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严刑逼供

    大力的把资料拍在桌子上,其他股东都吓得一颤,韩英朝怒不可释的大喊,把这些资料交给警方,所有责任由方艾承担,即起免去方艾创意部总监的职位,收回公司一切配备权利,公司不会花一分钱为她打官司!说完这一切转气愤的离开。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刚还有些偏袒方艾的韩英朝,怎么忽然就变脸了那?要知道,公司放弃她的话,那她就只有坐牢的份儿了!什么事这么严重?

    韩家,韩英朝把资料拍在了韩凯的书房里,韩凯已经被软了三天,这三天里他想尽一切办法要与外界取得联系,可是无奈韩英朝设了层层关卡,韩凯一点方艾的消息都没有,急得他整整瘦了一大圈,软三天,他就三天水米不进,韩妈妈心疼儿子,不知道跟韩英朝哭了多少回。韩凯无力地拿起资料翻看着,生气的把资料撕得粉碎,不可能,方艾绝不会做这样的事!

    韩英朝轻蔑的冷笑了一声,我也不想相信,但是现在证据确凿,谁也帮不了她!我已经把相关的资料交给警方了,相信过不了几天就要开庭了,算她倒霉惹上了欧阳家,全球除了司徒家就属欧阳家最有势力,他们是绝不会放过她的!公司这方面为了自保是一定要跟她划清界限的,所以你不要妄想去救她,我不会许的!

    爸,方艾的为人你是很清楚的,你为什么一定要置她于死地那?你不觉得这样做太过分了吗?韩凯无比心痛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叫了三十几年爸爸的人。

    我不清楚,我看人从不投入感,我只用事实说话,现在人证物证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可辩解的?韩英朝面无表的说。

    韩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铁了心要置方艾于死地,不能依靠他救方艾了,自己得想办法出去,现在能救方艾的人只有自己了!苦思办法却不得要领,这时余妈来叫韩凯,少爷,李岚小姐电话找您!听到李岚来电话,韩凯眼前一亮,不妨试试李岚会不会帮他,他虽然没有把握也知道跟李岚提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但是目前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她了。快步跑到楼下接听电话,是我,有事吗?

    李岚在电话的另一边轻笑着。怎么?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不是的,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韩凯平静的说。

    我知道,逗你的啦!伯母给我打电话,说你绝食三天了连水都不喝?她很担心你!李岚也很担心他。

    韩凯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貌似看电视的韩妈妈,她要是真的担心我。就不会软我了!

    不要这么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只是方式过激了点而已!李岚为韩妈妈辩解。

    我想见你,明天来我家好吗?韩凯压低声音开门见山的说。

    想我了?李岚故意逗他,冰雪聪明的她怎么会猜不出韩凯的用意。

    我想见你!韩凯重复一遍。听不出任何感

    说你想我就去!李岚故意刁难他,就喜欢他这种面无表拽得要命的样子!

    ------韩凯握着听筒,犹豫着怎么才能让她答应来见自己。

    怎么?不说吗?我耐心有限哦!再不说挂电话喽!李岚不依不饶的就是要占上风!

    我很负责的说。我想见你!韩凯真的没办法对方艾以外的女人说出话。

    李岚失望透顶,说句想自己真的有那么难吗?自己想他可是想的紧那。那个方艾有什么魔力可以让韩凯这么死心塌地的她?对任何敌来说现在的局面都是最好的扳倒对手的机会,可是李岚真的做不出落井下石的事来!她的善良和骄傲都不许自己那么做!好啦,犟不过你!明天我会早点到!拜拜!

    谢谢你!明天见!晚安!韩凯没想到李岚会在自己这么强硬的态度下还会答应,对她的感激无法用语言形容。

    方艾满怀希望的等着韩凯来救她。可是让她失望了,整整一夜没有人来看望她。也没有人来保释她。她生平第一次坐在拘留所的小号里,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整整在黑暗中坐了一夜。第二天、第三天------她从起初的信心满满,到后来的翘首企盼,到最后的心灰意冷!每一次的开门声都给她带来无限的希望,每一次重重的关门声又让她重新跌入低谷。心,就那么一次次的破碎,最后片片飞散!泪流满面的看着高墙上那小小的窗户,外面的阳光淡淡的照进来,即便是方艾跳起来也感受不到阳光的照了。就像自己的人生,可能从此都不会见到天上的太阳了。想到这里,方艾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小腿,把脸埋在膝上。泪,就那么肆无忌惮的流着。

    狱警过来打开方艾监狱的铁门,方艾,提审!这是这几天来的第一次提审,自从那晚被抓进来以后,就没有人搭理过她,就好像这个看守所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方艾的人存在过。这个时候来叫她是提审而不是保释,看来是凶多吉少啊!方艾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在这里被关押的这几天,她想了很多,从小到大所遇到的事她通通想了一遍,从小受尽苦难、长大了备受生活煎熬,这两年刚好一点,也许是上帝觉得自己现在太得意了,所以要收回对她的恩赐!也罢,哭也是一辈子、笑也是一辈子,认命吧!方艾这一生在世上就是接受苦难的,她受罪了也许别人就可以多享一点福,也算值了!

    坐在审讯室里,狱警用刺眼的台灯直在她的脸上,方艾被强光刺得眼睛一时白花花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两个狱警互看一眼,其中一个人把一份资料和一摞照片摔在方艾面前,这些东西你看一下,然后我们在开始问话!

    方艾闭上眼睛适应一下光线,慢慢的看清了文件上写的证词,震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摇着头,没有,我没有做这些事!他们撒谎!我是被冤枉的!

    狱警轻蔑的拿起那摞照片摔在方艾的上,恶狠狠的说,这也是冤枉你吗?你别告诉我这些照片是ps上去的!

    方艾捡起上的照片,一张张的看着,没错,这些照片上的人的确是我,而且这个人我也认识,他是给我们提供建材的老板,可是我并没有做那些事,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到这来的都喊冤,得啦既然你承认照片上的人是你,而照片也没有问题,就赶快在认罪书上签字画押吧,我们也好快点结案!说着拉过方艾的手就要按手印。

    方艾紧紧的夹着自己的胳膊,摇着头大喊着,我没有做为什么要承认,我若是签字画押了就真的变成冤案了。躲避着狱警的拉扯,心里的无助与害怕侵袭着她,她知道既然狱警敢这么对她屈打成招,那么一定是韩氏决定放弃她了,她该怎么办?韩凯为什么不管她?他不是说过永远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吗?可是现在他在哪里?自己该怎么办?

    终于抵不过狱警的力气,方艾的手指按在了认罪书上,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签字。狱警恼羞成怒的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猛地把她推到墙上,方艾撞得后背像断裂了一样的疼。狱警用一本厚厚的书垫在方艾的小腹上,另一个狱警用锤子狠狠地砸在上面,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疼痛袭遍全,疼的方艾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脸色瞬间惨白,一股腥甜在嘴里泛滥,唇角慢慢滑下一道液体。两个狱警互看一眼,不敢再动手,看着方艾本就纤细的体,知道她受不了刑罚。你回去好好想一想,赶快认罪你还可以早一点离开这里!说完把她拉回小号,一把推进去,方艾捂着肚子踉跄着扑倒在地。浑上下像散了架一样的疼,膝盖狠狠的磕在水泥地上,方艾好像听到了膝盖骨破碎的声音,疼得她根本站不起来了!这个时候她有一刹那的犹豫,只要她供出王立新,采买的事都是王立新去办的,自己只是负责签字,但是后来第一批材料进场的时候方艾就发现不过关,所以跟建材老板进行商议后换货了,后一批铁索方艾是认真检查过的,怎么还会出现不过关的现象那?照片里建材老板拿着一摞钱往自己手里塞,自己根本就没有收啊?是谁那么巧就拍到那张照片那?这里面一定有人纵,而直接对她动手的人一定是王立新。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对他还不够好吗?他怎么忍心这么陷害自己那?他一定是被人威胁或者有什么把柄在坏人手里,如果自己把他供出来,那么结果只能是王立新坐牢,真凶逍遥法外,自己即便是出去也不会找到真凶!

    ps:

    本供细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