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替方艾出气

    萨依姆眼神清澈的看着司徒焰,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一丝的心虚。司徒先生是在试探我吧?您真的是一个谨慎的生意人!

    司徒焰莫可奈何的举起酒杯跟萨依姆碰杯,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萨依姆先生应该有听说过吧?

    当然,我做生意也一直是秉承着这句话的。萨依姆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送走了萨依姆司徒焰拨通了手下人的电话,她在哪儿?

    方小姐跟那名美国男子进了酒店客房两个小时以后出来两个人在酒店餐厅吃过晚餐,现在刚进了酒吧。负责跟踪的司机如实禀报。

    司徒焰冷酷的弯起唇角,把烟蒂弹出车窗外在夜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发动车子向酒吧所在的位置开去。再一次调出手机里的照片,每一张都是方艾的背影,只能看到她一头浓密的黑发,一马仕的装,司徒焰记得她今天早上是穿的这衣服出门的。男人倒是拍得正脸,长得很帅的美国男人,狂吻着她的时候手还不老实捏着她的小翘。狠狠的把手机摔到副驾驶座上,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好好的满、足她呀,每晚看她累得昏睡过去自己虽然没有要够,但是也不忍心在要她,可是她竟然还在外面给自己戴绿帽子,这个人!

    看到那辆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停在酒吧门前,很嚣张很惹眼!司徒焰坐在车里拨通了方艾的电话,想了很久也没有人接听。更盛的怒气冲上脑门,司徒焰满眼充血的捏着手里的电话,方艾,今晚就是你的死期!打开车门下车走进酒吧。这时手里的手机响起来,一看是方艾的号码接通,刚刚怎么不接电话?

    我刚刚在洗手间,听到电话响就赶快跑出来接了。方艾一边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用毛巾擦手。

    在哪里?你那边好安静。司徒焰听到方艾那边好静的,想到她一定是刚刚太吵不敢接电话,现在找到安静的地方才敢打给他。

    我在宿舍啊。今天室友都不回来过夜了只有我自己所以很静。方艾实话实说,她很高兴今晚宿舍只有她自己,不然她真的好怕室友会追问她婚后生活的事。

    室友为什么都不回去过夜?司徒焰一副闲聊的语气。

    她们都有男朋友了,所以大家都会时不时的在外面过夜。方艾如实回答。

    那你岂不是独守空房了?你就不想找个男人陪你吗?司徒焰语气有些挑、逗。

    我不想跟你谈这个,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挂电话了。虽然两个人已经做了无数次,但是对司徒焰这种暧昧挑、逗的语气,方艾还是会觉得脸红心跳。

    晚安!司徒焰不再纠缠,因为他要看看她是怎么独守空房的。

    晚安!方艾挂上电话,刚刚已经洗漱完毕换上睡衣躺在上,今晚她终于可以不受司徒焰的折磨了。这难得的安静让她格外珍惜。

    司徒焰如帝王般的气势如虹,走进酒吧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是一间普通的酒吧,所以司徒焰第一次来这里。后的保镖护在司徒焰的两侧走过喧闹的大厅来到包厢区,站在一间vip包厢的门前,保镖打开包厢的门。里面因为音乐声音太大,而且几对男女正沉浸在、靡的中,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门外的司徒焰。

    司徒焰看着那个穿着藕荷色装上衣,下却已经一丝、不挂的女人正跨坐在那个美国男人的上,这时他的心里一下放松了下来,虽然看到的依然是背影,但他一眼就看出那个女人不是方艾。优雅的迈步走进包厢,霸气的坐在美国男子旁,看着正被渲染的吉田由美的美小脸儿。说实话这个女人长得真的很漂亮,而且司徒焰记得她跟自己的时候还是个处。但是她怎么总是喜欢穿方艾的衣服那?这让他无名的对吉田由美产生了反感。

    正沉浸在欢愉中的吉田由美看到突然出现的司徒焰,吓得尖叫了一声,随即尴尬的不敢再上下、弄,停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司徒焰。美国男人见吉田由美忽然停住了,不满的睁开眼睛看向吉田由美又看到坐在侧的司徒焰。你是谁?一边拎着吉田由美的腋下上下运动着一边问司徒焰。

    司徒焰有趣的弯起唇角,你正干着我干过的女人。司徒焰语气轻松地如同谈着天气,眼神却多胶着的粘着吉田由美的眼睛。

    吉田由美受宠若惊推开美国男子,站起把他的巨大退出体外,有些羞涩的拉过扔在一边的装裙子挡住下体,眼神含脉脉的看着俊美无比的司徒焰。焰,你还记得我?我真是太开心了!说着小鸟依人的坐在了司徒焰的上。

    司徒焰怜惜的搂住吉田由美伸手摸着她光、的、翘,你这装真漂亮,在哪里买的?司徒焰声音无比的、惑。

    吉田由美知道司徒焰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唇,所以直接低头用舌尖轻、司徒焰的耳垂,我穿是不是很漂亮?吉田由美不答反问,她使尽浑解数挑、逗着司徒焰。

    我见过有人穿比你漂亮不知道多少倍。司徒焰把手从衣服下摆探进去狠狠的捏住吉田由美前的丰满。

    啊!吉田由美痛呼出声,讨厌,你捏的人家好疼!说着就去解司徒焰的裤带,她要抓住这次机会让司徒焰就在这里要了她。

    被当做空气的美国男子不满意的瞪着司徒焰,虽然觉得司徒焰的霸气很让人心虚,但是他的男尊严也不容许这么被践踏呀?这女人虽然跟你干过,不过她现在正伺候着的人是我,所以请你有个先来后到好不好,等我爽了再给你也不迟。

    ‘啪’吉田由美狠狠的扇了男人一个耳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就你这种没长开的小土豆我怎么会看得上?你要么滚一边看闹去,要么直接滚出这里。

    你美国男子捂着脸瞪着吉田由美,他虽然气得要命,但是考虑到吉田由美的财富,他也不想把两个人的关系搞僵,无比窝囊的坐到一边去看闹。

    吉田由美见美国男子像狗一样的听话,不觉得面子上无比有光,继续挑逗司徒焰,焰,我好想你!刚刚是这个男人给我喝了下药的酒我才会失控跟他做的,现在你来了真好,你帮我解药好不好?说着更粘人的缠住司徒焰。

    好啊,把衣服脱光。司徒焰冷冷的命令。

    吉田由美开心的把自己脱得如初生的婴儿一般,跨坐在司徒焰的腿上就要解司徒焰的衬衣纽扣。司徒焰按住吉田由美的手,这衣服被那个男人摸过了我觉得恶心,你烧了它。司徒焰又命令道。

    吉田由美怎么敢把衣服烧了?她要怎么向方艾交代呀?不要了吧?这衣服很贵的,烧了可惜!

    跟了我你还需要考虑贵不贵的问题吗?只要让我开心,你想要什么有什么。司徒焰冷冷的说。

    吉田由美一想也是,能跟了司徒焰她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一不做二不休,吉田由美把衣服扔在地上把酒倒在上面打开打火机扔在衣服上面,瞬间衣服被点燃了,其他几对正在做、的男女看到着火了,都欢呼着更加激、的做起来。

    司徒焰拎过一边的包包把里面的车钥匙拿出来直接把包包扔进火堆里,起走出包厢,后瞬间响起了警报声,天棚的花洒也开始喷水,里面的人乱作一团都光、着子往外跑,却被门外的保镖挡住了去路。

    焰,你要去哪里?吉田由美后知后觉的看着司徒焰离去的影,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刚刚还好好地司徒焰忽然就走了那?她刚刚明明看到司徒焰眼里浓浓的呀?不甘心的光、着子就要往外冲去追司徒焰,急之下她也顾不得羞耻了。

    保镖拦住了吉田由美的去路不许她走出包厢半步,吉田由美气急的推搡着拦着她的保镖,你知不知道我是焰的女人?你敢这么无礼的拦着我?信不信我等一下跟焰告你的状?让他废了你!吉田由美气极的跟保镖撒泼。

    保镖理也不理她轻蔑且狠辣的弯起唇角,毫不怜惜的一把抓住吉田由美的头发把她推进包厢里关上了门。美国男子无限藐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吉田由美,快意的吹了一声口哨,看来你看中的男人他并没有看中你呀!呵呵,他只是在把你当猴子一样的耍着玩那!哈哈哈

    其他几对男女听了美国男子的话也都取笑起吉田由美来,吉田由美觉得颜面扫地,气得咬牙切齿的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好。司徒焰,我记住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