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喂奶

    看到方艾羞得无地自容的样子,司徒焰继续不依不饶的无理取闹,我就要那么喝,喂不喂随你。司徒焰一个提要求的还拽得要命。

    喝不喝,我不会那么喂。方艾羞得索不理他,这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家里不止他们两个人好不好?

    司徒焰皱起好看的眉,一张俊脸满是痛苦,头好痛,胃也好痛,好好地醒酒汤就是喝不到,我真是好可怜啊!

    方艾真的被他黏疯了,司徒焰在商场上的冷狠辣、专横霸道此刻然无存,整个人就像个期期艾艾的小可怜虫一样,真的好让人心疼。这里痛,那里痛的就赶快喝醒酒汤啊。

    你不喂我,我就是痛死也不喝,你是个谋杀亲夫的坏女人。司徒焰已经把撒泼打诨的招数都使上了。

    方艾实在拿他没办法,她知道今天自己若是不按他说的做,他真的会一直闹下去。好吧好吧,不过可要先说好了,你不可以使坏,我们只是很单纯的喂哺关系。

    司徒焰如同乖宝宝一般的瞪着貌似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方艾点点头,快点,我好难过。一脸的谋得逞。

    方艾无奈的喝了一口汤,把唇印在司徒焰的唇上,甜美的汤汁缓缓的从方艾的小嘴儿里流进了司徒焰的嘴里,司徒焰一边把汤咽下去一边含着方艾的嘴唇、吸着。方艾浑像过电一般的酥麻,尴尬的推开司徒焰。刚要反抗他,真好喝,我还要。司徒焰不让方艾抗议,直接可怜巴巴的问她要汤喝。

    方艾任命的又喝了一口。用同样的方法又喂了司徒焰一口,这次司徒焰没有挑、逗方艾,而是乖乖的喝汤。平安无事的喂了司徒焰喝了一碗汤,方艾心里暗暗地庆幸,还好司徒焰没有很色、的对她,赶快喝完这最后一口,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方艾把最后一口汤喂进司徒焰的嘴里,司徒焰这次可没有那么容易饶过她,而是咽下汤以后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方艾的嘴里,用灵活的舌在她的嘴里翻滚、砥。用舌尖勾画着方艾美好的唇形。方艾有些抗拒的推着司徒焰。她好怕林青儿会忽然出来。

    司徒焰知道在客厅里。方艾是没有办法投入了,虽然他真的很想直接把她按在餐桌上狠狠的要她。抱起她大步走进卧室,用脚把门踢上直接把她按在门上。两个人狠狠的啯着对方的唇,都有要把对方吞进肚子里的疯狂。今天的方艾也是异常的兴奋,看来酒精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司徒焰想以后应该考虑每晚睡前让方艾喝点酒。

    把方艾挤在门上,粗鲁的把她剥个、精、光,司徒焰放开方艾的唇从她优美的脖颈开始啃、咬、、吸,一路向下前、小腹、肚脐,高大的他蹲下来把方艾的一条美腿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口含住方艾茂密的黑森林,嗯。啊,不要那里,还没有洗,好脏。方艾舒服的马上就要飞上云端了,但是她好怕司徒焰会嫌她那里有味道,毕竟已经一整天没有洗过了。

    司徒焰用灵活的舌尖迅速的一次次的划过她的敏感,从她的花心里仰起头,好香,很好吃!不信你也尝尝。说着站起吻住方艾的唇。一股涩涩的腥腥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口中蔓延,没有恶心的感觉,只是有一种如同催、剂的东西让两个人更加的兴奋。还穿戴整齐的男人把满、赤、的女人按在门上,肆意的玩、弄着她的体,女人抱着男人的头拱起子应和着男人不断挑、逗的唇。这真是一幅、靡又放、的画面,司徒焰迫不及待的解开皮带掏出自己的硕大,来不及脱、裤子直接把坚、硬的巨大塞、进方艾的紧涩里,司徒焰舒服的低吼一声,一口含、住方艾的耳垂儿,宝贝,你太紧了,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紧?你一直都没有让别的男人进入过对不对?你只想被我干对不对?司徒焰边上下动着腰边在方艾的耳边说着极尽下、流的话,这些话让方艾刺、激的流水潺潺。

    她压抑着不敢叫出声来,因为她怕被隔壁的林青儿听到,咬着唇忍着浑的舒爽,下面因为紧张而夹得司徒焰更紧了。司徒焰被夹的差一点缴械,他停住动作捧起方艾绝美的小脸儿,低头细细的亲吻着方艾的五官,舒服吗?司徒焰嗓音沙哑的问。

    方艾满头大汗,长发黏在了脸上眼神飘忽而迷离,点点头算是回答司徒焰了。舒服就叫出来呀,我喜欢听你叫。司徒焰边亲吻她边鼓励她。

    不要弄出动静来,隔壁还有人那。方艾小声的求着司徒焰。

    司徒焰轻轻地抽动了几下自己埋在方艾体内的巨大,明天我就给她安排学校,然后让她住校就好了,我们又可以过二人世界了,我不喜欢这么鬼鬼祟祟的做,一点也不尽兴。司徒焰此刻真的好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

    方艾双手撑在司徒焰的前,下被他的巨大塞得满满的,人家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不如偷,可是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真的没有让两个人领略到有什么真谛。但是想到林青儿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她怎么忍心因为这种事把她赶走。你既然都把她接到家里来了,那么还是问问她的意见吧,不要让她多心才好。方艾好心的提醒。

    司徒焰不想在讨论这个话题,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生活质量。退出自己的硕大拉着方艾来到边,把她推倒在柔软的大上,站在她的面前开始一点一点的脱衣服。方艾在司徒焰抽离以后感觉体空虚的难受,、求不满的看着站在自己前,材棒得要命的男人。司徒焰是属于那种脱了有、穿上很瘦的男人,一精壮的肌透着无限的、感。

    居高临下的看着柔水嫩的体,一头锦缎般的长发披散在上,前的两团一颤一颤的,因为羞涩而并紧的双腿修长健美。司徒焰胯、下的巨龙一跳一跳的看得方艾更加的口干舌燥,羞又渴望的眼神更显撩人。求我要你。司徒焰语气沙哑魅、惑。

    方艾怎么敢说出那么羞人的话,她双手抱住自己的前,两条美腿交叠着纠缠在一起,花心空洞的急需硬物的塞入。一张因而染红的小脸儿偏向一边不敢看司徒焰令人喷血的材。我不要说,好难听的话。方艾的声音委委屈屈、滴滴的。

    司徒焰俯双臂支在上,体附在方艾的上面但却不碰到她,声音无比的魅、惑,求我,我就给你,是不是觉得体很空虚?是不是想要我坚硬的巨龙填满你?只要你求我,你就会很舒服。说着拉着方艾的一只小手握住自己坚硬的粗大,是不是很粗很大?你的小妹妹好需要它,求我啊!司徒焰哄着。

    方艾握着司徒焰的巨龙在她的小手里一跳一跳的,吓得她浑打颤,体的需求和心里的青涩让她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你欺负人,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折磨我?

    司徒焰怜的用拇指擦着方艾的眼泪,声音无比的温柔,说啊,说出来你的感受,难道你不想要我吗?难道你不想要我填满你吗?天知道他隐忍的有多难受,他简直要憋爆了。但是他就是要方艾说出她的内心感受,他就是想知道她到底有多需要他。

    求求你给我,司徒焰我求求你,给我吧,我好想要你!我好想让你填满我!方艾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些羞人的话,双手急急地搂住司徒焰的脖子想让他趴在自己上。

    司徒焰如了方艾的意,趴在方艾的上在她耳边夸赞道,真是个诚实的好女孩。说着下一沉,整根巨龙没入了方艾的紧涩里。两个人同时舒爽的闷哼一声,一时间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呻、吟在卧室里响起,的撞击声更是此起彼伏。夜,真的好美好美!

    林青儿房间的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她此刻正靠在门边的墙壁上,透过主卧关着的门静静的聆听着里面激、缠绵的羞人声音。虽然她未经世事,但是她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甚至她可以想象出两个人赤、、相对的样子。她听到他们两个研究要把自己送走,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们就这么容不下自己吗?自己每天那么乖、那么努力的讨好他们,为什么他们还是要赶自己走?自己已经失去最亲的妈妈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能迁就自己一点那?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会不让他们讨厌?自己那么司徒焰,为什么司徒焰就是不能看自己一眼那?现在对自己没兴趣了?为什么当初要对自己那么好?为什么当自己这么深的陷进去以后,他要喜欢别人那?为什么?为什么?林青儿静静地听着主卧的声音,默默的流着眼泪。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