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司徒焰知道了

    韩妈妈宠溺的拍开韩凯搂着自己的手,臭小子,就知道给你老妈灌迷药,你一句甜言蜜语我就得拼了老命去给你张罗,你呀,你们小两口相亲相的好好过子比什么都强,我可不用你把我放在第一位,你要记得从今往后跟你生死与共的人是你的老婆,她为你生儿育女持家务,最辛苦的就是她,所以你要把她放在心里的第一位知道吗?

    听了韩妈妈深明大义的一句话,韩凯和方艾互望一眼,遇到这么明事理又知道心疼自己的婆婆,方艾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感动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了,她也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搂住韩妈妈,撒的把头靠在她的肩上,伯母,能嫁进韩家,能有您们这样的公婆,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您放心我从今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二老的,我会像亲生女儿一样的你们。

    韩妈妈心疼的给方艾擦着眼泪,傻孩子,这是大喜的事哭什么呀?快把眼泪收回去,等一下让你爸爸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那,再说你怎么还叫伯母啊?韩妈妈不高兴的提醒。

    韩凯也恍然大悟的说,是啊,应该改口了,快叫妈妈!方艾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怯怯的叫了一声,妈妈!

    韩妈妈开心的答应着,正巧韩爸爸也从楼上走下来,手指夹着雪茄开心的大笑着,哈哈哈,早就应该这么叫了。

    方艾见韩爸爸来了,赶紧站起红着脸叫了一声,爸爸!韩爸爸也爽快的答应了一声。韩家此刻洋溢着幸福的笑声,方艾悬着的心此刻才算真正的放下,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幸福的,而自己也一定要努力让韩凯也幸福,只有自己全心全意的上他,他才会真真正正的感觉到幸福。她会努力的!

    所有事都准备就绪了,明天就是韩凯和方艾举行仪式的子,因为韩妈妈信教所以他们的婚礼在教堂举行。方艾给欧阳彤彤打了电话,希望她可以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但是两个人都知道司徒焰是个忌,方艾也理解欧阳彤彤的心。所以也没有强求要她一定来。

    欧阳彤彤挂断了方艾的电话,看着站在窗前吸烟的影。这段时间司徒焰的落寞、司徒焰的痛苦、司徒焰的挣扎,还有司徒焰对自己的愧疚,欧阳彤彤都看在眼里。她不知道自己这样任的把他锢在边到底是对是错?看多了司徒焰边的女人,所以他对方艾的感她很清楚,他她已经到了骨头里,无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他都深着她。这一点欧阳彤彤毫不质疑,这样的男人自己死死的锁在边真的值得吗?欧阳彤彤第一次在司徒焰面前站起缓缓地走到他的后,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腰。司徒焰低头看着那双纤细的手臂。终于放下了提着的心,他知道欧阳彤彤想开了。

    你早就知道我的腿好了是吗?你为什么一直不揭穿我?欧阳彤彤悠悠的问。

    我在等你耍够脾气,我们从小到大不都是这样子的吗?你不开心了想耍脾气了,我和卓尼就宠着你、惯着你,直到你消气为止。司徒焰用自己的大手盖住欧阳彤彤的小手。

    那如果我一辈子都耍不够那?我一直任的耍着脾气,你也会一直陪在我边吗?欧阳彤彤的心里好难受,她知道司徒焰很快就会离开自己了。

    会,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自己想开了,真正开心了。司徒焰真的是很疼欧阳彤彤,也对她有无限的愧意。

    你这样说我会贪心的想要把你一直锢在边哦!欧阳彤彤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她真的是真的是太舍不得放开司徒焰了。

    我在你边你就会幸福吗?问问你自己的心,你真的开心了吗?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在你边你就会开心幸福,那么我就一直陪着你!司徒焰转过看着欧阳彤彤的眼睛。

    干嘛对我这么好,让我都没有办法对你放手。欧阳彤彤哭得一塌糊涂。

    你是我最关心、最疼的妹妹,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司徒焰温柔的说。

    你知道我不想做你的妹妹。欧阳彤彤梨花带雨的小样儿任谁看了都会心疼的。

    你只能是我的妹妹,做我的女人你会痛苦一辈子!司徒焰坚定的说,语气中没有半点的余地。

    你她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想把她留在边,她跟别人在一起我就浑难受,我记不起从前的我们到底是怎样的,但是我就是不想对她放手。司徒焰一想起方艾就觉得手足无措,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姐姐是个好人,她值得全天下的男人她,可是她你吗?一直以来我都深信她跟韩凯是相的,她不你你也要继续纠缠她吗?欧阳彤彤真的好羡慕方艾,为什么司徒焰对她那么执着。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迷茫过,我就只是想纠缠她,我不知道自己对她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我就是在冥冥之中感觉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就是想继续,也许忽然有一天我想起了一切,那时的我可能会后悔与她继续纠缠,但是此刻我却是想纠缠她的。司徒焰痛苦的皱紧了眉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有时他会很笃定自己是她的,但有时候他又会很迷惘,真的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或是其他,他只知道自己想要纠缠她。

    我不知道对你放手会不会给姐姐带来幸或不幸,你会好好待她吗?欧阳彤彤其实很明白司徒焰是方艾的,但是听了司徒焰不确定的回答,她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方艾要结婚的事?

    我想好好待她,只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有本事激怒我!司徒焰跟欧阳彤彤之间没有谎言,遇到事除非不想回答,只要是回答就不会撒谎。

    哎,欧阳彤彤无奈的叹息一声,如果不告诉他,会是他永远的遗憾的,能不能幸福就看两个人的缘分了,明天姐姐结婚,我想回国去参加婚礼。

    司徒焰看着欧阳彤彤,眼神中充满感激。我跟你一起回去!

    你要好好谈,不可以伤害姐姐,也不可以搞破坏!如果姐姐你她会好好考虑的,但是如果她已经决定了,你答应我一定要放手,不要让我会后告诉你,好吗?欧阳彤彤现在就有点后悔了,她预感到要出什么事了似得,焰哥哥会听话的吧?

    江珊的公寓,方艾把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江珊又仔细的把给方艾准备的嫁妆又盘点一遍。这时方艾的手机响起,一看号码是欧阳彤彤的,方艾开心的接起,姐,我在你楼下,你在家吗?我在呀,你上来吧!方艾轻快地说。姐,欧阳彤彤有些言又止的说,你下来好吗?我有话对你说。什么事这么神秘?好吧,你等我!方艾觉得欧阳彤彤在故作神秘耍自己,所以也没有多想披上外跟江珊说一声就下楼了。

    来到楼下,欧阳彤彤靠在跑车边正看着大门口发呆,看到方艾出来站直子看着她,姐!方艾自从欧阳彤彤回法国养病两个多月这才是第一次见她,开心的跑到欧阳彤彤面前把她抱住,死丫头,想死我了!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见我了那!欧阳彤彤也抱住方艾,姐,都是我不好,都因为我耍小孩子脾气,让你担心了!方艾笑着把欧阳彤彤推开一点,让我看看胖了还是瘦了?嗯,不错,还是那么漂亮!欧阳彤彤可没有方艾那么开心,一路上司徒焰沉的脸把整个机舱都搞得低气压了,使得她的心也跟着压抑了,姐,你想好了吗?你觉得这样做真的会幸福吗?你他吗?方艾面对欧阳彤彤一连串的问题,知道她听说了自己跟司徒焰从前的感,对自己担心了,为了不造成欧阳彤彤的困扰,方艾语气刻意轻松的说,当然他呀,而且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幸福的,你不要担心我了,守住你自己的幸福最重要!

    姐,我不想你因为我的关系放弃你的,那天我说的话都是气话,也是一时无法适应才会那么要求你的,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说的那些话而嫁给你不的人,那样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欧阳彤彤真的觉得内疚,一定是自己那天求她远离司徒焰,她才忽然决定结婚的。傻丫头,我结婚是早就定好的事,只是前一段时间出了那件事耽搁了,我这婚是早晚都要结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方艾温柔的抚摸着欧阳彤彤海藻般的长发,安慰她说。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的心里也舒服点了,但是我想跟你承认个错误。欧阳彤彤可怜巴巴的看着方艾。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