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你可以吞金

    保镖们听到司徒焰的命令一刻都不敢怠慢,马上就着手开始动工拆除房屋。方艾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你们在干什么?

    总裁命令把这里拆了。一个保镖回答道。

    一听要拆了方艾急了,这么好的舞蹈室为什么要拆了?她看到里面的一切都是新的,应该是还没有用过那。为什么要拆?那当初建它又是为什么?伸开手臂拦着要动手的保镖,不可以,不可以拆,太可惜了!

    保镖只听命于司徒焰,虽然在飞机上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坚强善良的美丽女人,但是总裁的命令就是圣旨,谁也不能违抗!不理会方艾的阻拦,大家开始动手。方艾见拦不住,只有大声地喊道,你们先别拆,等我一下行不行?我去跟司徒焰说说,看他可不可以收回成命。

    保镖们这才停了手,方艾一瘸一拐的跑向别墅,追上司徒焰拉住他的手,满眼哀求的看着他,因为跑了这不算远的一段路而小脸儿通红,小鼻尖上冒出了汗珠,气喘嘘嘘的说,为什么要拆了那间舞蹈室?那么棒的舞蹈室拆了太可惜了,可不可以留下来?

    不可以!司徒焰面无表的甩开方艾的手,看也不看她直接往别墅里走。

    方艾不死心的跟上他,拦住他的去路,为什么?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的一间舞蹈室说拆就拆了,当初建它就是为了一次不用直接拆掉的吗?

    因为你喜欢,我就看不得你开心。你看到什么喜欢的我就要毁了它。你喜欢韩凯我就要毁了他,你喜欢这间舞蹈室我同样也要毁了它!司徒焰恶狠狠的说完直接推开方艾走进别墅里。

    方艾被推倒在地。股重重的坐在地上,还好这里到处都是美国肯塔基进口的蓝草,坐在地上也不觉得摔得有多疼。方艾一咕噜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进别墅,这间舞蹈室她太喜欢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它留下来。追上司徒焰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他的腰。第一次柔言软语气的求着他说,威廉,我求求你,把那间舞蹈室留下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把那间舞蹈室留下我打扫整栋别墅的卫生好不好?我还可以负责做三餐,不然把整个庄园的卫生都打扫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把那间舞蹈室留下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她还真是有点把话说大了。她哪里知道这整座庄园一共有三百多名员工,只负责打扫的就有一百多人,她一个人想把一百多个人的工作做了吗?她是超人吗?

    司徒焰被方艾这样搂抱着,她气的求着自己曾经是他多么无法抗拒的、惑呀?冷硬的心有一丝丝暖意划过,但是他不许自己就这么轻易的向她妥协,她要付出代价的,他不缺打扫卫生的佣人。司徒焰转打横把方艾抱在怀里,直接上楼来到他位于三楼的主卧。用脚踢上了门司徒焰把方艾按在门上,喜欢那间舞蹈室吗?司徒焰明知故问。

    喜欢!方艾老老实实的回答。

    取悦我,把我伺候舒服了。我才会考虑你的请求。司徒焰眼睛瞪着方艾因发烧有些干裂的唇,那上面还有自己啃咬后留下的伤口,越是这样对司徒焰越是致命的、惑。

    方艾知道司徒焰对自己的体永远做不到免疫,既然自己现在已经落到了司徒焰的手里,而他也不会轻易的饶过自己,那么花点心思取悦他让他高兴总比跟他硬碰硬惹怒他要好得多。这一路上虽然他没有直接动手打自己,但是他在无意中也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方艾学聪明了她知道女人要想有好子过该怎么做?

    踮起脚尖双手搭在司徒焰的肩膀上,方艾魅、惑的伸出舌尖轻轻地勾画司徒焰的唇形。并不急着深吻他而是轻轻地啃、咬着他丰厚的下巴,一路向下用舌尖轻、他的喉结,一圈一圈的勾画着。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做了无数次,对彼此的敏、感带都了如指掌,很快在方艾的轻捻慢磨下,司徒焰疯狂了!他变被动为主动抱起方艾把她扔在柔软的大上,毫不怜惜的撕毁了她上全部的阻挡。在她的上撑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惊慌的方艾,她真的是好怕他,之前在车里被他强的下都撕裂了,现在还有很严重的痛感那,若是他在那样粗暴的对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得住。看着方艾明显抗拒的样子,司徒焰的怒气瞬间升腾,毫不怜惜的用力一,自己的粗大直接镶进方艾的体里,方艾疼的尖叫一声眼泪噼里啪啦的涌出来,紧紧的抓住司徒焰的胳膊指尖扣进了他的肌里。痛吧?就是要让你痛,痛了你才能好好地反省自己的错误!司徒焰一下狠过一下的冲刺着方艾的体,跟韩凯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方艾贝齿紧咬着樱唇才没让自己痛得叫出来,我跟他从没有做过,我没有骗你!方艾觉得不能让他在误会了,不然他真的能做死自己。

    司徒焰发狠的抽、送着,我不信,你们在一起三年,怎么可能不做?你那么他,为了跟他在一起不惜牺牲我跟孩子,你们做了那么多伤害我的事怎么可能就是为了纯洁的友谊,你真把我当傻子了吗?啊?想到这些司徒焰气得浑发抖,本是撑着的手直接掐上方艾的脖子,眼神死死的盯着方艾因为缺氧而痛苦扭曲的脸。

    方艾伸手企图掰开司徒焰的手,她知道这一次她是死定了,她能感觉到司徒焰必杀的决心和深入骨髓的仇恨,痛苦的左右摇摆着头微弱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但是司徒焰可以看出她的口型是在说‘没有。真的没有’眼泪大颗大颗的在方艾的眼角滑落,她绝望地把着司徒焰的手。双腿无力的在上踢蹬着,司徒焰深埋在她的腿、间,她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这样无力的踢蹬反而使体内不住的收紧,像小嘴儿一样含、着司徒焰的硕大。在生死关头的两个人竟然奇迹般的同时达到了顶峰。司徒焰低吼着将**全数喷洒在方艾的体内,而方艾也因为从新获得氧气,贪婪的大口呼吸着,这样更使体内一下一下的狠、啯着司徒焰敏感的硕大,让他舒爽的差一点昏死过去。司徒焰的女人无数,、技高超的数不胜数,可以说他什么样的刺、激和花样都玩过,但是却从没有像这一次这么舒爽过。方艾的下是最适合他的硕大藏的地方。刚刚若不是她在最后关头让自己飞上云端,那么她真的会死,他的恨已经根深蒂固,他分分钟可能杀死她。

    浑无力的趴在方艾的上,十几岁开始玩、女人,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么瘫软的感觉。整个体的重量全部趴、在方艾上,两颗心咚咚咚的互相撞击着,稍显疲、软的硕大还藏在方艾的体、内。方艾被这么个庞然大物压着。呼吸又开始困难了。司徒焰将近一米九的个子,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整个压住方艾,她的承受力是可想而知的。稍作休息司徒焰慢慢的喘着粗气用手肘支起上半。垂眼看着因为缺氧而满脸红晕的方艾,她正微张着樱红的小嘴儿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氧气。司徒焰怎么可能让她那么如愿,他就是想让她一再的缺氧,一次次的接受死神的召唤。低下头狠狠地吻住她用来呼吸新鲜氧气的小嘴儿,下慢慢的动着一下一下的又开始慢慢变得坚无比。

    在方艾被吻得再一次无法呼吸的时候,司徒焰放开她的唇。埋头在她的颈间狠狠地咬了一口。啊!方艾痛呼出声,用手捂住被咬的地方,那里的湿湿的抬手一看已经出血了。方艾真的是已经对司徒焰产生了严重的恐惧,体上的虐待和精神上的折磨一起向她施加,她不知道下一秒司徒焰会怎么伤害她?这种没有天的折磨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下已经被他的庞然大物一次次的撕裂,可自己的体还是会在疼痛中一次次的攀上高峰,这感觉已经把她疯了,崩溃只在一瞬间。方艾的眼泪怎么也停不住,她终于受不住的出声祈求,你饶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这才刚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那游戏怎么玩下去呀?司徒焰一边狠狠的撞击着她一边冷的说。

    你直接杀了我吧!现在这样我比死还难受。方艾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

    满意的弯起唇角,司徒焰那张魅惑众生的脸靠近方艾,用舌尖轻、她的泪水,下没有一刻停止前进,我就是要让你比死还难受,直接杀了你还有什么玩头?如果受不了你可以选择自杀呀?自杀的方法有很多种,割腕、吃药、服毒、煤气,哦对了,古代不是还有一种死法叫‘吞金’你也可以试试啊。你是医生想死的方法应该不用我教你吧?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的小人可是一定要死在你前面的,自杀的时候可要想好了想不想要他陪葬?司徒焰微笑着平静的跟方艾说,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好晴朗,他算准了方艾不敢自杀,她不可能拿韩凯的命去赌!

    你是个魔鬼,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我跟你拼了!方艾疯了一样的双手挥打着司徒焰的俊脸,双腿因为被强行分开而帮不上忙,但是手上却一点也没有留。司徒焰气急的抓住方艾的双手毫不怜惜的用边的皮带绑在一起拴在头上,方艾痛得一张小脸儿惨白。可不是我要干、你的,是你要求我把舞蹈室留给你,你自己故意勾、引我的,现在又来装什么贞、洁烈女?现在我可以答应你把那间屋子送给你,可以了吧?司徒焰的语气已经充满了轻蔑,可是还要把话说得好像方艾是用、体换取财富的、女一样。

    司徒焰的话虽然极尽羞辱,但是他说的也没错,本就是自己求他的。也是自己先取悦他的。拆木屋应该是他的圈,他就是看准了自己喜欢那间舞蹈室。才会故意让人拆的,他是在挖坑让自己跳。蠢死了方艾,你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脑子长点心那?你都到了水深火的生死关头了,怎么还有闲心去管人家拆不拆房子的事啊?就是再喜欢也要先顾好自己的生死才行啊!恨死了自己的愚蠢,也知道即便是自己再长一百个脑袋也逗不过他。所以只有任命的闭上眼睛,不在看他也不再说话。

    我不喜欢干一条死鱼,但是我喜欢看你隐忍着装死鱼的样子。司徒焰咬着牙邪气的笑着,更加疯狂的对方艾索取着,方艾这条死鱼一装就是四个小时,最后还是她实在受不住昏睡过去了。

    司徒焰最后一次在方艾的体、内泄、,从她的上退出来走进浴室,很快清洗干净出来。宽大柔软的大上。方艾半趴着昏睡在的一侧,白皙嫩的肌肤被昏暗的头灯影的如一块上等的美玉,一头绵密的及腰长发披散着挡住半个子,巧的小、纤细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灯光下,满的齿痕和伤**错着,把这样一副完美的躯体泼上了墨彩。看着方艾因疼痛而苍白的小脸儿,手腕上的勒痕和烫伤,心里有丝丝的不舒服。不自的蹲在她的边慢慢的伸出手想抚摸她的脸颊,但是在最后的时刻他还是把手紧握成拳,咬着牙站起抬起脚一脚把方艾踹下。方艾尖叫一声迷迷糊糊地不明所以的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回头看到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司徒焰,不知道又要干什么?因为害怕所以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滚到下人房去睡,不要脏了我的,你在我房里的意义只是工具而已,现在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吃了药赶快滚。司徒焰揪起方艾的长发把她从地上提起来又甩到远一点的地方。好像她是一只染了瘟疫的病猫一样,恨不得直接摔死她。

    地毯很厚摔在上面不会痛,听到司徒焰赶她走,方艾反而轻松了不少,只要不在他的边自己就不会被伤害。听话的站起吃了桌子上放着的药,抓过一边已经被撕碎的裙子,虽然破了但是还可以穿的,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大家都休息了没人会看得到她,慌乱的穿好衣服方艾不敢表现的很急切要走的样子,她太了解司徒焰了,若是被他看出她很愿意去下人房睡,那她一定走不成。

    司徒焰烦躁的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站在窗前看着在夜色中奔跑的影,腿有点瘸、衣服有点破、一头长发被晚风吹得四散飘飞,这样的她竟然也是美的像个落败的公主。握着酒杯的手指慢慢收紧,他恨自己没有勇气直接把她杀了,他恨自己在她这么残忍的伤害过自己以后还是要对她如此沉迷。其实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将她碎尸万段,从今以后彻彻底底的把她忘记,可是他就是做不到。看着那抹影无措的站在庄园里四下张望,她一定不知道哪里是下人房?这里的房子每一间都那么漂亮,连那些用作下人房的小木屋都十分精美,谁会想到哪个主人会给下人住那么梦幻的房子?她最后还是选择往舞蹈室走去,司徒焰看着里面的灯亮了,那抹一瘸一拐的影一下到这儿一下到那儿的乱窜着。她就是有这个本事,无论遇到怎么样窘迫的环境她都可以怡然自得,把自己安排的好好地。

    方艾走进舞蹈室,她真是喜欢死这里了,今天受再多的折磨此刻自己能真真实实的置在这里也算很安慰了。这里面跟她梦想里的一样,她真是不敢相信在这里这么水深火的环境下自己可以完成这个梦想。这也算是她在困境中饱受煎熬的一点小小的安慰了!这间舞蹈室里面还设有休息室和浴室,这一定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为了自己练舞方便而设的。方艾走进休息室里面空间不大,只有一张小、一个衣柜和一张梳张台。方艾好奇的打开衣柜,里面清一色都是名贵的女装,衣服每一件都很漂亮而且所有的衣服都还没有拆标签。方艾很纳闷为什么这里的主人买这么多漂亮的衣服却不穿那?而且这间舞蹈室好像没有被用过的样子,会是谁这么有创意的建完这里却不启用那?有钱人真是让人猜不透!方艾在衣柜里选了一件比较保守的睡衣走进浴室,先借穿一下主人应该不会介意吧?洗过澡换上睡衣,这睡衣的尺寸正好是自己的尺寸所以穿着很舒服,这会是谁的地盘那?这个人连材跟自己都很接近,真是缘分呐!是司徒焰的姐姐或妹妹吗?还是他的妈妈?自己对司徒焰的了解真是太少了,他从来也没有跟自己说过他家里的事,所以她怎么也猜不到。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主人回来如果不高兴那也是司徒焰的事,是他说自己可以来这里的。躺在小上,把所有的灯都关了,方艾透过窗子看着夜空中皎洁的月亮,不知道韩凯现在怎么样了?他一定很伤心吧?他一定非常恨自己吧?韩爸爸韩妈妈一定会气得大骂自己的!姗姗也一定对自己失望透了!可是为了韩凯能好好的生活下去,自己受再多的折磨吃再多的苦也没事的!她现在很怕司徒焰,但是她并不怨他,毕竟三年前自己是那么深的伤害了他,现在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当是还债吧!可是自己的明天在哪里?泪,汹涌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