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感到悲哀

    司机寻着阿强的卫星定位向前行驶着,司徒焰若有所思的看着车窗外,这时候已经开到了远郊的地方,越走越荒凉、越走路越窄,这个地方人烟稀少,若不是阿强有卫星定位这里还真是不好找。这时司徒焰的手机响起来,“总裁,我现在跟着绑匪到了一处荒山下,这里很空旷所以我没有跟得很紧,等我开到山脚下的时候看到绑匪的车停在山脚下,但是人不见了。”

    司徒焰一听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赶快下车上山去找,我正往你的方向去。”绑匪弃车离开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发现阿强的跟踪所以上山去躲藏,山上地势特殊比较容易藏。在一个就是绑匪的老巢在山上。这两个可能对方艾都是不利的,一个是有可能怕暴露直接杀了灭口;另一种可能就是在绑匪的老巢,如果进了绑匪的老巢那么也会是很危险的。司徒焰简直不敢想了,单手支柱额头烦躁的催促着司机,“快点开,快点!”他觉得自己要失控了,想起三年前的那次绑架,自己那次就像死过一次一样,想起那次方艾受到的伤害,司徒焰真的是不敢往下想了。

    方艾被几个绑匪拉着下了车,跌跌撞撞的往山上走。她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她有好多问题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她的嘴被胶带粘上了。她心里很害怕三年前那次遭遇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好在这一次是冬天,自己穿的很多很厚,匪徒想侵犯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方艾天真的想着。

    方艾虽被封住了嘴但是一双大眼睛却到处看着,她想知道这是哪里?她在想办法怎么给司徒焰留下线索,她知道司徒焰一定会来救她的。因为她被绑架之前刚好接通了司徒焰的电话,虽然当时很混乱电话掉在了那里,但是司徒焰一定听到了她这边的动静,说不定现在正在寻找自己的踪迹那。她知道现在她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给司徒焰的寻找争取时间。被绑匪拉着被反绑的胳膊跌跌撞撞的来到一处长满爬山虎的峭壁前,只见其中唯一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把手伸到茂密的植物中,瞬间峭壁慢慢的向两边打开形成了像门一样的状态。方艾的双手背反绑在后虽然很困难但还是迅速的脱掉手腕上的表。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后的男人。故意呜呜呜的像要说什么似的成功的把他们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脸上,手下却不动声色的把表仍在雪地里还故意退后一步踩在表上,他希望司徒焰能看到这块表,如果看到了凭他的智商一定猜得出这片峭壁有问题。

    “妈的。呜呜什么?喜欢叫、等一下让你叫个够。”满脸刀疤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说着。

    另一个男人在后面推了方艾一把,把她推进山洞里,“小妞,别急,一会儿哥哥会好好疼你的,哥哥可是想干你想了一天了,现在还硬着那,嘻嘻嘻。”

    几个男人猥、琐的笑着拉着方艾走进山洞,进到洞里却是别有洞天。这里面就像是一个豪华的宫一样。所有的设施一应俱全。山洞的内壁上有很多的水晶灯,隔一段距离还会有大幅的名画挂在上面,方艾觉得这里不像是押着她的这些匪徒会藏匿的地方,这里的装修和陈设更像是一个有品味有修养的绅士的住所。被后的男人推了一把,方艾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也不再看周围的环境了,进了狼窝自己就凶多吉少,还是赶快想办法怎么拖延时间好等司徒焰来救自己吧。不知道是谁要抓自己?还是他们抓错人了?方艾想了一路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的这些流氓,但是自己的嘴被封住了有多少疑问也问不出口。

    绕过金碧辉煌的大厅,方艾被带到一个类似于偏厅的地方,那个比较清秀的男子对满脸刀疤的男人使了个眼色,自己就往走廊的尽头走去。方艾的大眼睛转动着查看着周围的环境,走廊的对面有一个盘旋而上的楼梯,这里应该是还有二楼的。而自己所在的这个偏厅里有一组很大的真皮沙发,沙发背后靠墙壁的地方还有很大的一个酒柜,从里面摆放的酒来看这里的主人非富即贵,对酒的偏好不亚于司徒焰。会是什么人那?方艾搜寻自己的记忆库,那里面也没有认识过这么一号人物啊?正想着,一阵脚步声拉回了方艾的思绪。她转头看向来人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吉田由美一红色的抹长裙,一件宝蓝色的貂皮小披肩,把她衬托的媚且妖冶。一头大波浪卷发染成了金黄色,把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嫩。她此刻正依偎在一个材高大的男人边,这个男人大概四五十岁的年纪,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部向后梳露出宽大饱满的额头,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眯着眼睛看着被反绑着的方艾,低头对着吉田由美问道,“宝贝儿,这就是你的仇家?”这儿就是几个男子口中的豹哥,dm组织的第三把交椅,阅人无数的他第一眼看到方艾就觉得她不像是吉田由美口中的那种人尽可夫坏事做尽的女人,但是现在的自己正被这个小妖精迷得神魂颠倒,所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吉田由美没有回答豹哥的话,而是独自温顺的把豹哥按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慢慢的走到方艾的边。无比妖冶的弯起唇角,“姓方的,害我被公司开除的时候,你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吧?”

    方艾自从看到了吉田由美,就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她,方艾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把吉田由美得罪的这么彻底,她为什么总是时时处处的跟自己作对,现在竟然还攀上了黑社会来对付自己?自己是何德何能需要她这么大费周章?不能说话,只有皱起眉头瞪着吉田由美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害怕了吗?不要怕,你不是喜欢到处勾男人吗?你看我多疼你,找了这么多体强壮的男人等着伺候你那?”吉田由美说完咯咯的笑着转坐到沙发上靠近了阿豹的怀里,声音无比酥软的说,“豹哥,人家是善良的人,不知道折磨别人都有什么方法,你教教人家嘛。”

    阿豹邪气的捏了一下吉田由美高耸的双峰,低头一口含住了她的小嘴儿,吻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说,“小妖精,不要给老子装善良,老子不喜欢善良的女人,老子就喜欢腹黑的,越坏越好,越坏老子越有感觉。”说着把手从吉田由美的裙摆下伸了进去直接扣住了两腿间,引来吉田由美销、魂的呻/吟,看着这一幕刺、激的几个男人都喉结发紧直咽口水。

    吉田由美万分享受的靠在阿豹的怀里,自觉地劈、开双腿方便他的抠、弄,嘴里销、魂的喊叫着,“哦,嗯,好棒!再插、进去一根,好舒服!哦”一边叫着一边把手按在阿豹突起的小帐篷上揉扭着,同时引来阿豹低吼声。“小、、货,你快把老子折磨死了。”

    吉田由美一边**一边看着方艾羞得通红的小脸儿,“豹哥,你看我的好姐妹已经受不了了,她可是出了名的、女,只要是带把的她都可以,公狗她都喜欢。要不先让哥几个解解馋,咱俩也看看真人秀怎么样?”吉田由美真是坏透了,她明知道方艾是个很保守的人,却故意把她说得很不堪,她知道阿豹最讨厌随便的女人,只要是让阿豹从内心里讨厌方艾她就真的死定了,不然就凭自己这点狐媚功夫根本不能让阿豹为自己背上人命。

    方艾听了吉田由美的话,吓得看着吉田由美不停地摇头,呜呜呜的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她不明白吉田由美为什么可以这么坏,现在她好后悔当初没有听司徒焰的话离吉田由美远一点。现在该怎么办?看来司徒焰一时半刻还找不到这里,如果自己真的被着几个男人怎么样,那自己宁愿去死。慌乱的摇着头一点一点的向后退缩着,看着几个无比邪的男人猥、琐的看着自己,方艾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救自己。

    阿豹一边享受着吉田由美的抚慰,一边看着方艾惊慌的眼泪直掉的样子,怎么看这个女人也不像吉田由美口中的形象,虽然被胶带挡住了大半边的脸看不出真实的容貌,但是从她惊慌哭泣的样子看,这个女人完全没有、妇、娃特征。突然觉得很好奇,阿豹对着方艾招招手,“你过来。”

    方艾吓得直摇头,不停地往后退。吉田由美当然不希望阿豹看清方艾的容貌,如果让他看到方艾的样子,那估计今天死的就是自己了。“豹哥,这个女人很烂的,她那里都被男人、插、烂了,你还是离她远一点,不然被她传上病就得不偿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