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激将法失败

    可以了吗?冷冷的问询回在充满气息的房间里,方艾依旧是一副冰冷疏离的样子,就好像那个被男人疯狂索要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来到这间公寓已经三天了,自从那晚方艾杀了那个企图侵犯她的男人以后,第二天司徒焰就带着她飞到了这个不知是哪个国家的地方,方艾绝望地刻意麻痹自己不看电视不上网也不看报纸,每天早上方艾都是在噩梦中惊醒的,醒来以后她会抱着自己在上颤抖好久。起以后就给司徒焰准备早餐,两个人之间起初只有在上做的时候司徒焰会说一些话,后来得不到方艾的回应他也就跟着什么也不说了。每天司徒焰吃过早餐就会离开,方艾会尽职的把两百多平的公寓打扫干净,然后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强迫自己不去想任何事,她想让自己变得无无求,死她没有勇气但是她也没有信心会好好的活。每晚她也会按时为司徒焰准备晚餐,而他也会很准时的回家。两个人就像是正常的夫妻一样的生活着,但是他们之间除了体的连接以外没有任何的交流。司徒焰看着方艾绝美的容颜一天天的憔悴,仅仅三天她就已经瘦得两颊凹陷,一双大大的美丽的桃花眼有了很重的黑眼圈,本就纤细的小腰更加不盈一握。听着她每晚回房以后备受噩梦折磨的哭叫,每每他冲出房间停在她的房门前陪伴她到天明,他没有勇气进房间去安抚她,因为他知道她不需要。她很无力、放了她更加不可能!

    可以了吗?这句话是方艾每晚被司徒焰疯狂索要过后说的唯一一句话。待到司徒焰从她体里退出来,她就会用浴巾裹着自己离开这间房。这晚也是如此,方艾在上坐起拿过一边的浴巾围住自己,像幽灵一样的飘到门边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只打开门的一声‘咔’似乎在死寂的夜晚更显刺耳。司徒焰靠坐在头上,燃起了一支烟眯着眼睛看着方艾毫无生气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起、着健硕的子下,坐在吧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着酒杯走到露台上。夜晚的风已经有了刺骨的凉意,司徒焰喝了一口高度的烈酒子瞬间暖和了许多。方艾的刻意冷漠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他就只有把自己深深地埋在她的体里才能感觉到她是真的在自己边的。她绝望地眼神、她木然的表、她紧抿的一语不发的唇都让他无力到抓狂。让她离开是不可能的,但是看着她就这样一天天的凋零司徒焰的心里却如刀绞般难受。他非常抗拒这种心理感受,他不喜欢自己对她有除了恨以外的绪。烦躁的仰头喝了杯中的酒。恨恨的把酒杯像夜空中抛去,不知是撞在哪里?破碎的声音在安寂的夜空中回响,那么清脆、那么破败,就像是一颗心碎成片片无法还原。

    ‘不要,我没杀人,不要抓我。不要’啊——方艾尖叫着从上弹坐起来,满满脸的汗水湿透了白色的纯棉睡衣。一头凌乱的长发遮住脸颊和半个子,苍白的脸色在月光的映照下青白的像个鬼魂。方艾实在抵抗不住这种精神折磨。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在空寂的夜晚显得那样的尖锐与绝望。

    司徒焰靠在门边的墙壁上,扭动门把的手还搭在上面,听着方艾撕心裂肺的哭声。他的眼角滑下了两行清泪,他没有勇气也说服不了自己冲进房间去把她搂在怀里安抚她,他真的做不到,他只想恨她!

    方艾抱着自己在上坐了一夜,她不敢睡怕又被噩梦吓醒。一直挨到天空泛出鱼肚白她才走进浴室简单地梳洗,来到厨房开始给司徒焰准备早餐。一切准备妥当她来到司徒焰的房门前,手搭在门把手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貌似鼓起很大勇气似的推开房门,房间里被厚重的窗帘遮挡得还是漆黑一片,这样方艾有一些眩晕,她把住门框闭上眼睛稳定了一下自己,再睁开眼睛是已经可以适应房间内的黑暗了。发不出一点声音的走到司徒焰的边,他慵懒俊美的睡颜每每让方艾失神。很快收回自己有些迷失的心,伸出手轻推司徒焰的肩膀,啊!本以为他还在睡着,可没想到一个翻却又被他压在了下,敏感处抵着的坚让方艾极其无语,她不明白司徒焰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体力,只要是两个人的体贴在一起的时候,司徒焰就会是硬着的。

    霸道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司徒焰熟练地三下五除二把方艾剥的如初生婴儿一般。没有急着进入却附在她耳边有些讨好又有些祈求的轻声说,不要气了好不好?我们开开心心的不好吗?你都瘦了!说着心疼的亲吻着她瘦得高高隆起的锁骨。听了司徒焰温言软语的祈求,方艾委屈的泪水噼里啪啦的涌了出来,司徒焰心疼的亲吻着她的泪水,别哭了,别哭了!见她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司徒焰无奈的叹息着支起子俯视着方艾梨花带雨的绝美脸蛋儿,你若是不哭,我就可以答应你的一个请求。一听这话,方艾眼中闪出一道光芒,真的?嗓音有些沙哑的问。真的!君子一言!司徒焰真诚的说。方艾赶紧胡乱的擦干眼泪,美丽的大眼睛紧紧的看着司徒焰,你说的是真的?方艾有些不敢置信的再一次确认。司徒焰魅惑的弯起唇,下在她的桃源洞口轻轻摩挲着想要找到突破口,我有骗过你吗?说着温柔的进入了她,随即一下一下温柔的律动着,没有了平里的粗暴与羞辱。方艾安心的闭上眼睛,如果可以她想上学。这几天里的第一次方艾竟然与司徒焰一起达到了顶峰,即便是舒爽的像飞上了云端方艾也咬着樱唇不让自己叫出来。司徒焰温柔的亲吻着她自己咬肿的红唇,她的倔强真的让他每每手足无措,到最后也总是他卸甲投降,他可以掌控全世界,但是却无奈她何!

    一杯黑咖啡、一份全球财经早报,司徒焰几十年如一的早餐习惯。方艾一边喝着黑米粥一边观察着司徒焰,自从司徒焰恢复记忆以后两个人一直的相处模式就是在炮火爆发的边缘,所以方艾从没有对他表示过关心。想起三年前两个人第一次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方艾看着当时就只喝黑咖啡看报纸的司徒焰,她记得自己剥了个鸡蛋给他告诉他只喝咖啡伤体,他当时很开心。想着就拿了个鸡蛋剥开递到司徒焰面前,吃点主食吧,空腹喝咖啡很伤胃的。听到这句话司徒焰翻动报纸的动作停了下来,只有一刹那的停顿就继续翻动着报纸冷冷的说,说吧,有什么请求?虽然是同一个举动、同一句话,但是司徒焰听出了其中的不同。三年前是发自肺腑的关心,而现在却只有为达目的而极尽讨好的味道。心,狠狠的刺了一下!

    我想回学校上课,马上就要毕业了,还有要去实习,我不想这么多年的努力都荒废了!方艾也不想转弯抹角,既然他不领自己也没必要去用脸去贴人家冷、股,毕竟两个人现在的关系表现出关心真的是很假。

    如果我没分析错误的话,这应该算是两个请求,回学校、去工作?司徒焰放下报纸冷冷的看着方艾。

    你这么想也可以,但是这两件事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方艾也用冷冰冰的声音回答,她的骄傲不许她虚假意的扮温柔。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司徒焰轻挑起眉玩味的看着她说。

    我没有求你,这只是你跟我交换的条件而已,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你若是不答应我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更确定你的人品而已。方艾面无表的看着司徒焰的眼睛说完这段足以让他暴怒的话,她太了解司徒焰了,这种况下要么她被更狠的折磨,要么他就会答应!

    不出意外的,司徒焰冷酷狠辣的弯起好看的唇,眼睛盯得方艾渐渐地开始心虚,很好,你对我的脾气已经拿捏到一个最高境界了,你是想四两拨千斤吗?你再告诉我要么杀了你要么答应你?那你猜我会怎么做?方艾的任何一点心思都逃不过司徒焰的眼睛。

    方艾低下头不看司徒焰的眼睛,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只要我无所谓,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很好!司徒焰腾地站起往门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回轻蔑的看着方艾,看来我对你是太好了!说完走出去重重的关上门。

    方艾瘫软的坐在椅子上,这次她失算了!激将法已经被司徒焰看破了,他已经开始对她见招拆招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