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窗帘上的鼓包

    方艾见到吉田由美没事,暗暗地吐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对,对不起,我,我只是担心你,你确定没事吗?方艾对着墙壁问吉田由美。

    看到你就有事,你赶快离开啦!吉田由美快被方艾气死了,人家正在兴头上全被她给搅了!

    你千万不要伤害她,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这句话是对司徒焰说的,说完方艾头也不敢回的冲出了房间。

    吉田由美满眼厌恶的看着跑出去的方艾,隐去不愉快换上一脸的羞妩媚,搂住司徒焰的胳膊把头靠在上面,焰,对不起,是不是因为她让你扫兴了?

    司徒焰看着方艾跑出去的背影,房间里还留着她淡淡的气息,吸了一口烟吐在吉田由美的脸上,看着她被呛得流出了眼泪拼命的咳嗽,她是谁呀?看来她很关心你?司徒焰故意问。

    我同学,在一起读书三年都没有什么联系的,只是前一阵我们一起签了一家公司,所以就渐渐熟悉起来了,是无关紧要的人我们不谈她了扫兴。起跨坐在司徒焰的上,直接把他的硕大吞没,我们继续!啊!舒爽的尖叫出声。

    司徒焰别有用意的看向被激、渲染的吉田由美,跟方艾签一家公司?有好戏看了!她到处找你有什么事你不担心吗?没有方艾可聊她早就被扔出这间房了。

    她会有什么事?我最不喜欢她做作的样子了,好像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样子,今天就是说什么也不想来,最后还不是来了?吉田由美一边上下运动着一边说。

    你是她带来的?司徒焰貌似不经心的问。

    吉田由美虽不愿意承认,但是在司徒焰的注视下也不敢撒谎。就好像她一撒谎他就会看出来一样,是,是啊!你怎么知道?

    猜的。司徒焰邪恶的弯起唇,不想来?是在躲他吗?为了这么个女人又来了?你傻不傻呀?她好像没找到金主?司徒焰又漫不经心的问。

    我就说她做作又矫嘛,她有个很帅的男朋友,貌似除了他谁也看不上一样。可是人家可不那么在乎她,听她说的意思好像是她男朋友有什么事瞒着她,我猜一定是有别的女人了!吉田由美有些幸灾乐祸的说,有些气喘嘘嘘的,这种事还真的男人在上面才舒服又省力。

    你怎么知道?司徒焰淡淡的问,见吉田由美有点力不从心了。翻把她压在下运动着。

    她和她男朋友在一起三年都没做过,只是前几天她喝醉了醒来以后她男朋友说他们做了。她自己又没有感觉,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我猜一定是她男朋友对她没感觉看她喝醉酒骗她的算是个交代呗,她也是脑子有问题竟然说她男朋友不碰她,她反而心里会好受一些,她不喜欢她男朋友跟她做。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有问题?既然不相干嘛非要在一起啊?吉田由美一边哼唧一边说,虽然不想在做这个的时候谈论别人,但是司徒焰一直问也要答啊!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相?司徒焰听了吉田由美的话。一直郁闷的心变得轻快了不少,听着吉田由美的分析司徒焰觉得韩凯骗方艾说两个人发生了关、系的可能很大,自己一直不相信韩凯会为了自己的几句话而一气之下跟方艾做,但是韩凯骗方艾却不是为了应付她,而是为了要把她锢在边。想着那天方艾害怕的拼命摇头的样子,现在想来她真是不知道。但是方艾为什么说不希望韩凯碰她那?司徒焰一直感觉她是很韩凯的,无论他怎样挑、逗她,她都紧守着那最后的关卡,她不是在为韩凯守如玉吗?无论怎样,知道他们也许没有发生、关系让司徒焰心大好。

    吉田由美不想在讨论别人的问题,看到司徒焰唇角的笑意,以为他喜欢自己,主动搂着司徒焰的脖子直接吻上了他的唇。司徒焰的唇被吉田由美吻住,猛地抬起子离开她的唇,暴怒的拎起她甩到了地上,用手厌恶的擦着嘴唇,咬牙切齿的说,谁许你碰我的唇了?谁给你的胆子?

    吉田由美被司徒焰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呆了,被狠狠地摔在地上都忘了喊疼,满眼泪痕的抬头看着司徒焰,委屈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唇不可以碰的,我下次不敢了!她怎么会知道两个人做都做了,接吻又算什么?怎么就不可以碰了?

    滚出去!司徒焰冷冷的说,懒得看她直接走进浴室,虽然没有作完但是他根本一点兴致都没有,若不是想知道方艾的事,他早就把这女人扔出去了。他最讨厌在别人背后说是非的人!那个傻女人交的这是什么朋友啊?

    吉田由美从地上爬起来,从背后抱住司徒焰的腰,苦苦哀求着,焰,我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下次真的不敢了!她知道来这里的女孩子们都没有安排住处,只有找到金主的人才可以进房间,现在这个时候了如果离开这里她要去哪里过夜呀?

    司徒焰冷冷的说,你再不滚我就把你送给我的保镖们,他们一定很乐意看到你!

    听了司徒焰无比狠的话,吉田由美吓得放开司徒焰,慌忙的穿上衣服披头散发的跑出了房间。司徒焰看也不看那个让他作呕的影,迈步走进浴室一边通知人来收拾房间。不知道那个傻女人现在哪里?没有金主她今晚就没有地方睡觉,她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那?

    方艾失魂落魄的跑出了司徒焰的房间,她的脑子里满是司徒焰在别的女人上运动的画面,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在意司徒焰跟别人做。浑浑噩噩的走到大厅里,此时已经是深夜了,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了,她这时才想起自己应该去哪个房间?来的时候领队老师也没说要在这里过夜呀?也没有给大家分房间她要怎么办啊?别的同学都去哪里过夜了那?忽然想到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些房间里的同学,她想那些人一定都在那些男人的房间里过夜了吧?看看空已经收拾整洁的大厅,想想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大厅里,忽然一股恐惧袭满了全,方艾不由得一阵哆嗦,有些害怕的双臂保住自己,此刻她感到又冷又害怕,她该怎么办呀?眼神环视着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排排的高背椅子被整齐的摆放着。方艾又看看几扇大落地窗上挂着的厚厚的窗帘,她笑了她找到又安全又温暖的地方睡觉了。

    司徒焰走到楼下举目四望整个大厅里空的没有一个人影,方艾会去哪儿那?楼上都是客房,她没有找男人当然不会进客房去住,会去哪儿那?司徒焰不免有些紧张,会不会是谁把她强行拉进房间了?大步走出大厅来到院子里,灯已经都熄灭了,这么黑她应该不敢再外面呆着。这样想着司徒焰的心里更加的着急,她会不会有危险?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那边传来助理睡意正浓的声音,马上派人出来给我找人,要快!说完挂机,眼神飘向窗帘处一个大大的鼓包吸引了司徒焰的注意,因为窗帘是深色的,所以这个鼓包若不是刻意去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司徒焰迈步走到窗边伸手拉开窗帘,里面一排椅子上蜷缩的影让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拿出电话通知助理可以睡觉了,看着已经睡着的方艾浑冷的直发抖,心里紧紧的颤了一下,伸手打横将她抱起来。这么大的动作她竟然都没有醒,觉得有些不对劲,司徒焰把脸颊放在方艾的额头上,感觉到了她度,马上通知助理去找药来,不加快了脚步走上楼回到房间。

    房间已经被收拾干净,用过的单也被换成新的了。司徒焰直接把方艾抱进了浴室里,把浴缸里放上温的水,给方艾把衣裙脱掉放进温水里,感觉到被温暖包围方艾舒服的嘤咛一声。司徒焰知道什么叫酷刑了,看着方艾如婴儿般白嫩的肌肤,听着她无意识的呻、吟,司徒焰的体紧绷的要命,本就被她挑起的、望一直没有得到宣泄,现在她都发烧昏迷了,还有本事、惑他,真是服了!强忍着下肿胀的疼痛,司徒焰把方艾清洗干净,用大浴巾包起她抱回上。助理已经把药送过来了,司徒焰先把方艾上的水擦干,用吹风机细细的把她的长发也吹干,她的发质感真好!每一根都上好的蚕丝一样会在他的指尖滑落。弄好了一切,方艾还在昏睡着没有一点意识,司徒焰忽然有一股无名火又生起了,这女人昏睡得像死猪一样,幸好是自己发现她把她带回来,若是换了别人她也是这样任人摆弄吗?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