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一辈子赖上他

    韩凯受伤的抬起头看着方艾的眼睛,那眼神好似自己被方艾强了以后,方艾不想负责一般!看着方艾受到惊吓的眼神,韩凯的心里痛的像被刀子剜割一样的难受,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吗?为什么?自己这么她为什么就换不来她的全心接受那?双眼充血的盯着方艾惊恐的美目,充满的气息围绕在方艾在周围,心痛的跪在方艾面前直起,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手指勾起方艾的下巴,拇指摩挲着她被吻肿的樱唇,渐渐地隐去眼中的,满眼心痛的看着方艾的眼睛,你昨晚是酒后乱吗?你说我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语气中浓浓的意,那都是假的吗?

    方艾听了韩凯心痛万分的言语,脑中回想起昨晚梦中的景,梦中跟司徒焰整夜的缠绵如同真的发生了一般,自己不会是真的把韩凯当做梦中的司徒焰了吧?太可怕了!她方艾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竟然连这么龌龊的事也做得出来?拉着被子的手紧紧地扣着,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看着韩凯无限心痛的眼神,嘴唇哆嗦着说,我,我,我不知道,说着大颗大颗的泪水由美目中滑落,韩凯,对不起,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求你不要生气!真的对不起!

    看着方艾眩人的美目中滑落的泪水,韩凯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撕扯着,声音中有明显的压抑,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你也没有对不起我,我只要你我!韩凯坚定地不容方艾拒绝,幽深的双目紧紧地锁住方艾的美目,盯得方艾心虚的想要把自己紧紧地包裹在被子里,永远也不再出来。韩凯没有在为难方艾。看了她的眼睛躲闪的眼神,慢慢的放开她被钳制的下巴,转退出帐篷里。他就是要她知道她方艾已经完完全全是韩凯的了,以后司徒焰再也没有机会嘲笑自己的无能了!他是真的被刺伤了!他方艾、尊重她、迁就她,那样做错了吗?凭什么他的忍让、他的付出就会被司徒焰当做是把柄?当做是笑谈?凭什么方艾会在被自己这样疼、关心、迁就以后,可以肆无忌惮的把两个人在一起的状况说给司徒焰听?那么好,他就是做了,他现在跟方艾两个人已经实实在在的做了,看他司徒焰还有什么可说的?方艾,要怪只能怪你背着我跟司徒焰所做的一切。我那么真心的对你。你怎么忍心这样?咬咬牙,韩凯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程。

    方艾看到韩凯退出帐篷,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瘫软在那里。双手穿过发间揪住自己的长发。眼泪决堤而出。她都做了些什么呀?韩凯所说的一切她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自己把他当做梦中的司徒焰了!自己如果真的那么做了,那她成什么人了?、娃,、妇吗?自己从此将以什么样的颜面去面对韩凯那?抱住双膝把脸埋在膝间,长发滑落下来把瘦弱的她整个包围住!

    回来的途中韩凯和方艾陷入了尴尬之中。谁也没有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中途韩凯接到一个电话,他简单的回应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方艾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谁知道韩凯的电话号码,碍于两个人之前的处境,方艾也没有开口询问。

    车子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两个人的家。一路上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一些必要的询问和回答。方艾开门下车,见韩凯没有下车的意思。转头疑惑的看向他,韩凯摇下车窗,脸上没有多余的表,看着方艾交代道,我去还车。你先回家休息一下睡一觉,我会买吃的回来!见方艾乖乖的点点头。发动车子驶离!看着后视镜里方艾默默注视车子远去的眼神,韩凯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的难受。昨晚因为一时被司徒焰刺激的失去了理智,想到方艾跟司徒焰之间亲密到可以连他们两个人没有做过的事都要告诉司徒焰,韩凯真如万箭穿心一般的难受!自己在方艾的边默默的陪着她、守着她、着她,自己不是不想把方艾压在下,只是每次有那样的举动方艾都会是一副没有准备好的表,所以自己尊重她,从没有不顾她的意愿过。可是他司徒焰凭什么在消失了三年以后,一经出现马上就可以得到方艾?凭什么?而方艾又怎么可以把这么私密的事告诉给司徒焰听?她又置自己的真心于何地?韩凯钻进方艾的帐篷,看着她绝美的睡颜,听到她在睡梦中溢出唇瓣的呻、吟声,自己被刻意压抑的**瞬间爆发,没有任何思索的扯掉方艾上的屏障,刚要沉下去的时候,看到方艾颤抖的睫毛上晶莹的泪珠,仿佛在控诉韩凯自私的占有,那一刹那韩凯恢复了理智,他从没有做过违背方艾意愿的事,在这样的况下即便是自己在渴望,他也真的没办法忽视方艾的感觉。暗骂自己的兽,强压住要爆发的、望,颤抖着双手准备给方艾穿上衣服。就在刚要动手的时候,却在方艾的唇瓣中溢出了让韩凯想直接掐死她的话语。听到方艾口中叫着的名字,韩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同时也失去了要她的冲动,一个邪恶的念头在脑海中产生

    方艾看着车子远去的影子,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两个人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这样沉默、尴尬的气氛要僵持到什么时候?心里深深的刺痛了一下,自己怎么也没办法像从前一样的面对韩凯,毕竟两个人的关系从昨晚开始已经变得不一样了,而自己却没有半点欣喜的感觉,自己不是韩凯的吗?是密不可分的,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呀?为什么觉得心里那么别扭那?怎么心里就觉得酸酸的那?她真的好恨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韩凯对自己那么好,那么自己,两个人早就应该在一起了,可真正发生了,自己还矫什么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走进家里,洗个澡睡一觉,等下韩凯回来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他一定不会再对自己绷着脸了,他一直都是无条件迁就自己的不是吗?

    回到家里,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泡在浴缸里,让温的水把自己完全的包围住,肌肤渐渐回升的度把冰冷的心也好似温了!方艾慢慢的向下把整个头都淹没在水里,那种屏息的跟死亡靠的很近的感觉让她的头脑更加清楚了,脑中像放电影一样的闪现着与韩凯这么多年来在一起的一幕幕——从第一次相遇自己像没头苍蝇一样的冲到他的车前,他温柔细心的捧着自己的脚给自己上药;在豪华游轮上的第二次相遇,韩凯让自己亲体会了一次王子给灰姑娘穿玻璃鞋的意境,被宋佳陷害是韩凯一直站在自己边给自己支持和力量;被绑架被侵害在那样绝望的关头,韩凯如天神一般降临在自己的边,温柔阳光的他在那一刻变为嗜血的杀手,亲手击毙了侵犯自己和伤害仔仔的歹徒;在自己失去仔仔痛不生的时候,韩凯陪在自己边,用他的温柔和给了自己生存下去的力量;三年过去了,韩凯不离不弃的陪在自己边,一既往的呵护自己、照顾自己!为了自己不惜放弃所有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此时回归到方艾的脑海里。

    猛的从水里冲出来,双手撩起遮在脸上的长发和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赤、子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脑子里还在播放着和韩凯的一幕幕,这一生对自己最关心付出最多的就只有韩凯了,有这样棒的男人心甘愿、无无求的陪在自己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想清楚了所有事,suny的嘱托在耳边响起,自己跟司徒焰未来的路必须截断,纵然有,但是面前的重重阻碍是决不可忽视的,人生中虽然神圣不可或缺,但是亲更是不容侵犯!当与亲发生碰撞的时候,方艾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亲!关于韩凯,他是自己在这世上永远也不可能离得开的人,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韩凯镶在了自己的心里,他就如同被安置在自己体内的心脏起搏器,没有了他自己的心脏就没有办法跳动了,那无关乎,那是一种永远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地依赖!想通了一切,方艾从浴池里站起,拿过一边的浴袍披在上,用大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准备给韩凯打电话,她要告诉他,既然两个人什么都做了,他就要负责!她要一辈子就这么赖上他!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