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做了替身

    江珊搂着韩凯跪在地上不知多久了,韩凯的肩膀一直微微的颤抖着,欧阳彤彤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在对江珊示意了一下以后就转离开了。休息室此刻一片寂静,就好像根本没有人存在一样。

    休息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韩爸爸和韩妈妈冲了进来,小凯,这是怎么回事啊?新娘子怎么会悔婚那?一进门韩妈妈就急得大声的质问着。

    韩凯抬起头看着满脸焦急的父母,擦干了脸上的泪痕低着头说,爸、妈,对不起!让你们丢脸了。现在外面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了,各大新闻媒体报纸杂志的记者也都等在外面,这样的况下韩家势必要颜面扫地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外面已经有人在安抚了,我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能给我们一个解释吗?韩爸爸威严的看着自己失魂落魄的儿子,他想不明白方艾那么懂事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在这最后关头来这么一手?

    伯父,这里面有一些误会,韩凯和小艾会解决的,请您和伯母不要担心了。江珊见韩凯无法启齿,马上替他解释。

    你又是谁?韩妈妈不悦的看着江珊,刚刚进门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个女人搂着韩凯的,不会是?

    江珊对着韩爸爸和韩妈妈鞠了一躬,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江珊,是小艾和韩凯的朋友。

    韩爸爸没有正眼看江珊,因为他也看到了刚刚的一幕,转向韩凯继续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什么样的误会可以闹到悔婚的地步?

    伯父

    我再问他,你有什么资格替他回答?韩爸爸暴怒的大吼着。

    爸,姗姗是我的朋友,请您不要这么对她说话。韩凯见到自己的爸爸对江珊这么的不礼貌觉得很抱歉,江珊已经无地自容的低下头了。她是在帮自己怎么可以受委屈那?

    姗姗?叫的还亲密的?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女人,把方艾气走了吧?你韩爸爸生气的抬起手想打韩凯一个耳光。

    不要,咱们自己的儿子,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会不清楚吗?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韩妈妈拦着韩爸爸劝着。

    爸,我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但是现在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给你们带来的麻烦我很抱歉!韩凯对着自己的父母鞠了一躬转走出了休息室。江珊看着韩凯失魂落魄的走出去很不放心。对着韩爸爸韩妈妈也鞠了一躬转追了上去。

    ‘五月’酒吧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酒吧的四面八方闪烁着,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还有一股催人堕落的味道扑得酒客飘飘然。韩凯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面前东倒西歪的摆放着好几瓶洋酒的瓶子。江珊知道自己劝不住他,只有默默地坐在他边。我那么她,为了她我可以放弃一切,我把我这么多年辛苦打拼的公司都让给了司徒焰,为什么到头来还会是这样的结果?韩凯痛不生的说着,泪流满面的样子让江珊心疼的要命。

    伸手拉着他的胳膊轻轻地劝着,韩凯,你喝的太多了。小艾她是什么样的人你我最清楚,我真的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你这样买醉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知道她心里一直着的都是司徒焰,她答应嫁给我多半是因为不想让我失望。是我对她的付出束缚住了她的心,但那不代表她会上我。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就是没有办法让她上我?为什么司徒焰离开了三年他却可以在她的心里活三年?难道我们在一起相依为命的三年就真的抵不过他们在一起的几个月吗?韩凯趴在吧台上痛苦的大哭失声。

    韩凯说的话句句在理,江珊也知道方艾一直还着司徒焰。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劝韩凯,只有默默的坐在他边当一个安静的聆听者。来,你陪我喝一杯,我的心里好难受。韩凯有些摇晃的给江珊也倒了一杯酒递到江珊的面前。

    不行,你都喝醉了我怎么还能喝那?等一下没有人能送我们回去的。江珊推开韩凯递过来的酒杯。

    没事。我们今天不醉不归,陪我喝吧!韩凯不听话的把酒杯举到江珊面前不肯放下。

    江珊看着韩凯痛苦的表,心里不忍心在拒绝他,只要他能开心,醉就醉吧一醉解千愁嘛!今天的事她的心里也很难过,她也很担心方艾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把杯子重重的放到吧台上,倒酒,喝就喝谁怕谁呀?

    韩凯看到江珊把酒喝了,这下开心了!喝酒就是要有人陪嘛!又给江珊倒上,两个人开始推杯换盏的喝得不亦乐乎。

    酒吧打样的时候两个人才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从酒吧里走出来,江珊用遥控器打开车锁就要把韩凯扶进副驾驶,韩凯不同意的推开江珊,我来开,你都醉了!我是男人,我得送你回去!

    不要啦,你喝的多,我来开!江珊不依的拉住韩凯,在她的印象中应该是韩凯喝的比较多吧?

    韩凯抢过江珊手里的钥匙走到驾驶位坐好发动车子,江珊一看韩凯坚持,也只有摇摇晃晃的坐进车里,好吧,你开,遇到抓酒驾的你负责!

    一辆嚣张的宝马640i在午夜无人的街道上狂飙,夜空中回着车上的两个醉酒男女的欢笑呼叫的声音。到了江珊大厦的楼下韩凯还耍酷的来了一个帅气的漂移,把车稳稳地停在大厦的门前。江珊欢呼着大喊,哇!太帅了!说完打开车门摇摇晃晃的下车,举着双手缓缓悠悠的走着。

    韩凯也摇摇晃晃的下来,跟在江珊的后一起上楼。江珊回过头对韩凯说,你回去吧,就送到这里,我自己上去!

    那怎么行?小艾每次不在的时候都会嘱咐我照顾好你,我得看着你安全的进门。从前每一次方艾回美国的时候都要特别吩咐韩凯好好照顾江珊,而她不在的时候韩凯和江珊也经常一起出去吃饭喝酒,每一次都是把她送进家里才离开,不过从前他们从没有喝多过,一次都没有。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进屋子里,江珊脱掉鞋子扔掉包包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韩凯摇摇晃晃的走到方艾的房门前,推开房门一股方艾上特有的馨香扑面而来,韩凯的心紧紧揪在一起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慢慢的走进方艾的房间,那里到处都是方艾的影子。晕晕乎乎的坐在边,伸手拿起方艾的枕头抱在怀里,深深地呼吸着她的味道。真的失去她了吗?她真的那么狠心的丢下自己了吗?

    江珊捂着发痛的头晃晃悠悠的走进方艾的房间,哎?你怎么还没有走啊?她已经换上了睡衣,这款睡衣是方艾在美国买给她的,两个人的颜色和款式都一模一样。

    韩凯抬起头因为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月光看向江珊,小艾?韩凯兴奋的站起一下把江珊搂进怀里,他眼中看到的是方艾,她穿着那件最喜欢的睡衣正看着他笑,韩凯紧紧地搂着江珊,好像怕她随时会消失不见一样,把脸颊埋在她的颈窝里,小艾,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你不要吓我好不好,我真的好怕失去你!

    江珊被韩凯这么一闹,吓得酒醒了一半,挣扎着要推开他,韩凯,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方艾!

    别闹,我想抱你一会儿,这段时间忙着结婚的事,我都没有时间好好的抱你。韩凯有些撒的在江珊的颈间蹭了蹭。

    江珊从来也没见过韩凯这么慵懒的一面,他的这个样子真是让人浑酥软,江珊不在挣扎她慢慢的闭上眼睛,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本该属于方艾的浪漫温馨。两个人渐渐地都在这样的气氛中失去了自我,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两个人原始的本能,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反正两个人就那么紧紧的拥吻在了一起,被激、刺、激到浑酥软的两个人倒在了方艾的上。干柴遇到烈火,两个人同样饥、渴的想要向对方索取更多,当两个人真正坦诚相见的时候,韩凯双手支在江珊的侧,抬头吻住江珊的唇,在她的耳边呢哝着说,方艾,我你!永远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说着下的巨龙已经借着那股暧昧的湿意进了江珊的体内。

    江珊本是迷迷糊糊的被那股激、牵引着,她本不知自己在何处,可是当她听到韩凯的那句啄人心髓的语时,瞬间清醒可一切都晚了,他们两个已经紧紧的连接在了一起。江珊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贝齿咬着红唇承受着韩凯凶猛的进攻。她,竟然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替!是幸?或不幸?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