朗盛桀现在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样跟方艾相认,所以他只有骗方艾了。

    “真的吗?那我还真是命大,不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方艾并没有任何喜悦的表,自己是鼓起多么大的勇气才做出那样的举动?这次没有成功那么让自己在重复一次这样的举动应该是自己怎么也做不到的啦,最懊恼的是自己在间走了一遭竟然连司徒焰的面都没有见到,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岂不是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