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喂药

    司徒焰先把方艾上的水擦干,用吹风机细细的把她的长发也吹干,她的发质感真好!每一根都会在他的指尖滑落。弄好了一切,方艾还在昏睡着没有一点意识,司徒焰忽然有一股无名火又生起了,这女人昏睡得像死猪一样,幸好是自己发现她把她带回来,若是换了别人她也是这样任人摆弄吗?想到这不免手下有一点用力,方艾昏昏沉沉的痛呼一声,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好像是司徒焰在给自己打理头发,就像是每次在梦中的一样,绝美的弯起唇角满脸幸福的低喃,威廉,好痛!声音媚十足,听得司徒焰又是一阵心猿意马,腹下的硬又开始调皮的跳动,这女人真是该死,她总是可以不动声色的、惑自己,让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土崩瓦解。

    强忍着腹下的胀痛喂方艾吃了药,看着她舒服的在枕头上蹭了几下沉沉的睡去,司徒焰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无奈的脱掉衣服走进浴室,他不是不想要她,而是他不想忤逆她的意思,他可以对任何女人随心所,但是方艾不行!用凉水冲了澡燥体才得以缓解。只裹着一条浴巾出来,走到边掀起被子躺在上,把方艾搂在怀里。她的体滚烫碰到司徒焰冰冷的肌肤舒爽的嘤咛一声向他的怀里钻,司徒焰暗骂一声想躲开她,可是她偏偏不知死活的把小手紧紧地搂住司徒焰的腰,滚烫的脸颊贴在司徒焰的膛上,凉爽了、舒服了才又沉沉的睡去。司徒焰被方艾无意识的撩、拨折磨的要疯掉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女人就被抱在怀里,而且还无意识的一直撩、拨着自己。而自己却不敢要她,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折磨呀?满清十大酷刑也不过如此吧?强忍住下的胀痛,闭着眼睛拼命地数羊。

    一整夜上都火烧火燎的,早上起来才觉得舒服点。方艾慢慢地睁开眼睛,一张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颜把她吓得差点尖叫出声,用手捂住嘴瞪着大眼睛看着帅的让人心碎的俊脸。此时的他没有平时的嚣张与狠辣,反而多了一份慵懒与无害,浓密的头发随意的垂在额前,长长的睫毛直直的附在眼睑上,高的鼻梁,薄而大的嘴刀刻般有型。方艾看的痴了竟然忘了要尖叫要逃离。看够了吗?低沉沙哑的声音、感的让人心悸。

    啊?啊!方艾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尖叫,慌乱的坐起想要跳下。可是一掀被子看到自己赤、的上,又尖叫一声把被子裹上,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被子全被她拽过来裹在自己上了,司徒焰就暴露在阳光下了,方艾看到同样赤、的他,还有他淘气站立的小弟弟。惊慌的用手捂住脸和眼睛,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你快把衣服穿上。

    司徒焰见方艾真是吓坏了也不想再逗她,抓过一边的浴巾慢条斯理的围在腰上。但嘴里还是不饶过她,能是怎么回事?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

    方艾捂住脸把头垂在膝盖上,我怎么会在这里呀?昨晚你不是和吉田由美那个了吗?怎么回事啊?方艾脑子里想着昨晚的一幕,心里又是一阵刺痛,想到司徒焰在吉田由美上奋力运动的样子,一股无名火就窜起。你是禽兽吗?跟她做完了又来动我,恶心死了?方艾已经被自己的臆想折磨的失去理智了,抬起头也不管害不害羞了,恶狠狠的瞪向司徒焰。

    司徒焰看着独自发飙的女人,印象中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大胆的对自己怒吼,看来她是真的气坏了!是因为被自己那个了生气?还是因为自己跟吉田由美那个她生气那?看来更像后者,吃醋了?司徒焰侧卧着子,单手支着头看着气得握着小拳头瞪着自己的女人。今早的她刚刚退烧,嘴唇有点干裂,鼻头因为发烧而有点红,一双大眼睛此刻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锦缎般的长发披散在光的肩上,没有了平时强大的气场,但是却增添了一份破败的凄美,让人更想压在下好好疼惜。不自觉的伸手撩起一缕长发搔、弄她绝美的脸颊,说呀,是不是吃醋了?

    方艾生气的挥开司徒焰毛躁的大手,被说中心事很是尴尬,但还是强硬的瞪着司徒焰,气呼呼地说,我没有,我没有吃醋,我为什么要吃醋,我只是觉得很恶心!

    司徒焰生气了,听了她说觉得很恶心生气了,腾地坐起伸手抓过方艾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恶心?你觉得跟我做恶心?

    方艾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左右摇摆着头,好痛,放开我,是,我是觉得恶心,你刚跟别人做完又来找我,你自己觉得不恶心吗?方艾实话实说。

    听明白了方艾的意思,司徒焰就没有那么生气了,放开方艾被钳制的下巴,你这女的还真是思想龌、龊,没穿衣服就一定是做了吗?做没做过你自己都没有感觉的吗?

    啊?什么意思啊?方艾一时不明白司徒焰在说什么?什么呀就龌、龊啦?

    我是说,你做没做过自己体没感觉吗?司徒焰从没有过的好脾气,他现在心出奇的好,他可以肯定韩凯那晚是骗她的。

    听了司徒焰的话,方艾细细的感觉了一下,确实没有任何做过的感觉,又偷偷的撩起被子看了看自己的下,瞬间脸红成了个大番茄,你变态,没做你脱我衣服干嘛?真是疯了。

    司徒焰邪邪的笑了,一脸无辜地说,脱你衣服就一定要做吗?如果那是必须的我现在补上。说着把方艾扑倒压在下,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因为干裂而更加引人想品尝的唇。

    啊!方艾没想到司徒焰会忽然扑倒她,吓得惊呼一声,手紧紧的抓着被角,你干嘛?快下去!隔着厚厚的被子方艾都能感觉到司徒焰的硬,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看着方艾如受惊小兔般的样子,司徒焰真是逗她上瘾了。

    我只是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明明睡在窗帘后面的,怎么会在这里醒来那?方艾急急的解释。

    你昨晚发烧了,多亏我在窗帘后面发现了你,不然你若是被别的男人发现就真的被人家,咔。司徒焰用手掌在脖子上比了一下。

    方艾被司徒焰的暗示吓得直缩脖子,司徒焰看着她单纯的样子,宠的在她唇上印上一吻,只是蜻蜓点水。他不敢深吻因为他不知道那样自己还能不能控制住不要她,没等方艾来得急反抗司徒焰已经起走进浴室,边说,起我载你回市区。

    额,不用了,等一下不是有车会把我们同学集体载回去吗?方艾真的不想跟司徒焰再有什么瓜葛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刚刚以为司徒焰会在缠着自己要,可是他只是浅吻一下就离开了,她能感觉到他的隐忍,这样做反而要比强要她更让她心动。

    司徒焰冲了个澡很快出来,一丝、不挂的上还挂着水珠,精壮的体、结实的肌,再加上魅惑的水滴,简直就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美男图。方艾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都忘了要害羞的移开眼光。忽然惊觉,红着脸把眼睛闭上,裹着被摸索着走进浴室。司徒焰暗暗的弯起唇角,装作没看到方艾的惊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呀?边说边拿起一新的西装衬衫穿在上。

    什么意思?方艾嘴里含着牙刷探出小脑袋来问。

    你们这次被选中的人都是为了来伺候我们这些男人的,把你们送到这已经是终点了,能不能回得去你们就要各凭本事了。司徒焰一边照着镜子系钻石纽扣一边说。

    啊?什么嘛!不是为新实验室剪彩吗?怎么会搞出这么多事?学校这样做是违法的,我要去告他们!方艾简直不敢想象为人师表的学校怎么会做这种拉、皮条的事?

    告?你告谁呀?这里面除了你一个傻瓜,大家都乐不思蜀那,谁会支持你呀?再说也没有人你来!司徒焰看到方艾傻傻的脑瓜不开窍,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她活这么大是怎么走过来的?

    也是哦,想到吉田由美求自己一定要来的样子,看来大家真的都是很想来这里的,只有自己不喜欢。忽然想到,吉田由美去哪里了?你不是她找到的男人吗?

    不知道,那个女人心术不正你以后离她远一点。一边整理领带,一边从镜子里看着方艾还站在浴室门口裹着被子担心别人的事,无奈的摇摇头,出来,把领带给我正一正。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