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陌生的房间

    司徒焰说的没错,朗盛桀的确是跟司徒焰有话要说,但是当他看清楚司徒焰要保护的女人是方艾以后,他早就默默地退出了总部去山脚下等她了。要知道,dm组织里面可都是专业的杀手,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让一个女人在眼皮子底下跑掉那?虽然司徒焰给方艾指出的逃跑路线的确很高明,但是那也不代表dm组织的人没有发现。对着边的属下交代了一句,“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回来之前留着司徒焰的命。”说完转离开,走出山洞飞快的跑向山下自己的车里,发动汽车驶离这里做出了不在这里的假象。

    方艾艰难的跑出了山洞,此刻满的刺痛已经让她生不如死。她好想现在谁能一枪结束了她的命才是真的对她好,这种万根尖针齐齐刺向五脏六腑的痛,真的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虽然难受的要命,但是想到里面的司徒焰还在等着她来救援,方艾咬紧牙关硬撑着自己的体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山下走着,一边走一边试图拨打西恩的手机,但是无论怎样都打不通,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号,方艾急的团团转,眼泪噼里啪啦的往外流。好不容易艰难的走到了山下,在这样的寒冬里她竟然已经满头满的大汗了。刚刚快要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她就看到了山脚下停着几辆车,她想这些车应该是司徒焰他们开来的,如果可以开车赶快离开这里找到有信号的地方就可以联系西恩了,这么想着就像有了动力一样,忍着浑的刺痛挨到了山脚下。扑到一辆车前怎么也打不开车门,又换另一辆还是没法打开,下一辆还是慌乱中她完全忘记了司徒焰给她的车钥匙。

    隐隐的听到山上传来了凌乱的枪声,方艾又急又怕的回头往山上看,她的角度已经看不到那间山洞的方位了。方艾急的想要回往山上爬,她好怕司徒焰会有事,眼泪如喷泉一般的倾泻而出。“司徒焰,你不要出事,你一定不要出事,我联系不到西恩怎么办?哇”方艾想爬回山上去救司徒焰,但是无奈此刻自己的体已经痛得她没有半点力气了,她连爬都已经爬不动了。怎么办?电话也打不通,自己也没法回去救司徒焰。该怎么办?现在的方艾除了擦也擦不干的眼泪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体里痛得她已经把自己的唇咬破了。鲜血流的下巴上都是已经滴在衣服上了。一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让她一步也迈不开,她现在除了哭喊还能做什么?“司徒焰,求你不要出事,求你不要死,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正哭着,不远处一辆保时捷绝尘而来,咿呀一声停在了方艾的面前,方艾用力的擦了擦满是泪水的双眼,看清从车上跳下来的人竟然是朗盛桀。几次的接触让方艾对朗盛桀也有了些许的了解,她知道他是黑涩会,但是也知道他不是坏人,最起码在这几次的接触中朗盛桀从来也没有伤害过她。像见到了亲人般的,方艾瞬间兴奋的瞪大眼睛。她觉得朗盛桀一定会帮她的,“朗盛桀,是你?太好了,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方艾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的从地上支起子,使出浑力气般的拉住朗盛桀的胳膊,“求求你,救救我的朋友好吗?他们被坏人困在山洞里了,那些坏人都有枪。”说着方艾急的眼泪又汹涌而出。

    朗盛桀没有理方艾的话,而是看到她的状态觉得很是纳闷,“你怎么了?受伤了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朗盛桀看着满头满脸都是血迹的方艾,不由得心里一惊,刚刚在总部看到方艾的时候她还没有这么的脆弱呀?难道是受到枪伤了?这么想着朗盛桀又开始查看方艾到底是哪里受伤了。

    方艾挥开朗盛桀到处查看的手,“我没事,我是被坏人打了一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浑从里到外没有不疼的地方,我不要紧得住,你赶快救救我朋友吧,求你了。”方艾心急的已经顾不得自己上的痛楚了。

    “你被打了一针?什么针?”听到方艾这么一说朗盛桀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他还是象征的问了一句,这个阿豹真他妈是死有余辜,竟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下此黑手,要知道,这种巨毒药是专门对付那些全球顶尖职业杀手的药。这种药刚刚研制出来,还没有在人类**上做过实验,不过这种药打在大象或者是犀牛那么庞大的动物上一点点都会让它们生不如死的,何况是方艾这么个弱不风的女人?她能撑到现在也真是奇迹了!

    “我没事,求求你——去救——救我的朋友——好不好?你听,山上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了,我怕他——他们几个——人就——要不——住了,求求你。”方艾现在的神智已经渐渐的模糊了,一阵阵的眼前发黑就快要昏倒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因为司徒焰还等着她去救援那。她也知道这种况下是很危险的,朗盛桀没有必要去趟这浑水,但是她没有别的办法了,她只能试着求他了。

    方艾硬撑着自己的精神一双眼睛哀求的看着朗盛桀,虽然神已经渐渐地模糊但是她还是用对司徒焰的那份支撑着。还没等朗盛桀回答,只听一声震天巨响,顷刻间山顶浓烟滚滚,震得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着,方艾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往山上张望着,回头如懵懂孩童般的问着朗盛桀那个其实自己已经猜到答案的问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朗盛桀眼神复杂的看着山顶的方向,他的心也在那声巨响传进耳鼓的同时紧紧的抽痛了一下,那里面可是有着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语气没有了平时的妖气与随意,淡淡的隐忍着疼痛答道,“不用去救了,所有人都不在了,无论是敌是友。”淡淡的说着眼神悠悠的收了回来,看着方艾紧紧的咬破自己的嘴唇眼睛慢慢的合上,紧抓着他衣领的手无力的垂到了雪地里。朗盛桀紧紧地把方艾怀里,眼泪顺着他一双比女人还要魅惑的桃花眼里流了出来,为他的兄弟们!

    方艾慢慢的睁开一双沉重的眼皮,浑上下就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样。这是一间装修的很奢华的卧室,整个卧室以深灰色为主,第一眼引入眼帘的就是深灰色暗花的屋顶,白色的正方形led灯很大很简单,转动眼珠看向四周整个屋子的墙壁都是深灰色暗花的壁纸围成的,此刻她正睡着的这张大是一张黑色的欧式铁,盖得被子也是深灰色暗花的羽绒被。屋子里的装修简单奢华,除了就是一个一面墙的深灰色大衣柜,再也没有其他的。方艾一时转不过思绪不知道自己在何处?看这卧室的装修倒是有几分司徒焰当年的品味,清冷、低调、奢华。但是司徒焰自从当年决定跟自己在一起之后,整个的装修风格都改了,除了低调奢华没有变在装修风格上却增添了很多温暖的东西。即便是后来出车祸失忆了,司徒焰也在潜意识里对之前的装修风格很排斥,命令设计师把他世界各地自己需要居住的房产都从新装修,这件事方艾也是后来听司徒焰说的。那么这样想来,这里应该不是司徒焰的某一个住所吧?想到司徒焰,方艾的眼泪汹涌而出,她虚弱的从上爬起来赤着脚下,她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更想知道司徒焰现在怎么样了?这么想了心里着急也可能是因为浑无力,双脚刚踩在地上站起,整个人眼前一黑又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幸好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深灰色长毛地毯,不然一定会摔得很疼的。

    方艾虚弱的闷哼一声,上怎么也使不出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正想着,房间的门开了,一双锃亮的皮鞋停在了方艾的眼前,朗盛桀蹲下一双妖孽的桃花眼看着趴在地上的虚弱女人,声音无比惑温柔,“你醒了?觉得还好吗?”

    方艾吃力的抬起头看着朗盛桀比女人还要媚柔美的脸,想从地上爬起来却使不出一点力气,“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我的朋友,他们怎么样了?”方艾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司徒焰的消息。

    朗盛桀无限妖孽的弯起唇,伸出大手抚上方艾的头顶揉了揉,样子就像在跟他宠的一只小狗说话,“这里是我家,你受伤了昏迷不醒,我只好把你带来我家给你治病。”朗盛桀耐心的回答方艾的问题,但跳过了最后一个。

    方艾了然的点点头,“谢谢你救了我,但我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